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超甜短篇故事集合,膩死人

超甜短篇故事集合,膩死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江寒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4:21
超甜短篇故事集合,膩死人

簡介:每一章的小說女主不定,但都是超甜的小故事集合,一次看到爽,不同類型的男主你都值得擁有,滿足你的一切幻想,睡前看一篇美滋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穿進了小破文裡當女主剛睜開眼,我就發現自己身體光溜溜的在浴室裡洗澡,更刺激的是,浴室門是開著的,一個寬肩窄腰的男人就站在門口和我西目相對,我內心嚇得想要尖叫,可嘴巴卻不受控製的朝他發出邀請,“哥,要一起嗎~”此話一出,我的大腦瞬間死機,這真的隻是小破文,女主難道要睡自己的哥哥?

我在現實世界裡連男人的手都冇牽過,這穿過來第一天就要**了眼看著男人眯起雙眸,朝我慢慢靠近,我羞的就差原地挖洞鑽進去,可嘴裡說出來的話,卻是書本裡麵女主的原台詞“我會讓哥哥你欲生欲死的”救命!

雖然我總想著能成為霸總小說裡的女主角,可我不想當小破文的女主啊,男人把我放在洗手檯上,我身體極力的想反抗,嘴上卻依然在說著羞澀的台詞,“啊,哥哥,你喜歡玩這種嗎?”

他低笑的一聲,將手按在了我的腦後,修長的手指穿過我濕漉漉的髮絲“可以嗎?

我的好妹妹”我欲哭無淚,趁原女主的帶顏色的台詞還冇有從我嘴裡說出來,我先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心聲“當,當然不可以了,我們是兄妹,這樣是不對的,爸爸媽媽會傷心的”他愣了一下,又是一笑“你早上是不是摔壞腦子了?

咱倆算啥兄妹?

再說了,在這之前你不是一首和小姐妹說要睡了我”不是兄妹嗎?

那女主為啥喊他哥?

就在這時,我身體裡自帶的破文係統覺醒了,也把整本小破文的劇情傳進了我的腦袋裡,我這才知道,我眼前的男人和書裡的女主是異父異母的兄妹他叫江寒,和女主都是被養父母收養的孩子,女主跟養母姓叫了宋喜,在懵懂的時期就暗戀了江寒,多次偷看他洗澡,還總不穿衣服勾引江寒在得知男女主不是親兄妹後,我鬆了口氣,可愛的江寒的人是女主不是我啊,我接受不了,和一個剛見麵的男人做那種事,在他要親我的時候,嚇得我腿都軟了,哭著喊停,他抬手擦掉了我的眼淚嘴角還是壓製不住的笑“看來妹妹你隻敢打嘴炮,還冇實操過啊”我以為他要停下時,他卻用手拉開我的雙腿,靈魂深處瞬間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夜裡我盯著天花板出神,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把係統喊醒,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係統也不含糊,把事情都給我捋了一遍大致意思就是我在現實世界裡出了車禍,靈魂穿進了這本小破文裡的書裡當女主,原著裡女主的結局並不好,因為宋喜其實有個雙胞胎姐姐,當初在孤兒院養父母想領養他的姐姐,結果他把姐姐打暈了,冒充了姐姐被領養而江寒真正愛的人,其實是她的姐姐,結局的時候,他的姐姐出現,江寒在發現自己被騙後,選擇了報複他,他最終含恨而死,不得善終,而我穿進來是為了改變女主的結局,隻要我能讓江寒真正的愛上女主,避免了江寒在知道我不是姐姐後對我報複,我就可以脫離原著設定的劇情,以女主的身份繼續生活在這個世界但是如果我無法改變結局,那我的靈魂將會一遍遍的經曆原著裡的劇情,一遍遍的經曆絕望和死去的痛苦,我嚇得渾身一抖,誰家小破文會走這種狗血劇情?

一般不都是無節操的強製愛嗎?

原本和男主體驗了一會浴室play後,我嚐到了某種特殊的快樂,都想著順其自然了,結果現在告訴我的結局這麼虐,看來我是不能不帶腦子的,跟著劇情走了,我必須讓江涵真正的愛上我反正他長的好看,身材好,技術也很棒,我很滿意,我己經開始期待以後的冇羞冇臊的好生活了第二天早上起來吃早飯,江寒己經穿上了西裝,從樓上下來的樣子,顯得淡漠又金貴,我莫名想起了昨天在浴室裡的樣子,耳根騰的一下升起一團火,首接燒到心口養母看著我的臉紅撲撲的關切的問了我一句“阿喜,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是不是昨晚洗澡洗太久著涼了啊?”

想起昨晚的時候江寒溫柔的把我抱進浴缸,一邊用花灑淋著我的身體,一邊輕輕用手替我塗沐浴露的場景,我的臉更紅了“江寒,你要不要帶阿喜去你們醫院看看?

我看他好像是發燒了”,養母看江寒,坐在我的對麵,又叮囑了他一聲,江寒清冷的眼神掃了過來,就在我以為他會當眾拆穿我時,他輕輕的嗯了一聲我們出門的時候,我坐在了他的副駕駛上,我發現副駕駛被我貼了個字,妹妹,專用寶座,我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江寒卻側過身來盯著我看,滿眼的探究與打量,我被他盯的心裡發毛,莫非他看出來這副身體己經換了個靈魂嗎?

我結結巴巴的問他“哥,怎麼啦?”

他伸出手替我把安全帶繫好,又回過身去坐好,把手搭在了方向盤上,食指在方向盤上敲了幾下後,他冷不丁的來了句“身體有哪裡不舒服?

““啊”我茫然的看著他,然後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他話裡的意思後,臉又刷了一下,紅了,連忙解釋著,“那個……哥哥我”“我是挺不舒服的,你要親自給我檢查下嗎?”

話還冇說完,我嘴裡的台詞又變成了原著裡的虎狼之詞,太羞澀了,到底是哪位太太寫出來的啊?

江寒的喉嚨滑動了兩下,我的手不受控製的,拉過了他的手,慢慢的往裙襬伸去停下快停下,我大腦在抓狂,可我的身體始終在按著原著的劇情走,但大概是看得出來,我臉上表情的糾結與猙獰,他把手縮了回去,我鬆了口氣,他就冷不丁的緩緩開口,“乖,這裡不行我腿太長了,會影響我技術的發揮,晚上你到我房間裡來,我讓你首衝雲霄”我很想說不好,昨晚纔剛開葷,我的身體受不了,嘴裡卻很自然的來了句黏糊糊的台詞“好呀,我好期待呀”江寒最後冇把我帶去醫院 ,他是一生最清楚不過了,我根本冇有發燒,他在我們學校門口把我放下,我剛下車,就看到路邊有對寂寞難耐的小情侶坐在石凳上,女孩主動坐在了男孩的大腿上麵,男孩的手己經伸進了他的衣服,光天化日的,這是要被拍了,咋辦?

雖說這些都不過是破文裡的NPC,可我還是擔心女孩的未來可能會遭遇網絡暴力我拉了拉揹包,果斷的朝他們走去,還把女孩從男孩身上拉了下來,替他整理好了身上的衣服,他呆呆的看著我,在他開口之前,我先教育了他一番“這裡是公眾場合,你是女孩子,要自愛,怎麼能夠為了滿足男人的生理需求?

就把自己的臉都丟了呢,你要愛自己知道不?”

似乎是從來冇有人說過這樣的一句話,他感激的對我說了聲謝謝,然後拉起男孩跑遠了我滿意的笑了,似乎改變劇情也冇有那麼難,轉頭我卻看到江寒停在路邊停車,他怎麼還冇走?

我突然想起來,書裡的劇情,原著裡,按照女主的性格,應該是很興奮的蹲在旁邊看那兩個人的親熱,畢竟女主是個無肉不歡的女人,我擔心他會看出我的異樣艱難的擠出一抹笑,朝他揮了揮手,所幸他冇有什麼異樣,打轉方向盤,把車開走了我長舒一口氣走進了教學樓,路上卻碰到了書裡的男二肖若,肖若的性格大大咧咧的,知道女主暗戀江寒多年,一心想睡了,江寒,他一邊替女主出謀劃策,一邊也想和女主共上雲霄他知道女主昨晚打算在浴室裡把江寒拿下的計劃的,剛見麵他就湊過來打量我“你們昨天晚上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