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被清冷大佬強製愛了

被清冷大佬強製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宋路遠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4:59
被清冷大佬強製愛了

簡介:【雙男主現言地位差控製慾強製愛he】 卷一校園篇拉扯試探,卷二破鏡重圓篇,狗血強製愛/小黑屋要素齊全 正經文案: 為了複仇,宋路遠試圖接近齊琰 冇曾想齊琰看上了他這張臉,不小心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複仇成功後,宋路遠難以忍受齊琰的控製慾,連夜跑路 五年後,宋路遠剛回國就被套了麻袋,醒來躺在手術檯上,醫生正在給他的手臂處植入人體定位器,而齊琰就在一旁冷冰冰的看著他…… 宋路遠:“你這個死邊台!” 齊琰:“宋路遠,當初是你先招惹我的” 十分正經文案: 宋路遠渾身青紫,手腳都是鏈條 齊琰端著一碗白粥進門,薄唇掛著淡淡笑意 齊琰:“餓不餓?” 宋路遠:“我說不餓,你就不讓我吃了?” 齊琰:“乖,我餵你吃” 宋路遠脖子通紅:“誰要吃——唔唔唔……” 一個小時後,宋路遠直接撐吐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不等齊琰回答,宋路遠又嗤笑一聲:“放心,我還冇有處心積慮到那種地步。”

司機頓時不高興了,“你這小夥子,未免太不識趣,要不是——”齊琰抬手製止司機繼續說下去,“我們該走了。”

“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

宋路遠不怕死的追問。

齊琰麵無表情的說:“今天心情好,管一管閒事。”

言畢,轉身離開。

司機快步追了上去,走到門口又停下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這纔將房門關上。

“管閒事?”

宋路遠抬頭看著吊水瓶,慵懶的眯眼,“齊大少閒得蛋疼嗎?”

一週後。

A大開學,宋路遠升入大三。

宋路遠收拾了行李去A大宿舍,他到的不算早,季宗連比他還早一些。

“來了,晚上想吃點什麼?”

季宗連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手上不停地擺弄著手機。

宋路遠是計算機係的,而季宗連卻是法律係的,按道理說兩個人不在一個係彆是不會分到一個宿舍裡的。

也不知道季宗連走了什麼關係,硬是和宋路遠搬到了一個宿舍。

“食堂。”

宋路遠道。

季宗連嘖了一聲,翻身坐起,“遊泳池的仇我幫你報了,你就請我吃食堂感謝我?”

“你對蔣慶洲下手了?”

宋路遠停下動作,轉頭看向他。

蔣慶洲就是那次在泳池推宋路遠下水的人,他是宋星河身邊的狗腿之一,平時唯宋星河馬首是瞻。

“是啊,蔣家人我還不至於得罪不起。

再說,蔣慶洲這個雜碎,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明裡暗裡的欺負你。”

季宗連眼裡帶著點得意,“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也把他推進水裡了?”

宋路遠挑眉,他不是怕,他隻是不想多生事端。

“當然,就是那條滂臭的護城河,他應該喝了不少護城河的水吧。”

季宗連原本等著他的誇讚,瞧宋路遠的表情有些不高興,“喂,我幫你報仇,你還這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你做的太明顯了,他冇有你想的那麼蠢。”

宋路遠揉揉眉心,包裡的信封掉了出來。

季宗連眼尖的看到,隨手拿過來。

“什麼東西,情書?”

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看到裡麵有一遝錢,拿在手裡揚了揚,“想用錢打發我?

我可不同意。”

“誰說是給你的?”

宋路遠奪過來,仔細放進包裡。

“那你準備這些錢做什麼?”

季宗連疑惑的皺起眉。

宋路遠也不打算瞞他,“還給齊琰的。”

那次在醫院他要去結算醫藥費時,被護士告知有人替他結了。

雖然這對齊琰來說不過小事一樁,可宋路遠不願意欠他這份人情。

“齊琰?

你們倆什麼時候有這種往來了?

好啊你,老實交代,偷偷揹著我做什麼事了?”

季宗連不高興他們之間竟然有了秘密,勒著他的脖子拷問。

宋路遠不耐煩的把他的手拿開,“我要去食堂吃飯。”

“行,那你幫我帶飯,我要吃糖醋小排,燜茄子。”

季宗連不高興的躺了回去,翹著二郎腿點餐。

宋路遠從鼻腔裡嗯了一聲,去了食堂。

A大作為全國首屈一指的大學,能來這裡讀書的要麼家世非凡,要麼就是學習成績一流。

當初宋路遠也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考到這裡來,讀了計算機專業。

正是開學季,食堂裡還算熱鬨,有很多學生家長來送新生開學的。

食堂有西層,季宗連想吃的飯菜在西樓,西樓的飯菜堪比五星級酒店,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的。

季宗連嘴刁,從來不會委屈自己,經常在西樓餐廳吃飯。

學校有錢學生不少,熱門菜甚至還在排隊,其中就包括季宗連想吃的糖醋小排。

宋路遠在排隊時,耳邊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齊琰身邊的人是誰啊?

長得挺好看的。”

“是宋家的少爺,他和齊琰是從小的朋友。”

“宋家?

那個近年來勢頭髮展很猛的宋家?”

“對,聽說宋家就是因為攀上齊家這棵大樹才站穩腳跟的。”

耳邊的交談聲忽然消失,宋路遠察覺到不對勁,抬頭就瞧見剛纔還被議論的兩人就站在他麵前。

“喂,幫我買一份。”

宋星河抬了抬下巴說。

齊琰站在他身側,麵上冇有什麼表情。

宋路遠冇說什麼,在視窗打了兩份糖醋小排,兩份都打包了。

宋星河要拿走兩盒卻被宋路遠躲開了。

“這份是我替彆人帶的。”

宋路遠說。

“那你再去買一份好了,冇看到我和齊琰哥兩個人嗎?

一份怎麼夠吃?”

宋星河滿臉不悅,覺得宋路遠太過不識好歹。

宋路遠麵色平靜,“剛纔你也冇說讓我打兩份。”

現在正是飯點,排隊的人很多,宋路遠不想再去排隊。

他的妥協隻是不想生事,並不代表他是真的怕了。

就在劍拔弩張之時,齊琰忽然開口,“我待會兒還有事,不能陪你吃飯。”

“齊琰哥,你又有什麼事啊,說好了今天一整天都要陪我的。

我剛來學校,什麼都不懂,你就狠心把我一個人丟在這?”

聽到齊琰說要走,宋星河顧不上理會宋路遠,咬了下唇委屈的望著齊琰。

齊琰:“行瑾會來陪你。”

“誰要唐行瑾陪?

齊琰哥……”宋星河依舊不滿。

“你乖一些。”

齊琰隻說了這一句,宋星河就收斂了自己的脾氣。

“那好吧,等齊琰哥忙完了再陪我。”

宋星河低聲說。

齊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宋路遠看夠了熱鬨,正準備離開時宋星河又叫住了他。

“不吃了,拿去扔了。”

宋星河丟垃圾似的把打包好的糖醋小排丟給了宋路遠,盒子漏了一點飯菜汁水,他拿出手帕厭惡的擦拭。

一道懶洋洋的嗓音傳了過來。

“誰惹咱們的宋小少爺不開心了?”

唐行瑾手裡拎著一隻網球拍,頭上戴著髮箍,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他身後跟著幾個人,也都是一身運動裝的打扮。

“喲,今天來得還挺齊,這不是宋路遠嗎?

好些日子冇見了。”

唐行瑾用球拍不重不輕的拍了下宋路遠的肩。

宋路遠不動聲色的往旁邊挪了挪,“唐少。”

“嗯。”

唐行瑾把球拍扔給身後的人,親昵的勾住宋星河的脖子,“走吧,今天唐哥哥帶你逛學校。”

宋星河原本還想和齊琰說上幾句話,被唐行瑾這麼一攪和想要說什麼也來不及了。

齊琰轉身上了電梯,宋路遠不緊不慢的跟在他身後。

電梯裡隻有他們兩個人,齊琰睨了他一眼,“找我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