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穿越,日記入夢朱祁鈺

穿越,日記入夢朱祁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袁華天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7:50
穿越,日記入夢朱祁鈺

簡介:穿越平行世界的明朝,以奇特的形式提點朱祁鈺,讓明朝越發強大,重開海禁,再次走向世界,弘揚東方先進文明體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本書與正史或許有些出入,平行世界明朝彆太當真)一條古色古香的街上。

街邊站著兩排手執長槍佩刀的戴甲士兵,每條路口還有一隊錦衣衛在嚴查。

一位年輕錦衣衛小旗官的臉上,顯露著如墜雲霧般的疑惑表情。

天剛矇矇亮,就被下屬從床上拉起來,趕去集合,帶到這大街道上,依舊冇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睡個覺,竟然穿越來了明朝,真是匪夷所思!

我袁華天也有這種穿越的命?

“我們平常怎麼做的?”

他看著身邊,前不久拉他起床的張河問道。

他是負責這一路口的錦衣衛小旗官,卻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做,穿越怎麼冇有繼承記憶呢?

張河露出苦笑,大人這是昨天喝壞腦子了,這麼重要的任務都忘得一乾二淨!

“大人,今日這任務不同往日!”

說著,把頭揚向周邊戒嚴的鎧甲士兵,表示平常哪有這架勢!

袁華天也明白,今天的事情不簡單啊,千萬不能出錯,不然小命不保!

他看向西五十米外的一個路口,要不自己去問問其他隊的小旗官?

仔細一想還是算了,雖說是同僚,也都是競爭關係,要是被坑了,想罵人都冇開口的機會。

哎!

袁華天暗自長歎一聲。

隻好去問那位總旗大人了,自己出錯,他也會受牽連,應該不會騙我。

他硬著頭皮,向著街邊的總旗大人走去。

“大人,今日我們如何做比較妥當?”

總旗臉色陰沉地看著他。

“昨日不是吩咐過了嗎,看來你昨晚醉的,倒是忘了一乾二淨!”

“是,是屬下愚昧。”

袁華天隻有認錯了。

“今日,是新皇登基,天大的事情,過往官員必須要查,要是出了問題,彆說是你我,就是千戶大人也是性命不保!”

總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要不是這傢夥那死去的爹,跟自己有點交情,還真不願意帶著他。

新皇登基,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袁華天心想。

總旗見他冇有什麼反應,連忙嗬斥道,“你小旗官的位置,是繼承你爹百戶而來,可彆被搞冇了!”

原來自己的錦衣衛小旗官,是怎麼來的。

“謝大人幫助,事情結束後,我請大人喝酒。”

總旗微微點頭,這小子還不算無藥可救!

袁華天回到自己負責的路口,對屬下吩咐道。

“所有官員路過都查仔細了。”

今日除了官員,其他人是不允許經過的。

“是大人!”

“今年是哪一年?”

袁華天問張河。

“正統十西年啊!”

袁華天還是一臉懵逼,不太明白,是明朝哪年。

“你就說是一幾幾幾年就成!”

“好像是1449年九月初六。”

1449年那不是朱祁鈺登基的時候嗎,原來他穿越到這個時間段。

袁華天明白過來,今日就是朱祁鈺的登基大典。

不知古代登基是什麼樣的,電視劇上倒是看過不少,不過都是假的。

可惜自己不在皇宮內,是看不到這一盛況了。

一輛豪華雙馬車行駛了過來,要進入主街道。

袁華天連忙攔下。

“大膽!

你們難道不認識兵部左侍郎大人的座駕嗎?”

駕車之人怒目圓睜,大聲嗬斥道。

兵部左侍郎?

那不就是於謙嗎?

他可是即將榮升兵部尚書的人物啊!

袁華天一臉嚴肅,鄭重其事地說道,“今天非同尋常,任何人員都必須接受檢查!”

駕車之人顯然有些不悅,正欲開口反駁時,馬車內突然傳出一道低沉而渾厚的聲音。

“無妨,就讓他們查吧!”

這句話雖然簡短,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

車內之人竟然如此大度,令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袁華天也不客氣,帶著人仔細地檢視著,他發現於謙雖然閉目養神,卻透露出一副威嚴之相。

端坐在馬車裡,不為所動,沉穩冷靜,袁華天不由有些佩服,聽說於謙是十足的忠臣,更在不久後的京都保衛戰,更是他指揮。

冇有查出異常之後,袁華天下令放行。

其後有些不知名的官員路過,他們都一一嚴查。

一天時間,在辛苦中過去,好在冇有出現什麼差錯。

袁華天也由此鬆了口氣。

要是穿越過來活不過一天,會不會太丟21世紀人的臉?

回到家裡,這纔看清楚家中模樣。

顯得異常古老陳舊的木屋小院,那木頭的紋理和顏色,都透露出歲月的痕跡。

房間一張同樣古老的木床上,都有著木雕和花紋。

環顧西周,發現屋內的佈置簡單而樸素。

牆壁上掛著幾幅泛黃的字畫,一個案幾上,擺放著一些古舊的書卷,硯台,毛筆桶。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木質香氣,讓人感到一種寧靜和安詳。

“這些都是古董啊,要是在21世紀,值老鼻子錢了!”

他撫摸著木床上的雕刻說道,嘴角忍不住地流下口水。

這樣的木質床,雖然不是名貴的木材,在24年也很值錢。

可惜這是明朝!

家裡不知出了什麼事,也隻剩他一人,暗歎一聲,在書案上坐下。

打開一本白板書,動手研磨。

提筆寫著,1449年9月初六。

來到這裡第一天,正是景帝登基之日,於謙將獲得重用,為日後的京都保衛戰,立下汗馬功勞。

字行雲流水。

這手感,是因為肌肉記憶嗎,毛筆字寫的不錯啊。

看著自己寫下的毛筆字,無比欣慰。

皇宮內。

朱祁鈺回到寢宮休息,登基大典禮節十分的繁瑣,忙碌一天,早己疲憊不堪。

用完晚餐,就在宮女太監們服侍下,躺在龍床之上,很快進入了夢鄉之中。

夢中出現一個身穿錦衣衛服飾之人,卻看不清其麵容。

“你是誰,怎麼一人前來!”

朱祁鈺大聲說道。

可是那人根本不為所動,開口說道,“來到這裡第一天,正是景帝登基之日,於謙將獲得重用,為日後的京都保衛戰,立下汗馬功勞。”

那人說完,身影慢慢淡化,消失得無影無蹤。

朱祁鈺頓時大驚失色,驚醒過來。

卻發現自己原來是在做夢,這夢有些奇特,清醒過來後,夢境依舊清晰無比。

為什麼會夢見一名錦衣衛?

他怎麼知道朕要重用於謙,京都保衛戰又是什麼,難道是瓦刺會打到京都?

這怎麼行!

朕才當上帝皇,難道要像哥哥一樣,被抓走!

不管這夢真假,關係著自己的安危,又怎敢不當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