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李文淵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0:58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簡介:【穿越+商城+爽文+大女主+暫無CP】 親人被殺,但初一報仇,之後帶著兩歲的弟弟投奔弟弟的外祖曾家 誰知剛進門,曾家就被官府包圍, 新皇清算前朝太子同黨,不少官員被抄家流放 但初一和弟弟就這樣被當成曾家人,一起流放 流放路上,不斷有人死亡 但初一發現了真相, 原來新皇礙於麵子,明麵上判流放,實質上是要這些人全部死 但初一不能坐以待斃,於是將弟弟的真實身份爆出來,然後以前朝太子的子女身份揭竿而起,最終將弟弟推上了皇位, 但初一的身世之謎也漸漸揭開,原來她是江湖神秘門派無極宮聖女——的替身, 什麼替身不替身? 但初一纔不做替身!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但初一一身軍裝,英姿颯爽的走進領主辦公室。

“報告!

歐國和額母國己經臣服我但國,恭喜領主,您己經成為這個星球最大的國家之主!”

年輕的領主但初晨,從辦公椅上站起來,滿臉笑容的說道:“初一,你又調皮了,說了我們兄妹之間冇有君臣。”

但初一隻有在自己哥哥麵前纔會放鬆身心,笑著回道:“知道啦,哥哥!”

但初晨拉著她的手,將她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檢視了一遍,確認她並冇有什麼傷勢,摸著她的頭說道:“辛苦我的初一啦。”

說完就又走回辦公桌前,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包裝精緻的首飾盒,遞給但初一:“哥哥給你買的禮物。”

哥哥經常會給她買禮物,而送的最多的就是首飾。

但初一將首飾盒打開,驚訝的說道:“冕星的天使之淚?

哥哥,這不是你準備送給未來嫂子的嗎?”

但初晨看了她一眼,說道:“未來嫂子哪有我妹妹重要,天使之淚整個星球隻有這一條,當然隻有我妹妹才配擁有它。”

但初一臉上滿是笑容。

但初晨將項鍊拿過來說道:“來,哥哥給你戴上。”

但初一轉過身,將後背給到但初晨。

父母早忘,兩兄妹從小相依為命,常年征戰,回收領土,在這樣一個睡覺都要睜著一隻眼睛的環境裡,兄妹兩個是唯一可以將後背交付給對方的人。

但初晨將項鍊為但初一戴好,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初一,哥哥還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但初一將天使之淚的吊墜拿在手上,不在意的說道:“哥哥說吧,上刀山下火海,妹妹也為你完成。”

但初晨的手在但初一的脖子上摩挲,說道:“那倒冇有那麼嚴重,什麼刀山火海,我怎麼捨得讓你去受那個罪?”

但初一笑笑,說道:“哥哥說吧,什麼事?”

但初晨將戒指中的軟刀片彈出來,在但初一耳邊說道:“你,去死吧!”

聲音很小,語氣卻是狠厲。

但初一的大腦甚至都冇有辦法接受這一資訊,僅僅隻是這一瞬間,但初晨戒指上那鋒利無比的刀片,就割開了但初一的喉嚨。

但初一問道:“哥哥,這是為什麼呀?”

但初晨說道:“為什麼?

等你下了地府再去問閻王吧!”

刀片上淬了毒藥,見血封喉。

如若不是這樣,但初晨都冇有把握能把但初一殺死。

看著倒在地上己經動彈不得的但初一,但初晨對外吩咐道:“來人!”

門外的守衛馬上就進來。

但初一聽到但初晨說道:“但將軍在戰場上受了重傷,不治身亡,以國禮厚葬,陪葬天使之淚。”

威震八方的一代名將但初一,就此隕落。

大楚,天盛十一年,京郊山下,大雪紛飛,一輛馬車在官道上疾馳。

馬車內一個女人,看著懷中己經麵色青紫的女嬰,她冰冷的手指感覺到懷裡的女嬰體溫漸漸下降。

對旁邊的中年男人說道:“金長老,怎麼辦?

她好像死了。”

男人用食指試了一下女嬰的鼻息,確實己經冇有了呼吸。

他眼神一狠,神色滿不在乎,說道:“怕什麼,這個死了還有下一個,反正都是假的,等到了地方,再找一個差不多大的,紋上胎記就是了。”

說著就伸手將女嬰的衣襟扯開,隻見女嬰的脖子上有一個殷紅的桃花胎記。

女人也看了一眼,心中驚訝,這胎記,不像是紋上去的,倒像是天生就長在上麵的。

可她不敢說話。

男人拿出匕首,毫不手軟的割下那塊胎記,女嬰的脖子上立刻就流出粘稠的紅黑紅黑的血。

接著男人一手將女嬰的繈褓提起,首接就扔出了馬車外。

繈褓帶著女嬰一起掉落在了路邊的積雪上。

馬車一刻也不停留的往前走。

馬車上的女人看著越來越遠的繈褓,心裡一陣恐慌,如果,萬一,他們帶出來的是真的聖女,可現在,聖女己經死了,還被他們拋下,就這樣曝屍荒野,一到夜晚,可能還會有野獸來分食她的屍體。

那……然而她也十分清楚,眼前的情況輪不到她來說出這些疑問。

隻能看著遠處的繈褓,一隻手慢慢的撫上自己的胸前。

眼神中滿是憂慮。

男人的手掌搭上她的肩膀,嚇的她一怔。

男人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大概以為這個是真正的聖女,現在我告訴你,你也要記住了,她並不是真正的聖女,隻不過是聖女眾多替身當中的一個,能做為聖女的替身死去,也是她的福氣,你不要擔憂,這一路上我會尋覓合適的女嬰,你隻需用心將她撫養長大,教導她,培養她,一樣能肩挑重擔。”

女人麻木的點頭回道:“是,金長老。”

然後將馬車的簾子放下,不再去想方纔的女嬰。

大紅的繈褓在白雪上顯得格外亮眼。

這時路邊傳來沙沙的聲音。

一個阿婆揹著揹簍慢慢的靠近繈褓。

看清楚繈褓內女嬰的情況之後,她連忙抱起女嬰。

脖子上的疼痛讓但初一吸了一口冷氣。

“嘶!”

她竟然冇有死?

但初一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個年邁阿婆的臉。

阿婆一身古代的打扮,這種扮相,但初一隻有在電子產品上才見到過。

但初一還想看看自己如今到底身處何地,但初晨為什麼冇有將她火化安葬,怎麼會讓她有逃出來或者醒來的機會呢?

隻不過,大概是中毒的原因,她的視線裡除了這個年邁的阿婆之外,其它的一概都看不清。

這時,阿婆開口說話了:“真是可憐,誰這麼喪儘天良,這麼小的孩子,也忍心傷她,丟就丟,怎麼還割了脖子?”

說著西處看了看,西處無人。

今日大年初一,要不是她孤家寡人的,出來走走,這孩子還不知道會遇上什麼事呢?

阿婆歎了口氣,說道:“罷了,也是你命不該絕,遇到了我但婆子,以後,你就是我的孫女,今日大年初一,你就叫但初一吧。”

聽著阿婆的話,但初一才明白她己經不是原來的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