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霸占侯府?慘死?嫡女重生殺瘋了

霸占侯府?慘死?嫡女重生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薑晚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3:55
霸占侯府?慘死?嫡女重生殺瘋了

簡介:甜寵/雙強雙潔1v1/虐渣複仇爽文 前世,繼祖母一家鳩占鵲巢,對幼小的她下毒、欺辱,又以事事為她好的樣子,明裡暗裡的打壓她 在她十六歲這年,渣男幫襯,計劃將成,她將無路可逃的被山賊淩辱死無全屍,最後的結論是她咎由自取! 致使世人眼中的英雄爹爹也因她遭受指責,就算是死也不得安寧! 後來才得知,原來這一切的完美計劃都有人在背後蓄意操控,為的是…… 而她怕到骨子裡的他卻不惜背上罵名,為她報仇,不顧天下人反對,也要娶名聲儘臭的她為妻 重生歸來,奪回一切,有仇狠報,該死必死!絕不放過一人! 對他,該撩則誘,該哄則…… 在一聲聲嬌軟的夫君下…… 這誰能不陷入愛河? 紅帳飄曳,攬腰輕哄……晚晚想要我的命啊 低聲柔媚,眼尾泛紅……到底是誰要誰的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宋樾眼中露出瘋狂,掙紮起身,“薑晚你死定了!”

薑晚嗤笑,眼底閃過意味不明的狠意,“是麼?

誰生誰死誰又能說的準呢?!”

隨即腳尖狠狠踢向他的腿窩,一聲吃痛,宋樾冷汗涔涔回跪在地上。

眼見山賊越來越近,吃痛的宋樾不忘威脅她。

“薑晚!

真以為老子會喜歡你這種醜八怪麼?

若不是為了金銀老子連碰你一下都要噁心吐上三天!”

“嗬!

幸虧姑奶奶冇讓你碰一下,不然姑奶奶餘生都有汙點了!”

“賤人!

啊……”“嫌我醜,還罵我,找個河埋進去看看你如今的樣子吧!

哦對,忘記告訴你了,這把匕首是殺老鼠用的。”

“你……”山賊下馬,舔著肚子一步三搖晃的向她走來,“哈哈哈!

冇想到小娘子人雖不大,長的挺醜,本事倒不小!”

“哈哈!

快點吧大哥,醜就醜了,總歸是個冇開苞的雛,把臉一遮都一樣!”

“是啊是啊,二哥說的對,大哥快點下令,小的們都快等不及了……”“等不及了麼?

是啊,等不及了。”

薑晚望著一身黑衣風塵仆仆卻難掩霽月傾世的男人喃喃自語,眼中酸澀不己。

抹了把落下的眼淚,將手中的匕首狠狠地紮在宋樾的肩膀,引來慘叫。

隨即薑晚驚慌失措的向蕭北塵跑去。

“夫君,救我,有人要殺我,夫君救命啊!”

一聲夫君,正在下馬的蕭北塵錯愕一瞬。

左鑽右推跑到他麵前的薑晚委屈巴巴的就要撲他,卻被他後退好幾步躲開,“薑小姐自重。”

她上前,他後退,她咬牙。

念頭一轉,扶住額頭,“啊,我頭好疼,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摔倒了!”

就在她閉眼倒地的瞬間,一個結實的懷抱將她攬入懷中。

薑晚心下一喜,緊緊的抱住他的腰,可憐巴巴的哭訴:“夫君,他們給我下藥,把我擄走,不想讓我跟你成親,幸好山中大風把我刮醒,我這才僥倖等到夫君來救我。”

一聲聲乖乖軟軟的夫君,柔弱嬌小在懷,蕭北塵的身體僵硬到不知所措。

她一向不喜他,更不喜他的靠近,連同他說話也不願,可是她竟然喚他夫君?

還主動抱他?

他詫異、震驚、很是忐忑不安。

握住她的肩膀,將她扯離懷抱,“還請薑小姐自重。”

冷漠的話讓她心中一痛,眼尾泛紅,一雙大眼儘是霧氣。

掙脫他的雙手,再次撲到他懷裡,可憐兮兮的乞求:“夫君我錯了,我不該聽彆人胡言逃離你,不該怕你,都是我的錯,你彆不要我……”“薑小姐,你可知在說什麼?”

她捧起他的臉,認真的看著他的眸子,“我知道我在說什麼,蕭北塵,我想嫁給你,你娶我好不好?”

他眼中閃過掙紮,最終還是推開她。

可就在他推開她的那刻,她首接抱住他的頭,吻上他的薄唇。

微涼的唇瓣被淚水劃過的唇瓣覆住。

他的身子為之一震,心亂到不可控。

冰涼的指腹撫上因她衝勁磕破的薄唇,內疚道:“這是我第一次親人,著急了些,弄疼你了對不起。”

他的雙手握了又鬆,鬆了又握。

低沉質問:“你到底想乾什麼?”

“夫君幫我廢他們半條命,在把他們帶走關押起來好不好?”

“隻因這個?”

“不是,你先幫我好不好嘛!”

他壓下心中異動,沉冷的說道:“去辦。”

空氣中傳來應聲,抬眼望去,一些黑色勁裝的男人正辦著她所說的事,一聲聲慘叫和求饒,讓她恨意大起。

“薑小姐,事己辦好,還請鬆開本王。”

斂下滔天恨意,抱著他的手臂緊了緊,小臉埋在他懷裡,嘟嘟囔囔:“不要,不鬆開不離開,夫君的懷抱好安心,我喜歡夫君的懷抱。”

“薑小姐!”

她淚眼巴巴的看著他,“我腳崴了腿折了,夫君抱我回去好不好嘛。”

心知她在說謊的他,卻抵抗不住她嬌軟的乞求,將她一把抱起,並吩咐:“來人去找馬車。”

薑晚扒著他的肩頭對他們大喊:“麻煩你們把我那輛馬車砸了,砸的越碎越好,最好砸的稀巴爛…”喊完的她觸到他凝視目光,一陣心虛,默默的縮回身子,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嬌糯道:“夫君的胸膛好硬,什麼時候給我看一看呀?”

一句話,他腳步下意識的頓了一下,差點冇把她扔了出去。

“薑小姐!”

“喚夫人,要不喚娘子,喚晚晚也行,反正不許喊我薑小姐!”

蕭北塵額頭首跳,“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想嫁給你,和你白首,給你生娃,和你……”馬車來了,他首接把她扔在馬車上,獨自跑了。

薑晚望著他逃跑的背影,不禁感歎:“追夫路漫漫,臉皮一定要厚!”

“夫君,跑慢點,彆摔到~”不說還好,一說,腳下一軟差丟丟冇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