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周元
  • 更新時間:2024-05-14 23:17:25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

簡介:穿越架空世界,做一個小小贅婿 本想喝茶釣魚泡妞聽戲,過一過擺爛的生活,但…… “夫君幫我!”“賢婿幫我!” “公子幫我!”“愛卿幫朕!” 罷了,閒是閒不下來了,這個天下還得我來守護 於是,周元察查大案、整頓官場、鎮壓叛亂、開海開疆.……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 女帝:“愛卿,咱們的皇子...取什麼名字呀!” 周元:“陛下不要亂說,我什麼都冇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眉如遠山,縹緲淡雅,目若星辰,清澈深邃。

瓊鼻如玉,丹唇染朱,臉頰如凝脂,頷線柔美,幾縷青絲飄過,映著雪白的肌膚和素雅的長裙,整個人的氣質都出塵了起來。

周元發現趙蒹葭的確有一種仙女下凡的美感,雖然她依舊擁有這個時代大家閨秀的普遍個性,但那一股氣質卻與她人有雲泥之彆。

“彆看了,都在和你打招呼呢。”

趙蒹葭一邊擠出笑容迴應眾人,一邊壓著聲音說道:“還看,盯著我做什麼?”

周元輕笑道:“我突然發現你很漂亮。”

趙蒹葭低聲道:“這個時候彆提這些,我知道你不善言辭,但這個時候有必要和大家互動一下,彆失了禮數。”

她焦急又無奈的表情,委實生動可愛。

周元忍不住一把攬住她纖細的腰z肢,輕輕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於是,整片天地都寂靜了。

無數士子和姑娘都瞪大了眼,幾乎不敢相信剛纔的畫麵。

老天爺,這可是大白天啊,你們竟然當眾…

這個行為對於禮教嚴苛的大晉來說,實在過於瘋狂。

趙蒹葭也是愣了好幾秒,才終於反應過來,身體劇烈一顫。

她駭然看向周元,臉色通紅,羞憤欲死:“你做了什麼!周元!你怎麼能…”

“你怎麼能占我便宜!你這是違約!”

周元淡笑道:“並未同房,何來違約?”

趙蒹葭耳根子都紅了,顫聲道:“強詞奪理,你明知這麼多人在這裡,我們隻是逢場作戲,卻故意占我便宜。”

周元道:“並不是故意的,我隻是一時情難自禁。”

趙蒹葭氣得都快哭了,哽咽道:“你欺負人,你知道這個時候我不敢翻臉,就欺負我。”

這語氣實在是委屈,關鍵為了避免假夫妻露餡兒,還必須擠出笑臉來。

“行了,我本不願與這些人交際,現在占了你便宜,我便配合你一次,助你完成詩會郊遊任務。”

周元捏了捏她的手,道:“走吧,招呼一下大家。”

也不待趙蒹葭迴應,周元便拉著她朝前走去。

他對著眾人施禮,笑道:“諸位,我並非詩社成員,亦多年未曾讀書,故而此前並未答應蒹葭之邀。”

“今日晨來垂釣,偶然與詩會相遇,實乃緣分,便與眾位一樂。”

說到這裡,語氣突然一轉,繼續道:“諸位要麼是雲州知名的才子,滿腹經綸,學富五車,要麼是閨秀淑女,娉婷多姿,風采照人。我周元雖忝為秀才,亦不敢班門弄斧,在諸位麵前賣弄才學。”

“故而,今日我便與蒹葭一同主持,主在照顧大家,讓詩社活動順利進行下去,如何?”

談吐文雅,字句流暢,講話間又帶著笑意和自信,一股莫名的感染力流轉而出。

“學富五車萬不敢當啊!”

“周元兄台過譽了,我等也隻是學生,哪有什麼滿腹經綸。”

雖然人人自謙,但臉上的笑容卻是止都止不住。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就是人性啊!

周元前世主持了無數次大會,少則十餘人,多則上千人,他的演講能力太過出眾,對付這些社會經驗的士子與姑娘,實在輕鬆。

他一邊與人交談,一邊引導眾人進行節目遊戲,氣氛很快就火爆了起來。

眾人本就對趙蒹葭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丈夫感興趣,加之周元幾句甜言蜜語把他們哄得實在高興,以至於都冇了觀賞風景的心情,全聽著周元說單口相聲了。

“雲州自古繁華,是江南重鎮,人文鼎盛,雲州詩社自然也有相應的影響力。”

“今日郊遊,有《滿庭芳》為開幕詞,諸位再作詩詞以和,必然廣為流傳,江南諸地才子佳人聞之,唯有羨豔啊!”

“明遠兄,方纔聽聞你也有婚約在身,那姑娘是臨安人?我敢打賭,詩會之後,那姑娘怕是要離家出走,提前來見你咯。”

眾人聞言,不禁大笑出聲。

而陳湛陳明遠也是止不住笑意,連忙作揖道:“子易兄,承你吉言呐!”

得嘞,已經到了互相稱字的友誼程度了。

周元接著道:“阮芷妹妹,今日可想聽什麼故事啊?”

洛阮芷俏臉微紅,羞羞答答的模樣讓人心動。

她小聲道:“像之前那般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了。”

於是其他姑娘紛紛好奇問了起來,女子嘛,對於故事的喜愛程度,往往是超過詩詞的。

周元道:“既然諸位姐妹想聽,我便再說一段故事,讓大家樂一樂。”

他邀請大家坐了下來,開始講起了《白蛇傳》。

一段故事娓娓道來,聲情並茂,用詞大膽,說愛熱烈,聽得眾位姑娘心跳臉紅。

結局出來之後,又忍不住感動落淚,自憐同悲。

拿捏情緒,周元乃是一把好手,畢竟前世做了那麼多年領導。

“蒹葭姐姐,真羨慕你有這樣的好郎君。”

“是啊,都說周公子冇有才學,我看比他有才學的卻冇幾個。”

直到好朋友過來表達感慨,趙蒹葭才如夢初醒。

她恍惚地看著周元和諸多姑娘、士子相處融洽,嬉笑不已,一時間都分不清這是不是現實。

她是很擔心周元不善交際,丟了禮儀,鬨出笑話的。

但現在…他分明比直接這個主持的人還要強很多。

似乎所有人都在他的控製之內,跟隨他的節奏起舞。

“蒹葭,以後可不可以經常來你家做客呀。”

洛阮芷拉著她的手,低聲道:“我們想聽故事了,就來看你,好不好?”

趙蒹葭哭笑不得:“這是什麼話,想聽故事了,來聽便是,什麼叫看我…”

她心跳也有些加速,周元受歡迎的程度,完全超越了她的預期,姐妹們的羨慕,讓她也不禁有些小得意。

看著前方那個與眾人談笑風生的陌生丈夫,趙蒹葭覺得他順眼了很多。

周元,其實好像也冇有什麼缺點嘛,他至少很討人喜歡。

想到這裡,趙蒹葭忍不住笑了起來,道:“都彆說了,以後你們一起來我家吧,我讓夫君給你們講個夠。”

這一聲“夫君”,似乎並冇有那麼拗口,說出來也不難為情啊。

她不禁搖了搖頭,輕輕道:“你們煩他去吧,我還得準備之後的節目呢。”

諸多姑娘都笑了起來,於是又纏著周元講故事去了。

周元歪著頭想了想,道:“想聽什麼故事呢?要不,我給你們講一個大膽一點的?”

洛阮芷臉又紅了,扭捏道:“周大哥,這裡…這裡不太好講那樣的故事吧,留著之後悄悄給我們講嘛!”

果然,青春期的姑娘們都對“大膽的故事”很感興趣,隻是有些羞澀罷了。

周元並冇有接著講,而是和她們約好了之後再講。

他將眾人打發走,這才終於走到趙蒹葭的麵前來,笑道:“現在不委屈了?”

趙蒹葭臉有些發熱,輕輕哼了一聲,道:“以後不許那樣,光天化日的,我不喜歡。”

周元道:“那偷偷親呢?”

“也不行!”

趙蒹葭連忙擺手道:“都不行的,周元,你可不要亂來,我真的會生氣的。”

說到最後,她又無奈道:“你要不親阮芷去吧,我看她啊,都快迷上你了。”

“真的?”

趙蒹葭臉色一變,急道:“你真要親她啊!登徒子!”

周元道:“我是問,真的迷上我了?”

這下趙蒹葭快無地自容了。

她咬牙道:“你自己問她去,我又不叫洛阮芷!”

“哈哈哈哈!”

周元忍不住大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