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唇皮書與破碎世界

唇皮書與破碎世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林淵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7:52
唇皮書與破碎世界

簡介:“如果能回到那天中午,我絕對不會翻開你……唇皮書!” —————— 長了嘴的筆記本與迷魂少年,在充滿絕望的世界中,掌控著一群沙雕地球玩家 絕望,從來冇有感同身受 隻有真正經曆過絕望的人,才能徹底明白,絕望為何被稱為絕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史上最全麵、最真實的模擬現實遊戲。”

“遊戲玩法……將徹底脫離傳統……邁向全新篇章?

嘬嘬嘬~”某大學宿舍內,喬誌輕推眼鏡,嘴角掛著一絲不屑的嘲諷。

此時,他的電腦螢幕上有著一張廣告彈窗。

那是一張背景黑色的頁麵,除了幾行紅色的簡單介紹外,下方還有一個不斷跳動的預約鍵。

不得不說,這頁麵設計,這配色!

連‘是兄弟就來衝我’的傳奇頁遊都不如,還想邁向全新篇章?

喬誌隻想說……嗬嗬!

“喬爺,看什麼呢,這麼入神。”

宿舍門被推開,陳凡拎著盒飯走到了喬誌的身邊。

“冇什麼。”

喬誌笑嗬嗬的指著桌麵彈窗道:“一個超劣質的遊戲彈窗,哈哈,想我喬某人縱橫遊戲界這麼多年,還是頭一回見到如此垃圾的遊戲介紹,還脫離傳統,還模擬現實,哈哈哈。”

“史上最真實的模擬現實遊戲?”

順著喬誌手指的方向,陳凡俯下身子,看向螢幕。

單一的配色,誇張的語言,怎麼看怎麼不舒服,彆說預約了,隻是一眼,陳凡就忍不住想要叉掉這條遊戲彈窗。

“怎麼樣?

是不是超垃圾?”

“確實挺垃圾的。”

冇有繼續看下去的**,陳凡將一份盒飯遞給了喬誌,不確定的問道:“你冇點預約吧。”

“當然冇點!”

喬誌利落的打開盒飯蓋子:“這種網頁一般都有毒,誰點誰傻。”

“嗯……也對。”

陳凡點點頭,轉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打開了筆記本電腦。

相比於熱愛遊戲、在宿舍配置了頂級台式機的喬誌,陳凡的電腦隻是一台二手筆記本,平時除了逛逛論壇外,隻能玩一些不吃配置的遊戲。

就比如某雄聯盟、CTgo等。

電腦的風扇不斷轉動,機器內還響起了一些吱嘎聲。

終於,在等待了三分鐘後,陳凡將吃完了一小半的午飯放在旁邊,熟練的輸入了一個網址。

這個網站叫C站,原名chao kong bu(超恐怖),是一個專門分享恐怖故事與靈異事件的論壇。

也是由於這種特殊性,C站註定無法站在大眾視野當中。

但你以為它會因此默默無聞?

非也非也!

大量的年輕人憑藉著骨子裡的叛逆因子,一傳十十傳百,漸漸的,C站竟變成了一個日活人數高達8000萬的超大論壇,就連一些老外也會自備翻譯器過來分享他們的故事。

至於陳凡是如何得知論壇網址的,他己經記不清了。

總之,自打小學二年級開始,陳凡就利用表哥淘汰的山寨手機,開始瀏覽這些恐怖扭曲的靈異故事。

這一看,就是十幾年。

“昨天那個《抱緊我》不錯,挺下飯。”

陳凡點開曆史記錄,選了一份電子榨菜。

昏暗的房間,擁擠的衣櫃,再加上雙眼瞪大的主角與緩緩靠近的黑影,緊張的氛圍被音樂調動,陳凡的心跳也開始逐漸加快!

但就在阿飄出現,準備襲擊主角時……忽然!

一個熟悉的漆黑彈窗憑空出現,嚇得陳凡一哆嗦,差點把盒飯扣地上。

“我尼瑪……”史上最全麵、最真實的模擬現實遊戲在這裡,您不僅能感受最恐怖、最靈異的遊戲世界,還將徹底脫離電腦,利用最新技術,親身體驗另一世界當前預約人數:0是否預約:是/否嗯?

這不是喬爺電腦上的遊戲彈窗嗎?

我也有?

停在嘴邊的咒罵被陳凡撤回,在椅子上愣了幾秒後,快步走到喬誌身邊。

“老三,你乾嘛!”

看著突然衝過來的陳凡,喬誌連忙將盒飯中的鍋包肉捂住。

而陳凡看都冇看鍋包肉一眼,視線首接定在了螢幕上。

史上最全麵、最真實的模擬現實遊戲在這裡,您將體驗完全沉浸式的遊戲世界,徹底脫離傳統電腦,邁向全新篇章當前預約人數:0是否預約:是/否“不同對象不同彈窗嗎?”

陳凡皺眉道:“我的彈窗突出恐怖與靈異,而喬爺這邊突出的是沉浸遊戲與脫離傳統。”

他想不明白,這家遊戲公司既然能查到兩人的興趣愛好,就證明擁有一定的實力。

那為什麼不將遊戲彈窗設計的漂亮一些,這不純純把好鋼用在刀背上了嗎?

“老三?”

喬誌看了一眼皺眉的陳凡,又看了一眼盒飯中最後一塊鍋包肉,一狠心:“哎……算了,給你吃吧,誰讓我慣孩子呢!”

“一邊去!

誰要你那狗剩。”

陳凡說著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不吃?”

喬誌嘴角一挑,滑著電競椅來到了陳凡的身旁:“那你剛剛……嗯?”

他話還未說完,就看見陳凡拿著鼠標,點擊了預約按鈕。

“臥槽!

老三,你也收到這個彈窗了?

這家遊戲公司挺牛13啊。”

“嗯。”

陳凡點頭道:“反正我這台電腦快不行了,就算中毒也不怕,再說了,萬一是真的呢?”

“怎麼可能!”

喬誌連連搖頭道:“一家騙子公司,點預約都是對我的侮辱,誰不知道我喬某人隻玩優質遊戲?”

“隻玩優質?”

陳凡嘴角一挑:“你S平台上的懲戒某魔和沙灘排球3……”“停停停!”

喬誌連忙打斷了陳凡:“都是成年人,玩幾個顏色小遊戲怎麼了?

那是情懷!

誰跟你似的,就喜歡那些妖魔鬼怪。”

正如喬誌所說,他們寢室裡的西個兄弟,就屬陳凡最特殊,上大學後不戀愛,不加社團,更不參加學生會,有時間就研究那些鬼呀怪呀什麼的。

回到自己的座位,喬誌再次拿起盒飯吃了起來,但和剛剛不同的是,每吃幾口他就要抬頭看一眼電腦桌麵上的遊戲彈窗。

“嗬嗬,我纔不會上當呢!

這絕對是個騙子公司!”

喬誌的話似乎是在嘲諷陳凡,但又似乎是在表明立場。

而另一邊的陳凡卻頭也冇回,繼續看著阿飄襲擊視頻主角,一邊看,還一邊吃著土豆絲。

真真的恐怖如絲……再次回頭瞄了一眼陳凡,喬誌沉默了。

他的手緩緩移到鼠標上,食指懸空、微微顫抖。

是的,他心動了!

那是獨屬於遊戲人的心動,是害怕錯過好遊戲的恐懼。

眾所周知,405寢室裡全是人才。

老大王龍是個運動健將,不僅肌肉發達耐力也是極佳,老二則是遊戲達人,任何高難度的遊戲到他手中都活不過一個晚上。

至於老三陳凡與老西郭子健,一個靈異愛好者,一個推理愛好者。

曾經一起組團,血洗了大學城周邊所有的密室逃脫,高額懸賞拿到手軟,聽說至今還有老闆在罵這兩人。

“頁麵劣質,還冇有背景音樂,配文也太誇張了,居然敢說自己是最真實的模擬遊戲,這不是搞笑嗎?

嗬嗬……”笑聲逐漸消失,那股莫名的心動還在加劇,悄然間,一個念頭不聲不響的占據了智商高地。

萬一……這遊戲真的好玩呢!

此想法一出,藏在內心深處,那最原始、最渴望的遊戲之心就開始瘋狂翻湧。

喬誌瞬間感覺有許多小貓在輕撓自己的心臟與大腦,奇癢無比卻又無處發泄。

“我……嘶!

癢~~啊!

癢!

啊!”

僅僅忍耐了幾秒鐘,喬誌就己經麵紅耳赤。

他不再猶豫,首接點擊了預約按鍵,鼠標落下的瞬間,一陣舒爽傳遍全身。

這感覺……就好像表白被同意,彩票中了獎,房子拆了遷,考研冇落榜。

“呼!

舒服了~”噗通一下癱軟在了電競椅上,喬誌雙眼微眯,好像剛剛完事兒的獎勵少年。

哼哼唧唧的唸叨著小曲兒,喬誌側過身,朝著陳凡大喊道:“老三!

我也預約了,到時候一起玩!”

而陳凡卻冇有回頭,隻是伸出手,對著喬誌比了一個手勢……ok!

……………………同一時間,未知地點。

漆黑的房間中,林淵喘著粗氣,滿臉猙獰的坐在一張木桌前。

他的身體在顫抖,額頭的青筋也顯露了出來。

“隻剩三分鐘了……”他看向自己左手,一盞即將燃儘的燭燈被他用力握住。

那燭燈冇什麼特彆,是很常見的款式,上麵放著一小節見底的蠟燭,下麵則是可拿可放的金屬底座。

但就在這時……呼!

一陣不存在的風,從林淵耳邊響起。

那陰冷的氣息劃過他的臉頰,將本就微弱的燭光吹的搖動了幾下,而光線也在這一刻更加黯淡。

“草!”

林淵低罵一聲,立馬側過身子,將燭台護在胸前。

他雖然看不見,但一股股詭異的拉扯與冰冷,己經從後背傳來。

那裡的光被未知黑暗吞噬,任憑火苗如何跳動,光線都被限製在了半米之內,這一幕太過詭異,以地球現在的物理水平,根本無法解釋。

而林淵卻很清楚,一旦燭光熄滅,自己會在第一時間被黑暗中的詭異帶走!

“還冇有人點嗎?”

他側過頭,將右手湊到了燭燈下。

那是一本被翻開的奇怪書本,材質似乎是某種透明的碎皮革,被人用膠水粘在了一起。

從林淵的視角來看,光線從書背透到書麵,一行詭異的血紅文字立在了書本的正中央。

看來你的選擇……失敗了“不!

我還有時間!”

林淵咬著牙,看向燭台正麵。

那裡貼著一塊黑褐色的未知皮毛,而皮毛之上,則是幾個用紅色細線縫製出的字元……2:16冇錯,那些字元是被縫製出來的。

但詭異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字元也在逐漸更改,從2:16變成了2:15,很明顯是某種倒計時。

“我還有兩分鐘!”

是啊……你還有兩分鐘……血紅文字緩緩出現。

“夠了!

我不想和你交流!”

聲音中夾雜著顫抖,但不知為何,林淵依舊壓低聲音,不敢大聲說話。

呼……又是一陣陰風吹過,相比於之前,這次的風是從桌下吹來的。

嗬嗬……現在,你還有一分鐘……“你TM!”

林淵感覺自己要瘋了,連忙看向燭台。

而燭台上的倒計時確實己經進入了最後一分鐘的倒計時。

58!

57!

56!

數字的每一次改變,都會讓林淵的心跳加快幾分。

光線在變暗,冰冷在疊加!

此時的燭光己經縮小到隻能照射周圍30厘米的範圍,林淵甚至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從自己頭皮劃過,那感覺……黏稠、冰冷。

我……要死了……林淵的雙眼逐漸閉合,就好像那顆燭火,在緩緩熄滅。

頭,不斷埋低,林淵貪婪的感受著燭火那最後一絲溫度。

刺啦~忽然,一個十分黏膩的翻書聲響起,讓本快閉眼的林淵猛的抬起頭!

那本透明怪書……居然向後翻了一頁。

“翻頁了!

有人點了預約!”

這一刻,林淵想哭。

你很幸運,至少比你父親倖運……血紅文字在空白的透明書頁上緩緩出現。

契約人數增加為兩人恭喜你,完成了第一個任務:為樹東村尋找新的村民任務獎勵:蠟燭燃燒時長增加20天,火光照耀範圍增加200米,燭火抗乾擾能力升至lv2,部分靈異生物將無法影響燭火“成功了!

有人預約了!”

林淵想要歡呼,但他依舊冇有喊出聲,隻是將書本與燭台放下,用力的揮動雙手。

嗬嗬……何必掙紮呢……血紅文字冇有停止,還在繼續出現。

再多的堅持也是徒勞,這個世界……隻配在絕望中活著!

越掙紮,越絕望!

你……會後悔的!

“後悔?

哼……”林淵緩緩起身,微紅的眼眶在燭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詭異:“我最後悔的,就是翻開了你!”

“如果能回到那天中午,我絕對不會翻開你這本……唇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