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白髮情

白髮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齊木國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7:13
白髮情

簡介:我寫得可能有點顛,受不了可以不看的 求放過(雙手合十) 希望我們都能明白自己的內心,不要太過於在意外界的看法,讓老時悔恨無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昏暗的午後,醫院的窗外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鐘錶的嘀嗒聲好像在進行倒計時。

一位188的老人坐在醫院的椅子上望著手中的紙發呆。

他的眼睛晦暗彷彿看不見一絲絲的活力。

他握著紙的手突然用力把紙弄變形了,他將那張紙扔到離他最近的垃圾桶,然後他一步一步地向醫院外走去。

當他走到醫院外,雨也剛停下來。

在這小雨的沖刷後彷彿這個世界的所有汙垢都被清洗乾淨,那位老人的白髮也隨風飄動。

那位老人心中暗道:“風好像在把我的白髮吹走,那白髮吹走後我是否會有新的黑髮,我也要去真正麵對我的內心了。”

那位老人搭上了一個出租車,他對出租車司機說:“我要去幸福莊園”出租車司機將車啟動後對老人說:“老人家,我開得這個速度可以嗎?”

冇有人回答,他通過後視鏡向後麵看去發現老人正倚靠在璃上睡著了,出租車司機就將速度降了一點,害怕驚動老人。

到了目的地後,他對老人說:“老人家,現在己經到了你該下車了。”

老人也因他的話語而驚醒,他從錢包裡拿出錢給出租車司機。

之後老人便下車,此時車窗打開了司機對老人說:“老人家你的身體狀況可能不太好,但我相信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聽到他的話後老人愣了一下,他說:“小夥子,借你吉言。”

老人一步又一步地走遠,他的步子頻率是一致的,步子的大小是一樣的,如果細看便會發現他的腳步的幅度甚至也一模一樣,他就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生活在特定的程式中。

當老人走到一個門口時掏出鑰匙走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株綠蘿,老人開始翻找房間,找到了一張照片,兩個23歲左右的青年男子,他們的眼睛裡都有光,望著這張泛黃的照片老人的思緒就像是被打開的破舊八音盒響起回憶的聲音太陽剛剛升起,一位176的青年留著長髮站在一個西合院的門前,一會過去了一個寸頭小夥走了出來,他說:“你怎麼總是不捨得剪去你那長髮,難看死了,華魚。”

華魚也不甘示弱地反駁道:“周淵你和我半斤八兩吧,你的那個寸頭讓我都懷疑你是不是變成和尚了,無慾無求的就像石頭一樣。

不像我擁有自由且有趣的靈魂。”

華魚說罷雙手放在周淵的頭上華魚176的身高己經算高的了,但是很可惜的是周淵188的身高在當時就像巨人一樣。

這就導致華魚摸周淵頭的畫麵有點違和。

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對勁於是放下了手並說:“你到底是吃啥長大的咋就這麼高?”

周淵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自由且有趣的靈魂不喜歡高個子所以你纔沒有我高。”

說罷就立馬跑走了並向後麵喊:“今天可是新學校開學第一天,你馬上就要遲到了,遲到了可是要罰寫課文的。”

華魚聽後立馬跑起來。

在朝陽的沐浴下,學生因害怕遲到而奔跑的樣子,像每個人的年少時代。

不出意外的他們遲到了,他們站在門前一位中年男子在他們麵前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他倆,他怒氣沖沖地說:“你們兩個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年代?

我們要好好學習報效祖國。

你們兩個真的是廢物,淤泥,朽木。”

周淵沉默不語,華魚說:“我們明白我們的責任,我們也有在努力。”

老師聽後連說三個好,並要求讓他看到他們的成果。

說罷老師就走了。

華魚對周淵吐槽道:“他說得那麼難聽你難道就不反駁嗎?

你平時懟我的能力哪去了?”

周淵說:“老師一定是對的,罵得再狠,打得再狠也是對的。”

華魚不解地問為什麼,周淵說長輩上說的就是對的。

華魚對此也不想再說什麼了,因為他知道周淵一定聽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