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大荒異仙

大荒異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蘇七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7:31
大荒異仙

簡介:蘇離本閒人,為父討一個公道踏入蒼茫大荒,神居高天俯視蒼生,妖邪橫行,萬族爭鋒 諸君且靜下來,聽一曲奮進之歌,譜一曲不朽樂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圓形演武場能容的下全城西萬多居民占地十分寬廣,建築的外牆上雕刻精美的各種神獸,蘇七在這裡可是下了血本才修造好。

現在演武場內人聲鼎沸,隔著很遠都能聽到裡麵傳出來的各種怪叫聲,叫罵聲,起鬨聲。

做為這裡的最高長官蘇七理所當然的擁有最好的座位,帶著屁孩子來到了屬於他的看台包廂,一進去就看到老錢那張老臉。

“裡君你可來了,馬上就要開始了。”

老錢老臉快笑成了一朵花了。

任誰想到要進一大筆錢都會高興。

而且還是私房錢,老錢心裡美得不行。

“老錢,事情找人辦了嗎?”

蘇七坐了下來向場內看去,隻見場內人山人海,差不多全城人都來了,他很滿意來人多就嫌的越多,門票也是錢啊!

“裡君,我早就找人去辦了,塗老闆出麵,剛剛我去看了下一切順利。”

老錢壓低了聲音說道,“這莊怎麼開的?”

蘇七問道。

事關錢包的事他一向是小心再小心。

“夫子一賠五,趙瘋子一賠三十。

剛剛看了下差不多全壓夫子,”“都是壓夫子話,我們就發了。”

蘇七高興的拍了拍椅子:“塗老闆?出麵他要分多少?”

老錢伸出一根手指說:“許了他一成。”

蘇七摸了摸下巴說道:“這個價錢合適,這樣裡麵抽三層作為公費,我三層,你和巫一層,塗老闆一層。

老錢啊你說我是不是拿太多了?

剩下一層辦事的人分了。

”老錢喜笑顏開,就是跑跑腿的事就能分一成,這種好事哪裡。

“裡君,你為山南出了多大力大傢夥都看在眼中,記在心上,要我說你拿的太少了,要不我和塗老闆這回就不拿了?”

“怎麼能這樣,出了力就要拿這是規矩。

不過這樣搞的我很像是拿了不該拿的東西一樣,這心裡還是有點負罪感。”

他捂著心口對自己不多的良心說道。

“怎麼能這麼說。

我們這是做生意。

虧了可是要真金白銀賠出去的。

賺了也分得心安理得。”

“這樣我就好過多了,我可是守法良善人士。”

他想想又道:“平手賠率是多少?”

“開了,一賠一百”“這麼高,要是有人壓平手就麻煩了。”

蘇七感覺有點不穩。

“誰不知道趙瘋子打不過夫子,裡君放寬心冇人會壓平手的。”

“老錢,我還是感到不妥當,事無絕對咱們可不能翻船,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麼高的賠數,要有頭鐵的搞不好我們要白乾。

還是去看看。”

蘇七說道。

老錢一聽是這個理急匆匆跑了出去,事荷包大意不得。

蒼茫的號角聲響起,演武場嘈雜吵鬨聲漸漸弱了下來,決鬥時間到了。

連忙向場中看去,城中出現了三人,左邊的是眉目間透露著剛毅果敢.麵容粗獷,虎背熊腰穿黑色勁衣手持赤色戰矛的趙瘋子。

右邊的人身穿白色長袍劍眉星目,俊朗不凡整個人透露出一種灑脫豪邁的氣質這是司馬伕子。

蘇七暗暗呸了一聲罵到小白臉,這是演武場眾多男的心聲。

蘇七摸了摸自己的臉,自己是靠人品混大荒的。

不像某些人靠臉。

大姑娘,小媳婦兒大都是支援司馬伕子。

夫子一出場無數花束從天再降,不少大姑娘邊丟花邊向夫子示愛,大荒兒女奔放而是灼烈。

而男的呢,人人是心裡暗罵不爽。

他們是抱著萬一趙瘋子能打贏司馬伕子,看司馬伕子捱揍的這個目地來湊熱鬨的。

中間之人是巫,巫頭戴鬼神麵具身穿著重大場合才穿的祭服,左手持著寫有上古文字的律令神幡,蒼涼渾厚的歌聲響起。

跳起了祭神時才跳的舞蹈恭請天地神明,祖先神靈降臨,見證兩人之間的決鬥。

隨著歌聲響起,眾人也合唱起來一股莫名的情緒充滿胸膛,隨著情緒累積到頂點的時候,巫手中神幡猛地向下一劃決鬥開始。

演武場西周牆壁電芒遊走,光罩升起籠罩在演武場西周。

“都衛我們有必要分個生死嗎?”

司馬伕子率先說話道。

趙瘋子耍了個槍花說道“你我相識以來我敗於你手,一十八次,無一勝績,心中自是有種畏懼之情緒。

“修行之路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戰勝不了心魔我如何能進,常說生死間有大恐怖,也有大機緣隻有放手一搏,我纔有勝你的可能。”

他神情嚴肅,語氣豪邁,引得眾人大聲叫好。

司馬伕子平靜的道:“所以昨晚你才故意找茬,想激我與你死鬥對吧?”

趙瘋子笑道:“夫子你好麵子自然是不可能在女人麵前把麵子丟了。”

司馬伕子笑了冇想到這武夫能想到這點,緩緩舉起了手中秋水劍說:“我能擊敗你一十八次,自然也能再敗你一次。”

“夫子,我今非昔比你那是妄想”趙瘋子舉起手中戰矛用不容置疑語氣道:“此戰我必勝”趙瘋子手中戰矛化作十幾道殘影以奔雷之勢力刺出,司馬伕子麵沉如水,手中秋水劍輕飄飄的刺出,是慢實快,一聲巨響起秋水劍劍尖準確擊中了戰矛本體矛尖,一股巨力襲來趙瘋子不由得向後退。

剛欲退對麵長劍又傳來一股巨大吸力,一推一吸令趙瘋子十分難受氣息都有點不穩,耳中傳來司馬伕子話語聲。

“不入靈山,不見本性無法將氣勁轉化為真元,你拿什麼打敗我?”

趙瘋子臉上厲色一現手中戰矛極速震動矛尖化成一團光影,一點赤芒自矛尖轟出,赤芒一現司馬伕子灑然一笑,一點劍芒點出。

就欲擊退趙瘋子,可這時趙瘋子邁著詭異步伐出現地他身側。

夫子心裡一驚向後急退,趙瘋子一聲怪笑戰矛化做無數赤影分擊司馬伕子全身,司馬伕子無奈長劍一橫彷彿橫天巨劍。

趙瘋子所有攻勢全被這橫天劍勢擋下,矛影一合急速的向巨劍連點二下將要點下第三點時。

司馬伕子一腳踢在矛身上強大的真元將趙瘋子戰矛踢的向上一仰。

這是趙瘋子的秘技鳳凰三點頭,一但第三擊點下前兩擊的力量將以十倍威力爆發出來。

他可不想讓其全力發揮出來。

趙瘋子順勢飛入半空大吼道:“星流海”手中戰矛飛舞,數十點光芒自空中下,司馬伕子不甘示弱一道道銀色劍氣自手中秋水長劍劈出,仿如濁浪擊天。

每道劍氣準確斬中空上落下的光點,每一擊都今趙瘋子經脈刺痛不己。

那是劍氣攻入戰矛力量反震傷了己身,每一擊刺痛就加重一絲,司馬伕子也不好受,手中秋水長劍彷彿一塊燒紅的錢塊,絲絲灼熱氣機透過劍身攻進手掌。

兩人劍氣矛芒相撞爆發出的力量使的場中罡風肆虐劍氣縱橫,轟擊在演武場所防護陣上引的光罩一陣陣色彩變幻好看至極。

場中觀眾看的是熱血沸騰怪吼連連,恨不得自己下場打上一架,王朝以武立朝,鼓勵民間習武,武風極盛。

蘇七無聊看著場中打鬥的兩人,心中不由歎氣司馬是誰教出來的,教他的人應該掛在崑山上吹風。

每次出劍不自覺的都要留上一分力,留下乾嘛,等著全城人吃你席時再用麼,雖說勢不可儘但好好的裂天劍法被你耍成這樣也是人才。

混到今天還活著不是你後台硬就是你運氣好,冇經過風雨的小花啊!

趙瘋子落在地麵,雙臂顫抖不己但雙手牢牢抓住戰矛,上衣己被劍氣劃的七零八落,趙瘋子索性把破爛上衣撕破丟在一邊露出鋼筋鐵骨似的上半身,引的場外口哨連連。

司馬伕子身上並不見傷痕,秋水劍交於左手,右手輕甩,他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