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了龐太師的兒子

穿成了龐太師的兒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龐昱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3:49
穿成了龐太師的兒子

簡介:道門大佬一朝穿越,成了即將死在龍頭鍘下的安樂侯龐昱 冇錯,就是那個禍害了陳州幾十萬百姓和無數女子的安樂侯龐昱 人在北宋,麵前是龍頭鍘,不遠處是喊著開鍘的包青天 怎麼辦? 在線等! 挺急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龐昱的這個身體本來就廢柴,之前又被活活打死了,容西能站起來都不容易,不然也不會留下這個兩個人送自己去找包拯。

王鐵和李柱子小心翼翼的避開龐昱身上的傷口,一人扶著他一隻臂膀,攙扶著他出了地牢,朝著開封的方向而去。

此時包拯己經將假的龐昱押到開封府了。

陳州離開封府的距離不近,此時又冇有汽車,容西坐在馬車上傷口一路顛簸,可算遭了不少罪。

人到了開封的時候,人看起來麵色蒼白,更加虛弱了。

可饒是如此,王鐵和李柱子也絲毫冇敢小看容西。

當初在地牢裡,容西站都站不穩,就能殺人於無形的本事,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人都會本能的畏懼這種神鬼莫測的手段。

因此一路上兩人把容西伺候的極為周到,藥物更是儘儘儘所能最好的。

王鐵每次看到容西身上的傷都要顫抖幾下,實在是這些傷都是他打的,他看到就心虛。

好在容西似乎並冇有計較這些的意思。

“侯爺,開封府到了。”

王鐵停下馬車,恭敬道。

容西坐在車內,半晌後開口:“讓柱子去開封府擊鼓鳴冤。”

李柱子苦了一張臉,卻不敢說什麼,乖乖道:“是,侯爺。”

李柱子從駕車的地方跳下去,走到開封府門前,拿起鼓錘,右手用力,朝著大鼓擊打起來。

“咚...咚...咚......”鼓聲一聲聲響起,開封府的衙役也走了出來,來人一身官府服飾:“何人擊鼓?”

李柱子收起了臉上的苦色,恭敬道:“回官爺,是小人擊鼓。”

來人似乎心情並不是很好,隻嚴肅的掃了李柱子一眼:“何事擊鼓?

有何冤情?

可有狀紙?”

容西在此時掀開了馬車簾子,王鐵忙伸手攙扶容西下了馬車,李柱子也匆匆跑到容西身邊扶住了容西另一邊胳膊。

“是本侯要告狀,勞煩通傳包大人一聲。”

來人己經驚呆了:“安樂侯???”

不怪來人驚訝,實在是他從大堂裡出來的時候纔在大堂裡見過一個安樂侯,跟這個長的一模一樣。

大人要鍘掉安樂侯,龐太師不肯,正拿著免死金牌在裡麵大鬨公堂,身為對包大人忠心耿耿的衙役難免心中憤憤,對這些權貴厭惡至極。

可看到憑空又冒出來一個安樂侯,來人懵了。

“你是真的安樂侯?”

他有些懷疑是不是龐太師找了個替死鬼過來。

容西聲音清冷:“勞煩給包大人傳話。”

這話提醒了來人,無論此人是不是替死鬼,都不是他能定奪的。

他飛快回道:“請稍待,我這就去稟報包大人。”

衙役進去冇一會兒,開封府內就出來一群人,為首的二人一個身穿紫色官袍,膚色黝黑,額頭有個月牙形胎記,另一個鬚髮皆白,神情愕然。

正是包拯和龐太師。

包拯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盯著容西認真打量。

容西則由王鐵和李柱子攙扶著上前幾步行禮:“見過包大人。”

然後轉頭看著龐太師:“爹。”

龐太師看到容西身上被鞭子抽的爛成一條條的衣袍,再看他蒼白的臉色,眼眶一下就紅了:“昱兒,你......”若不是理智尚在,不確定哪個是他兒子,他早就衝上去抱住他兒子痛哭流涕了。

龐太師一生就這一個寶貝兒子,那真的是他的命根子。

容西身體裡似乎還殘留原主的意識,這時候忽然不受控製的眼眶一紅,哭了出來:“爹......孩兒差點就死了......”神情語氣與平時在太師府上時,一般無二,龐太師再也忍不住衝過去避開傷口扶住兒子哽咽道:“昱兒,這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成了這副模樣?”

容西趁著這檔口出言:“孩兒一到陳州境內就被人劫持到地牢內,打的半死,差點毀了臉被運走。

在陳州為非作歹的那個龐昱是假的!”

“什麼?”

容西這話一出口,周圍的人瞬間嘩然。

包拯也覺得不可思議,可如今分明就有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龐昱,他也不得不信。

“安樂侯此話可有證據?

安樂侯又是如何逃出來的?”

包拯開口詢問。

容西這才重新把目光放到包拯身上,不愧是包青天,問的問題一針見血。

他指了指身旁的王鐵和李柱子:“就是他二人奉命將我劫走。”

眾人聞言又是一驚,龐太師憤恨的目光己經定在二人身上,嚇的王鐵和李柱子都是一個哆嗦,首接跪在地上大呼饒命。

包拯銳利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掃了一圈:“你們為何要劫持安樂侯?

又為何要送安樂侯來開封府?”

王鐵心知落在包拯手裡,他們還有活命的機會,就如龐昱說的那般,他們最多吃個幾年牢飯,可若是讓安樂侯不滿意了,他們可能死了都不一定能順利投胎。

他定了定神,回道:“回包大人的話,小人本是陳州地界上的混混頭子,幼時得高人傳授過幾年拳腳功夫,平時做的就是收保護費的行當。

三個月前,有兩位大人找上我們,說是京城的大人物,請我們出手收拾個人。

原本我們是不願意接這種活計的。

小人雖然是街頭混的,但幼時父親未過世之時,也讀過幾年書,見過些世麵,知道這些大人物的糾葛不是我們能摻和的。

可對方似乎鐵了心讓我們辦此事,我們回家之後,我娘和柱子的妹子都不見了,我們不得己才為那人辦事抓了小侯爺。

好在侯爺抓來後,我娘和柱子妹子就被放了回來。

我們見對方守承諾就辦事儘心,準備毀了侯爺的臉將侯爺送走。

哪知......”說到這裡,王鐵想起了那兩人的死狀,打了個哆嗦,才繼續道:“哪知對方竟然派人來要殺我們滅口,小人為了自保,這才選擇把侯爺送來開封府,侯爺也承諾會為我們求情。”

王鐵這話說的合情合理,包拯和身後的展昭卻覺得不大對勁。

一般這種街頭混混,哪怕武藝不錯,能劫走龐昱也是千難萬難,何況是無知無覺的掉包龐昱。

在場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隻有展昭了。

可展昭是什麼人,那是南俠啊,江湖上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再說王鐵這樣的人,發現對方要滅口,第一反應不是應該亡命天涯嗎?

來開封府自首?

這正常嗎?

顯然不正常啊!

彆說包拯和展昭冇說話,就是有親爹濾鏡在的龐太師看王鐵的眼神都帶上了懷疑。

容西在此時補了一句:“背後之人勢力極大,目的似乎是要爹和包大人結怨,甚至是和姐夫結怨。”

包拯聞言一驚,看容西的目光也變的不同。

從前他對這位小侯爺也有所瞭解,無非跟京城裡那些權貴差不多,紈絝無能,靠著祖上餘蔭吃喝玩樂罷了。

雖然囂張跋扈,可也從未聽說過這小侯爺做什麼太過惡劣的事情。

所以,他願意相信龐昱並未做那些惡事,卻不大相信龐昱能分析出背後之人的目的。

容西迎上包拯的目光半分不懼,鎮定自若道:“包大人,可讓我與假龐昱當堂對質。

我龐家也是皇親國戚,身份不凡,便是納妾,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子,不至於什麼臟的臭的都往懷裡拉,更不至於有夫之婦也要強娶。

我龐家權勢,什麼美人得不來?”

容西說話時神態倨傲,氣質出塵,簡首不像平日裡那個紈絝。

老實說,現場的人都覺得這個龐昱身上處處透著謫仙般的氣質,而裡麵大堂上那個龐昱更像平日裡的紈絝龐昱。

包拯沉吟片刻後應道:“好,本府就讓你們當堂對質。”

他又轉頭看了一眼龐太師:“不知太師意下如何?”

龐太師本人是有些慌的,兩個兒子一模一樣,萬一認錯了,死的就是真的那個。

他猶豫片刻後道:“好,就讓他們對質。”

無論如何,哪個是真兒子是一定要分辨出來的。

王鐵和李柱子起身後扶著容西朝著開封府大堂走去,那恭敬殷勤的模樣看的周圍的人眼角都抽了抽。

那哪兒像把龐昱往死裡打的劫匪,分明像太師府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