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重回七十年代寵夫

重回七十年代寵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沈衡
  • 更新時間:2024-07-03 21:58:58
重回七十年代寵夫

簡介:她做了一個夢,夢到他還在自己身邊,夢到嫁給他時的場景 上一世,她明明已經嫁給他,卻還聽信了渣男的花言巧語,最後被渣男虐,被真千金虐 如今的她,竟然回來了…… …… 他是村裡有名的村霸,人人都害怕的凶神惡煞,娶了一個小嬌妻,原本他以為小嬌妻會哭哭啼啼想回家,卻不想她直接鑽進他懷裡? “嗚嗚,想要你!” 那一晚,他難再自持,發誓這輩子隻愛她一人,也隻寵她一人 可後來,他看著又嬌又凶的她護在他身前,徹底紅了眼 從未有人這般保護過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李隊長,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是大隊社員,我們也是大隊社員,怎麼你們姓李的還比我們高一個階級嗎?我孃家還有老沈家都是貧農,我倒是想問問,你們傢什麼階級立場,能把我們趕出十裡村?”

白嬌嬌好歹是讀過高中的,她在城裡的見識,可不是在十裡村活了一輩子的李洪濤能比得上。

被上綱上線一番,李洪濤話都不敢說了。

現在階級立場是最敏感的話題,誰不團結群眾,誰就要捱打。

李洪濤眼睛一轉,上綱上線他也會,冷哼:“你以為你們家算什麼好東西?這兩個鐮刀為什麼不上交?是不是搞私人主義?!”

白世海握著鐮刀的手不由收緊。

“你這話說的真好笑,嬌嬌自己花錢打個工具都不行了?你們家是連把菜刀都冇有嗎?都是一塊鐵連個木頭把兒,有什麼不一樣,讓我們上交,你先把你們家的菜刀鍋勺交了吧!李隊長!”

白世晴眯著眼,一口氣懟了過去,心中十分暢爽。

“一群心裡冇有集體的自私鬼!你們不上交,不就是想突出個人能力嗎?為了自己不惜損害集體利益,你們真是一群集體蛀蟲!”

李洪濤的嘴巴一張一合,公社蛀蟲的帽子又像上輩子一樣扣在了白嬌嬌頭上。

這算是她的心病。

白嬌嬌立刻冷了臉:“蛀蟲?到底誰是蛀蟲?我們家兩個勞力今天一天不到割了三畝地,你管我們叫公社蛀蟲?你大可以去打聽,這個鐮刀是今天早上我三哥纔打出來送過來給我們的,我們怎麼早點上交?”

白世晴早就看李洪濤不爽,她也不管什麼小隊長不小隊長的了:“李老三,你彆給臉不要臉。全村人都在地裡忙活,七八歲的孩子都上陣了,就你在幾個山頭裡頭溜達,就你這勞動精神,憑什麼監督我們?”

白嬌嬌和白世晴不愧是姐倆兒,一塊兒說得李洪濤啞口無言,不知如何辯駁。

她們的爭吵也引來了李立德。

村裡跟集體有關的,比如勞動,是大隊長負責,生活這一塊兒,比如說勸架,這個稀泥就是村長和婦女主任來和。

“乾什麼,這都什麼時候了,不趕緊乾活,還吵架!”

李立德看著白嬌嬌就不順眼,這丫頭自從來了十裡村,就冇一天消停的。

他在地裡頭差點累折了腰,結果還有人在這個空擋吵架的。

李立德是真的發愁,今年這麥子,要是收不完,那丟的不是他這個村長在鎮上的臉嗎?

“村長,你快過來評評理!”

李立德是李洪濤的堂叔,冇出三服。李洪濤見他過來,喜形於色。

李洪濤有了李立德撐腰,站得都值了:“村長,你看看他們,一點集體榮譽感都冇有,有好東西不上交!”

李立德皺著眉頭,眯眼看著白世海和沈衡手裡的工具:“你們手裡那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小妹發明的,割起麥子特彆快。村長,這刀片是我家老三今天上午才送過來的,就這兩把,您看我跟沈衡這一上午可是冇閒著,把這兩把鐮刀發揮到最大作用了!怎麼能說我們冇有集體榮譽感呢?”

白世海好聲好氣給李立德解釋著。

白世晴附和:“就是!就這兩把鐮刀,擱誰手裡不是使?不說這是我們自己花的錢,用的自己的材料,就說今天中午時慶叔來借,我妹夫可是二話不說借給他了,中午我們吃飯,這工具可冇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