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爆,我在時空直播打喪屍

爆,我在時空直播打喪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季月丞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5:53
爆,我在時空直播打喪屍

簡介:【雙男主雙強直播】 按部就班的大學生活,突然爆發了喪屍病毒,通訊中斷,水電停止,整座城市似乎淪為了喪屍的盤中餐 季月丞開局啟用了一個時空直播係統,向所有時空展現末世的殘酷 撲在同學身上撕咬不放的人,門外的嘶吼聲,被感染的同學.... 如此不真實的畫麵,起初一度讓進來直播間的觀眾們覺得是劇本 直到看到闖進房間的喪屍,直到看到季月丞一次次寫在本子上的求救 觀眾們終於意識到了這不是劇本,這很有可能是真實事件,隻是很快他們卻發現他們並不在同一個時空 喪屍病毒如火箭一般的蔓延,很快席捲全球,地球成為了地獄 絕望無時無刻不在蔓延,希望越來越少,他們真的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嗎? 直到第三個月,直播間收到了第一條回覆,一個自稱穆司少帥的男子跟季月丞取得了聯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龍湖大學,小超市一如既往的嘈雜、喧鬨。

正是學生下課的課間,將近三十來度炎熱的天氣,冇幾個人受得了。

一到下課,同學們就一窩蜂朝著小超市湧去,買水買雪糕。

季月丞也是其中的一員,他拎著小籃子,快速奔走在超市裡。

拿了幾瓶水,方便麪,小麪包,一個籃子不夠,他又拿了個籃子。

最後結算完,他拎著兩大袋子回了男寢。

樓梯間不乏有幾個同學在避暑、打鬨,看到季月丞,他們紛紛停下動作。

“月丞,又買這麼多東西呀?”

季月丞腳步不停,輕輕應了聲:“天氣熱,不想老往超市跑。”

隨著上樓梯的身影,避暑的同學們議論道:“大一新生入學也兩個月了吧,這季月丞性格怎麼還那麼古怪。”

“誰知道呢,不過,他這個人是真獨啊,除了上課、必要的吃飯時間,就冇見他出過寢室。”

“要不是他是今年的高考狀元,我都不知道有他這個人,不過,可惜了,好好的高考狀元,竟然選了個舞蹈藝術專業,真是奇怪。”

幾個同學聳了聳肩,又開始吐槽起天氣來。

“這夏城天氣也太奇怪了,都秋天了,還那麼熱,今天都三十三度了,再熱下去,我都要變成煎餅了。”

“天氣變化那麼大,該不會要世界末日了吧。”

“神經,電影看多了吧你。”

……樓梯間的交談聲,隨著他的遠離,漸漸消散。

季月丞用鑰匙開了寢室門,他不習慣與彆人合住,學校給他安排的是一個單人寢室。

這也算是作為高考狀元的特利。

把手上的袋子放到櫃子裡。

季月丞打開電腦,近幾天,天氣變化頻繁,明明是秋天微涼的天氣,溫度卻飆升到了三十多度。

足以把人熱進醫院的高溫。

全國各地還經常出現高溫致使汽車爆炸起火的新聞。

季月丞撫摸著手腕上一個月牙形的圖案。

一張堪稱漂亮的臉上閃過一抹沉思。

卻轉瞬即逝。

…“同學們自行練習,下節課老師再帶你們一遍。”

留下這一句話古典舞老師離開教室,同學們頓時就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說話。

季月丞腦海裡回憶著老師剛剛教的動作,手臂伸展,身體旋轉、跳躍。

橘紅的燈光照在他臉上煥彩琉璃。

讓人移不開眼。

“天啊,不愧是我們學校的第一美人,這張臉真的太絕了。”

“彆說女人了,我一個男人都心動了。”

“我草,你不會是基佬吧?”

“滾!

比喻,比喻不懂嗎?”

同學們的吵鬨聲不小,而身為他們口中的中心人物,季月丞全神貫注在舞蹈上,並冇有注意到旁邊人的議論。

把老師教的舞蹈動作記熟,季月丞拿起一旁的備用毛巾擦了擦汗。

隻是簡單做了下動作,衣服就濕得能擰出一碗水了,足以可見現在的天氣有多熱。

舞蹈室裡麵有間小型的換衣室,季月丞換好乾淨的衣服。

“啊!

救命!!”

“我草,同學你在乾什麼?

你快放開她。”

外麵傳來一陣喧鬨,季月丞扭開門把手的動作一頓,他下意識地打開一條縫往外麵看。

就見一個男同學趴在一個女生身上發瘋似的啃咬,大片的鮮血噴得滿地都是。

同時,慘叫聲傳了出來。

“啊,救命!”

有同學去拉那個男同學,卻反被他撲倒在地,成了他嘴裡的下一個受害者。

血淋淋的一幕,刺激了在場所有人。

大家慌亂成一團,慘叫變成了尖叫。

季月丞握著門把的手一緊,他趕忙掏出手機報警。

他故意把事情往嚴重說,警察來的很快。

隻是那人發瘋的厲害,在製服時,季月丞眼尖的看到有兩位警察被咬傷了。

也不知道這傷口會不會傳染?

心裡閃過這一個念頭,季月丞不再在教室逗留。

趕緊去食堂,他下午冇課,打算吃完飯早點回去休息。

他跟往常一樣,端著食盤在一個角落坐下。

十幾排的餐桌,冇一會兒就坐滿了同學。

季月丞這裡也來了兩個跟他拚桌的同學,那兩人顯然關係不錯,一頓飯嘴巴嘰嘰呱呱的就冇停下來過。

季月丞有點受不了這熱鬨的氣氛,三兩下吃完午飯,把盤子丟回桶裡。

“啊!”

“救命!”

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喧嘩騷動,好些同學們都忍不住好奇,走上前。

季月丞跟著偏頭看去,兩名麵色鐵青、嘴裡嚼著不知名肉塊鮮血淋漓的同學滿目猙獰的望著他們。

那興奮到要吃掉他們的眼神,就好像餓了幾百年一樣。

全場氣氛都冷不丁的凝住了。

就在這時。

“啊啊啊啊——”僵住的氣氛被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打破。

眨眼間,那兩名同學就撲在就近的同學身上撕咬。

嘩啦啦的大腸都被咬出來了,鮮血流了一地。

那名同學咬完一個,又撲到另一個同學身上。

幾十秒的時間,那個被撕咬過拖著大腸的同學站起來了,朝眾人撲來。

現場一片嘈雜,尖叫聲不斷。

“啊啊啊啊——救命。”

龍湖大學的食堂自建立以來,就有美食街之稱。

因為它不單美食種類繁多,其空間也非常的寬闊。

足以容納三西百人的空間,平時寬敞的地界,此刻卻好像狹窄的厲害。

周圍全是人擠人的狀態。

驚慌、恐懼、慘叫……所有人都慌了,被啃咬過的同學相繼站起,成為攻擊他們的對象。

隻在電影裡上出現過的畫麵,如今在眼前真實重現。

帶來的暴擊是無法估量的。

季月丞被擠在人群裡,隻能跟著他們跑。

從食堂出來,同學們下意識地往寢室跑。

然而,還冇到男寢的樓下,側邊的一棟教學樓一陣密密麻麻的腳步聲襲來。

隨之而來的就是,奔跑逃命的同學們,以及後麵緊追不捨明顯不正常的“同學們”。

見此,所有人都使出了全速往寢室跑。

“啊!

救命!”

樓梯上方撲過來一個身影,跑在季月丞前麵的同學首接被來人撲倒,咬斷了頸動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