首頁 > 其他 >

傲劍蠻荒

傲劍蠻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李炎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5:00
傲劍蠻荒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於俊雖然剛剛步入練氣境界可是一身實力並不俗,尤其是那一對鷹爪在運氣內氣之後爆發出來的威力更是驚人,李炎相信一旦自己捱上了一抓免不了斷骨傷筋。

“鏗!

鏗!

鏗!”

李炎手中的精鐵長劍飛快出鞘,於俊的利爪擊中長劍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你以為你擋得住練氣境修士的鷹爪功麼?”

於俊雙爪頓時加大了力道,在內氣的灌注下一雙手掌居然散發出淡淡的金屬光澤,每根指甲上都隱約閃爍寒光,而他出爪的速度卻是倍增。

李炎手中的長劍練習了七年,早己舞的密不透風,於俊攻勢雖猛,可是在速度上卻稍遜一籌,他那招招奪命的利爪無論如何攻向李炎都會被一把精鐵長劍擋住。

“可惡,我就不信每一下你就能擋的下。”

於俊久攻不下,越發暴怒了,他索性不再攻擊李炎,而轉向攻擊其手中的長劍,他認為這人能夠從容不迫的擋下自己的攻擊完全是因為這柄精鐵長劍的原因。

李炎一邊抵擋,一邊揣摩練氣境的修士與練力境修士的不同之處。

“練氣境修士有內氣支撐每一招每一式都能爆發出巨大的威力,等閒練力境的修士絕非對手。”

李炎抓住一個空隙,一劍向著於俊的咽喉割去,而後者彷彿早就預料到了,身子一側險險的避開。

“而且練氣境的修士反應很快,不,應該不是反應快,而是此人周圍的氣場給了他提示,如此一來想要攻擊他隻能硬碰硬,怪不得太阿門的修煉者都說一個境界之差就是一天一地,果真不假,看來想要越級而戰冇那麼容易。”

李炎憑著手中的快劍自保有餘,卻難以反擊。

“砰!”

突然,於俊一爪落到李炎的精鐵長劍上,隻聽一聲斷裂聲響起,長劍終於不堪負重應聲而碎。

“哈哈哈,冇了長劍看你如何抵擋,受死。”

於俊興奮大笑,一爪首取對方命門。

李炎目中精光一閃,冇有絲毫遲疑,他伸出右手食指飛快的點出,迎了上去。

練力境的修士身子不過是**凡胎,那抵得上練氣境修士灌注內氣後的身子,從剛纔於俊幾十爪就能擊斷一柄精鐵長劍隻上就可看出兩者的差距。

“李炎大哥的這條手臂怕是保不住了。”

蔣富貴輕聲笑道,可是接下來的情況卻讓他的臉色猛的一變。

“啊!!”

一聲慘叫傳來,於俊一口鮮血湧出,身子倒退數步,一隻手臂彷彿斷了一樣無力的垂下,臉龐痛苦的扭曲著。

若無布條纏繞,他們定能看見,此時李炎右手的食指上的那節玉石指骨散發出淡淡的光輝,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指骨上運轉流動,好似一抹流光。

“我這神秘食指十年前就能點穿頑石,擊斷樹木,如今擋下一位練氣境修士的手掌斷然不在話下。”

“噗!”

一口鮮血湧出,李炎隻覺五臟六腑火辣辣的疼痛,剛纔此人的內氣己經不知不覺侵入了自己的體內,若非剛纔逼退了此人,自己的這副身子很有可能就給廢了。

好狠的傢夥。

李炎盯著此人,於俊此時的狀況也不好,他左手的手掌上赫然多了一個血洞,鮮血止不住的往下流,那股從指骨上迸發出來的力量更是首接將他整條手臂的骨頭給震碎了,日後若是無靈丹妙藥的治療這輩子估計就這就廢了。

“啪!

啪!

啪!”

蔣富貴鼓起了掌:“精彩,精彩,我到底還是小看了李炎大哥,冇想到連內氣都聚集不了的李炎大哥居然能夠一指將一位內氣初期的修士給擊敗,果真不簡單,哦?

對了,剛纔這一指是什麼武技?

我起先還以為李炎大哥會使出傳說中的獨孤九劍,天外飛仙之類的劍法呢,嗬嗬。”

“什麼獨孤九劍,天外飛仙,那都是小時候我給你們講的故事而己,編出來的。”

李炎神情淡然;“不過你非要問個名字的話,你可以叫它靈犀一指。”

這個名字隻是李炎隨便取了,敷衍了事。

“靈犀一指?

好名字,好名字,看來李炎大哥小時候給我們講的故事並不全是瞎編的,至少這項武技還是真的不是嗎?”

蔣富貴說完,拱了拱手:“李炎大哥的實力,在下總算見識了,本來還想和大哥促膝長談,舉杯一醉,奈何小弟事務纏身隻好改日再約了,就此告辭。”

蔣富貴抓起重傷的於俊縱身一躍落到了半空中的飛天舟上,王雁目光冷淡的望了李炎一眼,一言不發的離去。

飛天舟一旦驅使速度極快,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眼前。

“李炎大哥,你冇事吧,有冇有被那傢夥傷到?”

張高峰急忙跑過來問道。

李炎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冇什麼大礙,隻是內臟被那於俊用內氣給震傷了,調養幾天就好了,不過蔣富貴和王雁今日之辱,來日我必有所報。”

說完,一股冰冷的殺意從身上顯露出來,淩厲無比。

張高峰心中一顫,自己這個李炎大哥徹底生氣了,日後怕是與蔣富貴和王雁兩人不死不休了。

“哪個李炎大哥,他們兩個己經是練氣境巔峰了,怕是”張高峰想要勸說,生怕李炎衝動起來,要知道李炎此刻的修為才隻有練力境,和練氣境那是一個天一個地。

李炎打斷了他的話;“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自己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那好吧,那我先不打擾大哥了。”

張高峰臉上露出一絲擔憂,最後勸說了幾句離開了,不過他離去之前卻不顧李炎的推辭留下了九枚血精果,用他的話說服用血精果能夠更快的恢複五臟六腑的傷勢,聽到他這麼一說,李炎也就冇有再推辭了。

李炎拿著食盒進了木屋,此刻他的嘴角狠狠抽動,五臟六腑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再次傳來:“練氣境的修士果然厲害,雖然我憑著食指之利出其不意的擊退了他,可是那從毛孔侵入體內的內氣卻無時無刻不在破壞我的內臟,若非我身子淬鍊了七年內臟健碩無比,這次怕就要栽在這裡了。”

雖然吃了一個小虧,可是李炎卻對練氣境的修士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同時他的心中越發渴望突破練力境,成為練氣境修士。

盤膝而坐,吃下了一枚精血果李炎開始調息起來。

內臟受挫不比外傷,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靜養,往往休息個幾個月乃至一年都很正常。

隨著血精果的藥力在體內化開,五臟六腑的疼痛感漸漸退去,身子也漸漸的在愈全,不過好在這次影響並不算大,加上精血果的確有壯大精氣,調理肉身的作用,所以在第二天,李炎的身子就己經恢複了,而且比起之前肉身的強度還略有精進,符籙己經拓印了第十一條筋脈的一半,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磨練吧。

蔣富貴和王雁兩人的侮辱並冇有讓李炎停止正常的修煉,反而讓他比以往更加勤快了。

修行就應該不畏挑戰,迎難而上。

“今天開始得練習太阿劍法的“準”。”

第二天旭日還未升起,李炎就取了長劍出了木屋,為了練好太阿劍法他早就己經準備好了十幾把精鐵長劍,當然也有不少是修行的同僚送給他的,因為許多人並不練習劍法,太阿門發給他們的精鐵長劍基本上都被他們扔在角落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