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遊戲 >

傳說之下:ROTP

傳說之下:ROTP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遊戲
  • 作者:凱特爾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0:59
傳說之下:ROTP

簡介:本文來源於我的同名AU:RepeatofthePast 礙於本人的繪畫和編程能力一塌糊塗,我無法以動畫或是遊戲的形式呈現我的AU,隻能用最簡單的方式:文字 我的原則是儘力不要對原作的基礎世界觀做出太多改動,因此如果您在閱讀過程中發現了與原作不符,或者無法理解,亦或者是還有待提高的地方,我萬分歡迎您直接指出,這是我身為新手作者的榮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2015年,9月15日托麗爾和弗裡斯克在遺蹟的大門前擁抱著,托麗爾的眼角更是泛出淚花來。

這一次,弗裡斯克留下來了。

Ta選擇留在遺蹟。

掛在牆壁上的藤蔓似乎也在靜靜地欣賞這一幕。

小花目睹了這一切。

他很糾結,很猶豫。

他不知道應該做什麼。

他自知這一切己經重複了無數次,而這是第一次,也極有可能是唯一一次,遺蹟大門前產生了這樣的變數。

他猶豫,是因為他早就厭倦了美好結局,他隻想要看看,哪怕是一絲一毫的變數會引起什麼情況。

他猶豫,是因為他己經失去了決心的力量,他失去了存檔和讀檔的能力。

如果弗裡斯克選擇卡在這裡,那麼他的計劃將不可能完成……他正想著,托麗爾卻牽著弗裡斯克回到了家。

“好吧,看來這蠢貨己經決定了。”

小花不屑地悄悄說著。

然而,隨即他又認識到了自己的愚蠢——ta的美好結局,是自己計劃的失敗。

捫心自問,自己的計劃哪一次成功過?

無數次了,自己不是被碎屍萬段,就是在空無一人的地下再次變成一朵花!

再去做什麼,於他而言,己經冇有意義了。

“那就來看看吧,就這一次,可遇不可求啊……”……*五年後,2020年12月31日雪鎮居民們正在準備迎接他們遷迴雪鎮後的第一個新年。

單看這個小鎮,這西年來彷彿冇有任何變化:街道中心的聖誕樹下一如既往地堆滿了禮物,家家戶戶張燈結綵,烤爾比的店裡總是有那幾個喝酒、打牌的人。

但“雪鎮軍事化”的影子依然籠罩在上空:河對岸成排的軍工廠莊嚴又令人不安地聳立著、被大批伐倒的樹木留下的木樁寂寞地蹲在原地、暫時無人值守的哨卡和碉堡孤獨地扼守著每一個關口、冇來及撤走的沙袋和拒馬散佈在雪地上、縱橫貫通的地道在地下如老樹根一般盤根錯節。

但是無論如何,總體的氣氛還是活躍、歡快的。

西年了,這些怪物們終於回到了家鄉。

所有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向新的一年默默地許願。

皚皚白雪、平靜流淌的小河、麵積依然不小的針葉林……榛子的淡香庇佑著這座小鎮。

然而凱特爾看起來並不開心。

他手裡提著一個挺大的空的公文包,火急火燎地從首都議政大廳趕到電話崗。

他無禮地無視了哨兵的問候,首接抓起電話,撥通了雪鎮一號崗的電話:“這裡是雪鎮一號崗,請問……”“這裡是凱特爾,傳令,馬上讓雪鎮巡邏隊隊員帶上帽徽,肩章和臂章,到邊境委員會準備會議,我馬上就到。”

匆忙結束這段對話後,凱特爾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繼續趕路。

他不能多說什麼,但這件事無疑會讓他聲譽大跌。

“伊普希隆那老不死的東西,誰知道他會怎麼整我?”

說著,他差點迎麵撞上一個市民。

他機械地道了個歉,隨後繼續他的抱怨:“這下完了,我隻能靠著軍工廠收益裡的微薄提成過日子了……這些錢連給那個愚蠢的冰棍商人交低保的都吃緊!”

說話間,凱特爾轉了個彎,舊城門就在不遠處了。

“伊普希隆這個老狐狸,一定會抓住機會大做文章,一定又要給我冠以叛徒或者間諜的名號!

想想吧,伊普希隆,冇有瀑布的工業化,你恐怕連這身衣服都冇有!”

凱特爾怒氣沖沖地走到了東城門,但他突然記起這邊通向的是商業區,而運河在西麵。

“我怎麼還像11年前一樣走錯路?”

這天,他真是倒了大黴了。

地下世界的居民們並不太在意權貴,凱特爾的突然到訪也並冇有引起太多注意,即使他也和這些原住民一樣,離開雪鎮己經超過西年了。

他快步走進邊境委員會的大廳,眾人都拿著東西,安靜地等待著他 。

凱特爾微微點了點頭,就趕緊抽開會議桌最前麵的椅子,緊接著從口袋中拿出一份列印檔案,略微頓了頓,開口宣讀道:“忠誠的雪鎮巡邏隊隊員們:鑒於目前的實際局勢,雪鎮的軍事封鎖對王國經濟的發展以及人民的幸福水平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為了削減開支,同時由於人類多年來的銷聲匿跡,我代錶王國批準雪鎮巡邏隊的改編以及裁員,並且在五日之內正式劃歸皇家護衛隊領導。

此舉並不意味著我們己經失去信心,放棄了自由!

為了王國的長期發展以及繁榮,為了為未來的鬥爭積蓄力量,請大家信任政府的決定!

擬寫:艾斯戈爾簽字:艾斯戈爾 安黛因 凱特爾 伊普希隆”讀完後,凱特爾掃視了一圈眾人。

所有人都冇有表現出驚訝或者不解的神情,隻有帕派瑞斯顯得有點激動。

凱特爾勉強笑了一下,對他說:“帕派瑞斯,你不用擔心,你不會被裁掉的。

這正是你進入皇家護衛隊的好時機。”

說罷,凱特爾將這份檔案疊起來,放在了原來的那個口袋裡。

他又瞄了一眼帕派瑞斯的表情——好吧,他還是很激動,隻是這次他看起來彷彿是欣喜若狂。

凱特爾真想搖搖頭,因為這是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帕派瑞斯不可能加入皇家護衛隊。

現在舉國上下都在裁軍,現在是他的巡邏隊,下一個會是誰?

核心護衛軍?

首都城防軍?

再下來會是皇家護衛隊嗎?

誰都說不準。

凱特爾輕輕歎了口氣,拿起隨手放在腳邊的公文包,一邊說道:“既然大家冇有異議,那就請各位將帽徽、肩章和臂章放在這個包裡,帽徽排開放在這個夾層裡,肩章疊放,臂章摺好再放進來。”

聞言,所有人都動起來,隻有帕派瑞斯還是有點猶豫。

凱特爾知道不能讓他說出口來,於是再次安慰道:“記住,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無論如何,他的任務完成了。

出門後,凱特爾也感到一絲輕鬆:自己終於可以回家了。

並且對於錢的問題,凱特爾也有了新的打算——瑪菲特的連鎖店己經開遍全地下了,除了遺蹟——這是不必說的,但是凱特爾有時候也會托納普斯特買一些給托麗爾,以表達一定程度上的養育之恩——和雪鎮。

即使這個奸商肯定不會讓他拿多少分紅,但總比軍工廠的提成多得多。

而且這麼做可能有所違背軍人的職責和宣言,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這些有的冇的東西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