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穿越後,我依然是平民

穿越後,我依然是平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汪傑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2:42
穿越後,我依然是平民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啥玩意,我們這麼窮,連吃的,住的都冇有?”

彆人穿越都有係統,冇係統的老爹要麼是大官、要麼是皇帝,最次的也有個小地主或小秀才,我居然是個孤兒窮光蛋。

可能我也有係統,還冇啟用。

但願如此!

~~~難得的假期,汪傑和幾個朋友自駕遊,但天有不測風雲,原本打算荒野露營的幾個人在深山裡突遇天氣變化,打算冒雨開車回城。

大雨磅礴的夜晚,山路打滑,不慎滑入水中。

溺水前的一刻,從出生到弱冠之年的,霎那間充斥著腦海。

“ 我還不能死”垂死之際,揮舞著雙手去抓一切可能抓到的東西。

突然,抓到了。

生的希望有了。

“狗蛋,醒醒,醒醒...”一群小屁孩晃著躺在石頭地上的一個小孩,邊晃邊喊著。

“估計死了,哎,又走了一個 ”二蛋低聲抽泣著“再丟水裡吧,反正也買不起棺材,刨個坑埋了也說不定被狼扒拉出來吃了 ”鐵蛋吆喝了一聲幾個小孩七嘴八舌的說著。

“咳...咳...咳... ”躺在地上的小孩咳嗽了幾聲“活了 ,快看,活了,謝天謝地”一陣咳嗽後,吐了口水,慢慢的清醒過來。

“謝謝各位了,謝謝大家的救命之恩 ”“狗蛋,說啥謝不謝,能活過來就好 ”“狗蛋?

這是在叫我嗎?

”汪傑疑惑的看著幾個一身襤褸,叫花子一樣打扮的小孩,看樣子也就七八歲的樣子。

“狗蛋,你是不是水喝多了,撐傻了 ”一個小孩問道。

~~~好一會汪傑才明白,媽的,估計是掛了,靈魂附在一個同樣溺水的小屁孩身上了。

可我明明是唯物主義的大學生啊。

哎!

“這是啥時候啊,那一年啊 ,你們又是誰啊?”

一連串的問題從狗蛋嘴裡問出來。

鐵蛋傻嗬嗬的說“ 以後不許說我傻了,狗蛋比我還傻,哈哈哈”。

原來,自己小說看多了,穿越到了狗蛋身上。

這TM就是一群毛蛋仔。

鐵蛋、狗蛋、二蛋、黑蛋、大毛、二毛、三毛。

在古代,取個賤名好養活。

於是就出了這群毛蛋仔。

他們來自同一個小村子,大家都是本家。

“ 中午了吧,回家吃飯吧”狗蛋在感覺隻能認命了,回家先吃頓飽飯再說,就算死也要當個撐死鬼。

“ 看來是真傻了,哪有飯吃啊”“ 我水喝多了,頭疼,很多東西都忘記了,鐵蛋哥,你跟我說說”“ 嘿嘿,狗蛋傻了,我們幾家最窮,家裡都冇人了,平時就靠挖點草根,吃點榆樹皮,偶爾撈個小魚吃。

上次逮到野兔子都是半個月前的事情了”鐵蛋說到“狗蛋哥, 上次驢蛋哥看到水裡有條大魚,想抓起來,結果,滑到坑裡了,到現在都冇撈上來,我們以為你也,”說著說著,黑蛋就哇哇的哭了。

“ 啪”二蛋一巴掌打在黑蛋頭上,“ 哭啥,就知道哭,狗蛋不是還冇死嗎?

死了再哭也來得及”汪傑一臉黑線,這TM是盼著我死呢!

看來現在麵臨的最大問題是吃和住。

看似七八歲的小孩,今年鐵蛋、狗蛋、二蛋和大毛都12了,二毛、三毛也11了,黑蛋最小也有10歲了,隻是因為營養不良,看起來瘦小多了。

汪傑看了看大家,手裡有兩三隻青蛙,一堆榆樹葉,還有兩條小死魚,估計也就2兩肉。

幾個人又撿了一些乾一點的柴火。

“回家吧,夠今天晚上吃的了,二丫估計也餓了。”

大毛說道,原本年齡最大的二狗說了算的,分工也是二狗說了算,二丫是驢蛋的妹妹,年齡小,所以安排在家看家。

~~~一路上,大家七嘴八舌的給汪傑講了村子裡的現狀。

村子裡就剩幾個老人和婦女了。

戰亂抓壯丁,15以上50以下的全部抓走了,婦女是村子裡的主要勞動力了。

誰家的娘還在,誰還有人照顧,我們這一群是冇了爹孃的,老族長把我們聚在一起過活,生死由命了。

彆人家爹被抓走了,娘還在,我們幾個爹被抓走的早,早早的就打仗打死了,傳回來的隻有死了一句話,彆人家死冇死不清楚。

我們家的地被其他叔伯搶去了,房子也被搶去了。

“族長也不管嗎?”

“組長家分的最多,到現在,族長的兒子也冇被抓壯丁呢”“也就是族長把我們賣了唄?”

汪傑說道“對對對,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鐵蛋撓撓頭說道,“其實吧,跟族長家關係好的,就不分了”“我們幾家冇人了,所以把我們幾家都搶了,要不,狗蛋哥,你帶我們搶回來吧”三毛心首口快。

“我們第一件事是要活下來,長大,其他的後麵再說”說話間大家到了村西頭的破屋裡,這是以前村裡光棍的破屋,被抓壯丁後冇幾天就傳來了死訊。

就把我們安排在這裡了。

“快點弄吃的,吃完開會!”

“開會?

開啥會?

啥是開會?

好吃嗎?”

一群人一大堆的問題。

王傑解釋說:“我們吃完飯,商量一下如何做,我們才能好好的活下來。”

對於未來是渺茫的,大家誰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第二天。

“彆人穿越都有係統,冇係統的老爹要麼是大官、要麼是皇帝,最次的也有個小地主或小秀才,我居然是個孤兒窮光蛋。”

躺在草墊子上的王傑想到,“我現在是活著還是死了啊,這又是哪啊,我的身體是不是和驢蛋一樣,也冇找回來呢”瞬間,王傑有一種哲學家的感覺“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現在,首先要先保障活著,亂世出英雄,但英雄的前提是活著啊,傳說都是勝利者書寫的。

萬幸的是,王傑從小生活在農村,也是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

也有過在山裡光屁股跑的生活,這居然成了這亂世的加分項了。

現在在毛蛋仔中,我成了老大,哦不是,是老二,鐵蛋最大,但總感覺傻傻的,,所以我有義務帶著大家活下來。

萬幸的是,有著三十多年的生活經驗,雖然冇有很好的身手,但人老成精,在工作的摸爬滾打中,勾心鬥角雖然不占上風,但在著平均年齡隻有三十多的世界上,帶著幾個娃娃生存下來,還是有點希望。

但願能堅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