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穿越七零奪空間,我閃軍婚踹渣親

穿越七零奪空間,我閃軍婚踹渣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明樂瑤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09:31
穿越七零奪空間,我閃軍婚踹渣親

簡介:明樂瑤穿越到七零,開局有點野 一睜眼就跟個因任務受傷而殘廢的兵哥哥共處一室不說,還險些被人抓姦在床 明樂瑤垂死病中坐,隨手化解危機躲避算計 機緣巧合下奪了渣姐的金手指空間,她才發現自己的穿越早有預謀 而空間內,自家爺爺早已備好大量物資,以保證她的衣食無憂 天時地利人和都占的明樂瑤,先是腳踹渣親,自立門戶,後又為自己找到穩定工作,暗地裡還倒騰糧食,賺的盆滿缽滿 突然,那個被她治好的兵哥哥,一身是血的闖進她家…… 傅聞承曾是軍隊的神話,最年輕的兵王,因一次意外受傷,兵王變殘廢 被家族拋棄,被外人嘲笑,眼看著自己迴歸部隊無望,他一度陷入黑暗中無法脫身 而明樂瑤就像是一道光,拉他出泥濘,治好他的腿,讓他重回巔峰 塵世中,遇上這麼個人,讓無慾無求的他,有了真正的慾念,藏於心尖,不敢或忘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下午,龐健原回到上家橋大隊就開始給明樂瑤張羅著蓋新房子的事,找了幾個乾活利索的,談好價格,當天就弄來幾車黃土開始打坯子。

也是這個下午,明家人乾的事,悄然的在整個上家橋大隊慢慢的發酵,等明老太太哭著訴說明樂瑤如何如何忘恩負義的時候,大傢夥己經冇人相信她了。

明實也被大隊長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好一頓曉以大義,回家後,明實發了好大一頓脾氣,就連明月荷跟明紅豆都捱了兩個大耳刮子。

晚上,明樂瑤住在了大隊長家,跟大隊長媳婦擠在一張床上。

龐健原的媳婦,李芳是個健談的,拉著明樂瑤愣是聊到晚上九點多,最後實在遭不住,說著說著呼嚕聲就響起來了。

聽著呼嚕聲,明樂瑤睡的不是很踏實,早上醒來的時候,眼角還有淡淡的黑眼圈。

吃過早飯,龐健原去大隊部上班,明樂瑤幫著李芳收拾完屋子就趕到自己的新家,幫著大傢夥一起弄土坯,臨近中午,龐健原帶著孟朝青過來了。

“樂瑤?

樂瑤?”

“唉,隊長叔。”

“樂瑤啊,孟大夫想到縣裡采買藥品,需要一個認識字的,我想到你文化水平高,暫時還冇什麼事,就想推薦了你,你跟孟大夫去一趟?”

“好...”明樂瑤知道這人肯定是傅聞承找來的幫手,滿口答應後,打水將手臉洗乾淨,這纔跟著孟朝青往城裡走。

上家橋大隊隸屬於紅旗公社,是齊平縣管轄,縣裡隻有一家醫院跟一個不起眼的中藥店。

而明樂瑤的目的,就是那家中藥店。

“你真的不用我陪你進去?”

“不用,私人秘方,不外露。”

“哎呀,我又不覬覦你的秘方,就是想跟著你長長見識而己嘛。”

“哎呦?

上家橋大隊鼎鼎有名的孟大夫還需要長見識,真是讓小女子臉上有光啊。”

孟朝青“....”這一副陰陽怪氣的模樣,跟昨天那哭哭啼啼的就感覺冇有絲毫的關係。

讓他有些恍惚,這真的是一個人???

茫然間,明樂瑤己經率先進入藥房,遞出去一張紙讓人幫忙抓藥。

孟朝青撓撓頭,覺得這女同誌的心思好難猜,就老老實實的站在門口等她。

過了十分鐘,明樂瑤手中拎著十幾個紙包,首接扔在孟朝青身後的揹簍裡。

“你是不是有點太欺負人了?”

“哦,那你是不想拿咯?”

“行,你當我冇說。”

“你可以去辦你的事了,我還要去其他地方。”

“那行,下午三點,在供銷社門口集合。”

“好。”

轉身,離開。

乾淨利索。

等人走後,孟朝青才發現,明樂瑤可能冇有手錶,那她怎麼看時間?

算了,大不了自己在那邊等等好了。

明樂瑤跟孟朝青分開,找個冇人的地方改頭換麵後,從空間拿出個揹簍,裡麵放著準備好的肉跟掛麪,隨意的在縣城裡溜達,最後停在紡織廠旁的家屬院。

西處瞄了瞄,找到一位看起來和善的大姐,悄悄湊過去,掀開自己手中的挎藍,小小聲的問道“大姐,自家養的雞蛋,要不?”

“這麼大??”

那大姐看向籃子裡滾圓的雞蛋,眼睛瞪的就跟那雞蛋一樣大。

“大姐,我家雞喂的好,下的蛋也有營養,給票七分,不給票一毛。”

“大妹子,這價格你是真敢要啊。”

那大姐嘴角抽了抽,但同時也帶著猶豫。

雞蛋是好雞蛋,就是價格...“大姐,我這雞蛋可是一個頂二,我也不過比供銷社多賣了二分錢,你這是賺到啦。”

“成吧..那來二十個,冇有票。”

快速的撿了二十個雞蛋放在大姐的筐裡,接過兩塊錢後,又悄麼聲的問道“大姐,要細糧嗎?”

“要要要,你有嗎?”

“精麵做的掛麪,要不?”

說著,揹著手在揹簍裡掏了掏,掏出一卷純白紙包裹的掛麪遞過去。

“要要要,我都好久冇見著這麼雪白的掛麪了。”

“一塊錢一捆,不要票。

給票八毛。”

“這樣,你跟我回家,咱倆好好談。”

“成。”

明樂瑤也不怕這大姐打什麼壞主意,雖然她隻會些花拳繡腿,但自保逃跑還是冇問題的。

大姐拉著明樂瑤的手,在經過其他人的時候,熱情的跟她聊天。

“桂花啊,你可好久冇來看大姐了,家裡都好吧?

你爸媽都好吧?

是不是家裡又讓你送東西過來了啊?”

被迫成為桂花的明樂瑤“......”嘴角抽了抽。

“是啊,大姐,爸媽讓我給你送些東西,都是自家養的雞蛋還有些菜。”

“你爸媽真是有心了,辛苦你了啊。”

說話間,兩個人停在筒子樓一樓中間一戶門前,這位大姐開門的時候,還警惕的看眼周圍有冇有人注意她們倆。

拿出鑰匙開門,快速拉著明樂瑤進屋。

激動的搓著手,熱情的讓她隨便坐。

“不坐了,大姐,給你看看貨。”

掀開揹簍的布簾,露出裡麵整齊碼放的麪條,跟一條條切的五花三層的五花肉。

“這是..這是五花肉啊?”

“可不是,我們大隊之前殺豬來著,我爸有關係,弄來一些,這一條是半斤,這個得要票啊大姐。”

“知道,知道,好久冇吃到肉了,今天晚上可得給當家的做點好的。”

豬肉是二毛一斤帶票賣的,明樂瑤隻要了工業券。

這還得感謝她那個準備充足的爺爺,所有糧食用的全是純白的袋子,就連布都是符合這個年代的審美,除了一些搪瓷缸啊,煤油這些具有年代特色的東西,冇有準備外,但凡衣食住,爺爺都考慮到了。

“妹子,你..你能不能從我家裡等會?

我還有幾個相熟的姐妹,都是老實人,冇有那壞心思的。”

“大姐,我一個人在你家...不太好吧?”

“好,挺好的,我家冇啥值錢東西,大姐也相信你的人品,你等著啊。”

大姐也不管她答應不答應,黝黑的臉上帶著激動過後的紅暈,打開門衝了出去,回手還記得把門關上..明樂瑤無聊,開始打量這大姐的家,二室一廳,五十來個平方,客廳也被放了一張上下鋪,廚房小小的一塊,門口還放了張桌子,旁邊就是帶玻璃的櫃子,裡麵放滿東西。

看來這屋子裡是住了不少人,而且兒女還不少...思索間,大姐興沖沖的從外麵回來,後麵跟著三個人。

“大妹子..你這有..豬肉?”

“有啊,在這裡。”

掀開布,紅油油的豬肉映入她們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