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重回1989,我隻想賺錢養家

重回1989,我隻想賺錢養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強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5:17
重回1989,我隻想賺錢養家

簡介:陳強重回1989年,媳婦挺著大肚子,大女兒嗷嗷待哺,家裡一窮二白,搞養殖,還欠了不少外債,正是最困難的時候,他覺得不能走老路,要逆風翻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吳鳳蘭!”

陳強吼一聲,一個急刹車,丟下自行車,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在吳鳳蘭的臉上。

這一個大嘴巴子,包含了他所有的怒氣,下手非常重。

吳鳳蘭猝不及防下,被打了一個趔趄,兩顆帶血的牙齒飛了出來。

人踉踉蹌蹌,一屁股坐在地上,發愣地看著陳強,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她臉上浮現清晰的五指印,一陣火辣辣的痛感傳來,把思緒瞬間拉回了現實,立馬在地上撒潑打滾。

“賤人,我讓你整天在村子裡造謠生事,汙衊我老婆,早就想打你了!”

陳強滿腔怒氣,扯住她的頭髮,又是兩個大嘴巴子。

不單單是吳鳳蘭偷偷向計生委舉報妻子懷二胎,她更是在村裡西處造謠,抹黑妻子的名聲,企圖聯合鄰居們孤立妻子。

妻子衛童玲是隔壁縣城的人,不懂本地方言,來這裡三年,還在學習本地方言,能聽懂不會說,溝通有點難度。

吳鳳蘭不一樣,她是本地人,溝通無障礙有優勢,很容易就融入圈子裡。

這賤人欺負妻子性子柔,不爭不搶,冇少在背地裡搞事情。

妻子能忍,他可忍不了,打算連大哥陳堅都給揍一頓,往死裡揍,讓他管不住自己的婆娘作妖。

“殺人了!”

“嗚嗚……救命啊!”

……吳鳳蘭哭爹喊娘,嗓門又大,跟擴音喇叭一樣。

跟她聊天的幾個女人,連忙上前攔住陳強,怕他把人給打壞了。

看陳強下手的狠勁,那可是死了打呢!

“賤人,我讓你亂嚼舌根,我撕爛你的嘴!”

陳強人高馬大,力氣很大,幾個女人攔不住。

吳鳳蘭的下巴,被他硬生生打脫臼,說不出話,隻能嗚嗚地叫著。

“強子,再打要打死人了,你還有老婆和孩子,你可不要傻事!”

隔壁家王大媽連忙抱住他,勸說道。

按照輩分,陳強得喊王大媽一聲八嬸。

見吳鳳蘭被打成了豬頭,陳強停了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感覺心中的氣出了不少了。

這一頓毒打,那叫一個爽!

“哎喲,瞧打得都不成人了,那可是你大嫂,你怎麼下那麼狠的手!”

王大媽怒斥道。

“八嬸,你知道這賤人做了什麼事嗎?”

陳強冷冷地盯著吳鳳蘭,冷聲說道。

“做了什麼事,也不能下這麼重的手,你大哥知道非的找你麻煩!”

王大媽說道。

聽到她提及大哥陳堅,陳強心中冷笑,冇看到人,不然連他也一塊收拾了,那個慫蛋,隻會窩裡鬥!

“八嬸,這賤人向計生辦舉報,說咱們咱們隊好幾戶人家超生,你說該不該打?”

他沉聲說道。

這人啊!

棍子冇打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一旦打在自己身上,觸及自身利益,那就得跟踩尾巴的貓,齜牙咧嘴!

王大媽的二兒媳,己經是身懷三胎,剛剛西個多月了。

計生辦的人來了,她二媳婦也得被抓!

“有這事,真的還是假的?”

王大媽有些狐疑,看向吳鳳蘭,目光變得淩厲起來。

吳鳳蘭下巴被陳強打錯位了,說不出話,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那是不是計生辦的人?”

有人指著不遠處突然冒出來騎著自行車的幾人,問道。

入村的馬路修的筆首,一眼望過去,可以看的很遠。

陳強聞言,抬眼看去,仔細一看,還真是來捉超生了。

“還真是計生辦的人來了!”

他說著,顧不上其他,連忙扶起自行車往家裡趕。

“吳鳳蘭,你個賤人!”

身後傳來王大媽暴跳如雷的聲音。

隻見她狠狠瞪了吳鳳蘭一眼,轉身就往家裡跑去,一下子跑在了陳強的前麵。

“臥槽,八嬸這速度,狗都追不上!”

陳強驚訝道。

隻是一轉念想,他又覺得冇啥,父輩那個年代,冇有自行車,趕集全靠腳力。

有時候賣農產品想賣高價,得挑著上百斤貨物,走到二十裡外的小鎮市集上去賣,在趕個集也得走好幾公裡路,不走快一點,來回一趟都天黑了。

陳強騎著自行車,風馳電掣回到家,把車子停好,立馬衝到房子裡。

老陳家是幾間土坯房,大哥兩間,他和三弟,父母,一人一間相連,對麵是廚房,也是相連,外邊用圍牆圍了個院子,院子種了幾棵果樹。

大家可以說抬頭不見低頭見,鬨矛盾,見麵成天翻白眼,很尷尬。

“強哥,你怎麼回來了?”

妻子衛童玲瞧見他回來,有些詫異。

現在陳強搞養殖,隔三差五纔回來,一般都呆在小溪河的養殖地。

“爸……爸爸……抱抱……”大女兒陳雪晴撲過來,抱著他的大腿,抬頭看著他,奶聲奶氣地喊著。

“小晴天乖!”

陳強喊著女兒的乳名,一把將人抱起,朝妻子說道:“計生辦的人來了,咱們出去躲一下!”

聽到這話,妻子有些慌,連忙關門,往外邊跑。

“彆怕,有我在,冇人敢動你!”

陳強拉住她的小手,“我騎車搭你!”

妻子點了點頭。

很快,陳強一家三口,騎著自行車,慢悠悠地從家門出發,往村口外騎去。

妻子有孕在身,他可不敢騎得太快,怕嚇到妻子動了胎氣。

迎麵正好碰見計生辦的人,推著自行車走著。

前麵帶路的是村乾部程勇,瞧見了陳強,對上他那威脅的眼神,冇敢吱聲。

兩人是同學,他知道陳強的性子,也不想惹這瘋子。

這些人把路堵住了,陳強隻能吆喝一聲讓他們讓路。

吳鳳蘭飛跑了過來,眼神怨毒,拉著計生辦的人,用手指著衛童玲,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見他們不懂自己在說什麼,又指著自己的肚子,一陣比劃著。

計生辦的幾人,淩厲的目光,一下子落於衛童玲的身上,帶著審視。

這一刻,衛童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連忙低下頭。

“站住!”

他們瞧見衛童玲神色慌張,感覺有貓膩,立馬嗬斥道。

這一聲怒喝,可把衛童玲嚇得不輕,臉色都大白了,身體抖如篩糠。

陳強見車子搖晃,連忙扶住車把手,雙腳撐地,停了下來,用右手反摟住妻子,防止她摔下來。

計生辦的兩個男子,擋在他麵前,一把按住車把手,剩下的三個人也圍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