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本公主是千年惡鬼

本公主是千年惡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傅懷瑾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6:50
本公主是千年惡鬼

簡介:秦朝朝意外借屍還魂在傅家小姐傅懷柔的身體裡,作為千年惡鬼的她享無邊孤寂,然而傅家人的熱情讓她暴躁,憤怒! 當她在心底陰婺地一遍遍嘶吼著:豆鯊了,把他們豆鯊了的時候,一碗甜湯被人輕輕地放在麵前,溫柔的嗓音喚著她:乖乖,嚐嚐媽媽做的甜湯 秦朝朝一瞬間泄氣,仰起頭甜甜的回答:好的,媽媽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心聲早就被傅家人聽的一清二楚,什麼千年惡鬼,明明就是千年餓鬼嘛! 秦朝朝奄奄一息時在心裡嘀咕:都吸了,把你們都吸乾! 傅家人:來來來,乖乖快來吸! 傅家人每一個都很聒噪,除了老二傅懷瑾,腹黑多疑…… 卻在她被吊在房梁上,窒息絕望的時候,傅懷瑾踩著大哥的肩膀,緊緊地抱住她的腿將她托起來,新鮮空氣入喉,她迷離渙散的目光低頭對上他深邃眸光裡的恐懼 一瞬間與千年前的一幕畫麵重疊,記憶如開了閘的洪水奔襲而來 【原來是你們啊】 【謝謝你們為我收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深夜,寂靜而深沉。

傅家老宅。

一個模糊的人影緩緩的從三樓走下來,悄無聲息。

月光如天邊銀河傾灑而下,遍地銀輝。

皮膚白皙的少女走在月光下,身上好似攏著一層聖潔的銀紗。

恍若神明。

繾綣的微風溫柔的掠過她烏黑如墨的長髮,髮絲紛飛起舞。

輕風在髮絲上彈跳叫囂。

搖曳婆娑的樹影層層疊疊,瀲灩璀璨的雙眸熠熠發光。

麵前的風雨長廊設計精巧別緻,廊柱和瓦片上雕刻著精美的圖案,風雨連廊的儘頭則是一片綠意盎然的竹林。

竹林中有座仿古八角亭,亭子靜謐的矗立在人工湖邊,簷角高挑。

亭邊綠樹掩映,流水潺潺,相得益彰。

踏入亭中,有種踏碎時空的錯覺。

西周的溫度越來越低,隱約升騰起了霧氣,瀰漫之間,能見度越來越低。

一眼看不到周圍延伸的方向,她像是被關在了這個方寸之地!

一雙狹長的鳳眸深深地盯著她,眸子幽深得像是無邊的黑夜。

帶著審視。

煙尾燃起猩紅的光,煙霧繚繞將他的麵容模糊。

秦朝朝在原地站了許久,終於衝破枷鎖。

漫不經心的瞥了石桌一眼,石桌霎時間崩裂開來。

眼角微微挑起一抹輕蔑的笑,冷意刺骨的同時帶著一種壓迫感:“傷了我的廚子就要付出代價。”

秦朝朝盤腿坐在人工湖邊,閉上眼睛。

接收來自月光的靈氣。

須臾,她皺了皺眉,抬頭看了看灰撲撲的月亮。

入定。

早在接“傅懷柔”回老宅之前,傅懷瑾就提前在老宅各處安上了監控。

從她走出房門那刻開始,所有行為就都呈現在傅懷瑾眼裡。

傅家人一夜未眠。

東方既明,天邊泛起一抹昏暗的藍色光芒。

晨霧在空氣裡瀰漫,使得周圍的景物變得模糊而神秘。

宅子上空被一層薄霧籠罩著,晨曦終於衝破薄霧,黎明破曉,黑暗散去。

秦朝朝慵懶的睜開眼睛,髮絲被晶瑩的露珠沾濕,眼眸染上濕意。

一雙眸子如撥開朝霧的星輝,令繁花都失色。

動了動僵硬的身體,低聲輕嗤“廢物。”

不過是打坐一晚,這廢物的身體比她死了多年的屍體都僵硬。

拖著僵硬的身體走向來時的路。

她一路走一路欣賞,很是滿意傅家的財力。

雲遮霧繞,亭亭如蓋。

看著廚房裡己經有傭人開始穿戴圍裙,洗手消毒準備早餐了,秦朝朝滿意的點點頭,不錯。

她上樓洗漱之後,隨意窩在沙發裡,打算接著看《甜心格格》,昨天放在茶幾上的零食除了垃圾袋被人清掃了以外,其他的都規規矩矩的放在原處。

在早餐來之前,她需要零食墊墊肚子。

從袋子裡拿出一小包方方正正的袋子,打開。

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充斥鼻尖,她以前躲在窗外蹭彆人電視的時候,見過那個男孩吃這種東西。

滿嘴冒油,嘴巴紅腫,吸溜吸溜的一邊喊辣死了,一邊滿足的眯著眼咕噥著好吃。

好像還要搭配酸奶解辣。

她扒拉扒拉袋子,冇找到酸奶,倒是有昨天冇開封的奶茶。

傅懷瑾下樓時正好看到沙發上露出的一顆小腦袋,低著頭,肩膀一抖一抖的。

暗紋走線的黑色休閒裝襯得他的身姿挺拔,淩厲減了幾分,整個人溫和了許多。

他踱步走到“傅懷柔”身邊,試探的開口“柔柔?”

秦朝朝緩緩抬頭,氤氳著水汽的眼睛充滿了詢問之意,一滴晶瑩的淚珠因她抬頭的動作,從微紅的眼尾滑落。

她低頭扯了張紙巾將眼淚擦乾淨,又抬起頭看著麵前的男人。

小巧的鼻子也被她擦的微微泛紅,被辣到紅腫的櫻桃小嘴微張,試圖利用吸進去的空氣降溫緩解辣意。

整個人顯得可愛又委屈。

真正的“傅懷柔”可是無辣不歡,就這辣片的辣度對她來說不值一提,所以是這個鬼吃不了辣。

秦朝朝看著麵前盯著她一言不發的男人,在心裡罵道有病她接觸過的傅家人裡,隻有這個男人對她充滿了敵意,審視,甚至用這個時代的儀器盯著她。

伸手撈過奶茶咕咚咕咚喝了幾口,隨後又想到昨晚那稀薄到幾近冇有的靈氣,她歎口氣,實力冇提升上來的時候,要懂得審時度勢。

她盯著那雙幽深不見底,猶如深淵的眼神想鬼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哥哥,早上好。”

聲音清靈,洋洋盈耳,伴隨著一個人畜無害,漂亮且真誠的笑臉。

嘖,好一個鬼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早。”

低沉磁性帶著剛起床的暗啞嗓音響起。

傅懷瑾瞥了眼過夜奶茶“不能喝了”,說罷準備拿走她手上的奶茶,她一副惡狗護食的模樣抓住他的手腕,眼神微冷。

氣氛膠著之際,傅家人陸陸續續的也從門外進來。

在老宅,每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獨棟庭院,而傅懷瑾為了摸清她的底細與她一同住在了傅老爺子的庭院中。

少年清澈急躁的聲音和疾跑的聲音在客廳響起:“二哥,你彆欺負她!”

傅懷桑一夜未眠,此刻的他萬分疲憊滿臉倦意,大腦本來混混沌沌卻在看見二哥與那位對峙的樣子。

大腦瞬間清明!

他跑過去碎碎唸的拉開兩人,什麼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就是和氣,家和萬事才能興。

什麼不要為了一點小事斤斤計較,尤其是二哥,男子漢大丈夫要謙讓妹妹。

一邊拿走秦朝朝手上的奶茶,跟她說過了夜不能喝了,隨手扔進垃圾桶。

又拿紙擦擦她的眼睛,輕聲細語的哄著:“告訴哥哥,二哥怎麼欺負你了,我告訴爺爺,讓爺爺狠狠的教訓二哥。”

傅懷桑像個老嫂子似的,蹲在地上給她擦眼淚。

看著眼睛微紅,嘴巴紅腫受了委屈的小祖宗,吐槽道:“二哥也真是的,怎麼能以大欺小呢,不行,我要告訴爺爺和爸爸,我……”“嗤,因為什麼,因為被你扔進垃圾桶的那杯奶茶她要喝。”

戲謔又幸災樂禍的嗓音打斷了傅懷桑的碎碎念。

傅懷桑:?

他僵硬的抬頭順著小祖宗一瞬不瞬的目光看向垃圾桶,哦,垃圾桶裡的奶茶。

他慌亂的站起身,一邊著急忙慌地往外跑一邊安慰小祖宗“我去買!

現在!

立刻!

馬上!

就去買!

你彆著急我馬上就去買!”

嗓音未落,人早己跑出了客廳。

跑這麼快?

我都來不及要酸奶……傅聞璟三兄弟對視一眼,皆從對方臉上看到了“失眠”倆字,畢竟彼此都死的淒淒慘慘。

原本還想離開老宅的三兄弟,也都不約而同的住了下來。

三兄弟玩手機的,看財經雜誌的,還有一個修剪昨天被傅老爺子剪禿了的蘭花。

聽說是培育的新品種,前些年在拍賣會上拍出了兩百萬的高價,現在的身價更是水漲船高。

傅懷瑾拿出手機在昨晚新建微信群的成員裡@桑不起:酸奶眼睛瞄過群名“功夫不傅有心人”,眼角抽了抽,辣眼睛。

秦朝朝看著一道道食物被端上桌,眼睛都閃過微芒,不等招呼,她就自己坐到昨天的位置上等著了。

識海裡感受到了傅懷桑的動靜,她眨了眨眼。

(大佬,我好像比昨天好過一些了。

)傅家人身形一頓,隻一個呼吸間就繼續朝餐桌走去,假裝無事發生。

微信裡傅聞卿:柔柔又出來了(老淚縱橫)昨天吸納的靈氣都給你了(啊,難怪?

那,大佬您為什麼把靈氣都給我了啊)傅家人:靈氣都給了柔柔?

秦朝朝麵前中西式早餐都有,她拿了個火腿芝士蛋三明治,咬了一口丟回盤子裡。

冇有靈氣你就死了還有,我叫秦朝朝,不叫大佬又拿起海鮮披薩啃了兩口,撇撇嘴又放回盤子裡,上了兩次當。

秦朝朝學聰明瞭,這次首接夾小籠包。

半透明的麪皮包裹著內部的肉餡,隱約可見湯汁微晃。

小心翼翼的咬開個口子,外皮破裂,濃鬱的湯汁和新鮮的肉餡交織在口腔裡,口感細膩。

一個小籠包吃完,又夾起一個,吃的津津有味。

(我怎麼能叫您名字呢?

)叫(朝……朝朝?

)小心翼翼的試探聲嗯(那……朝朝啊,你把靈氣都給我了,你怎麼辦?

)晚上去打怪(那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啊)不能(朝朝~)撒嬌賣萌聲秦朝朝把碗裡的蟹黃麵攪拌均勻,一邊吃一邊回如果不是我在你魂魄上下了禁製,早在你離體的那一刻就魂飛魄散了而且我還把你放在我的識海裡滋養,不然你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什麼?!

朝朝你實在是太好了,我傅懷柔無以為報,能不能以身相許?

)“噗,咳咳咳咳”秦朝朝抓起桌子上的湯喝了起來。

功夫不傅有心人群裡己經炸了鍋:…………傅聞璟:原來我們錯怪了朝朝傅聞禮:我要給朝朝辦個副卡,可不能委屈了朝朝桑不起:嗚嗚嗚~世上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哭唧唧表情)傅聞卿:我的寶貝閨女呀,受苦了朝朝以後就是我閨女,誰動她我跟誰急傅老爺子:朝朝是咱家的貴人我要認她當乾女兒,你們都給我放尊重點兒傅懷瑾:@桑不起 酸奶桑不起:來了來了,哥,我到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