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大越宮妃計

大越宮妃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李清妍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5:37
大越宮妃計

簡介:光祿寺少卿之女李清妍入宮選秀,被皇上隨手一指留在了後宮 入宮前夜李老爹淚眼婆娑的囑咐著她活命最要緊,彆異想天開做美夢,家裡十幾口人的命全在她手上了 李清妍擦擦眼淚搖身一變成了宮裡名不見經傳的李采女,入宮一年還是邊緣性人物 李清妍舒服的享受著自己的小日子,以為就這麼安全的渡過餘生了,一封家書打破了寧靜 看著熟悉的四個大字:“閨女撈我” 李清妍扶額說好的不做白日夢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次日卯時李清妍就被無情叫醒,任由愛夏用溫熱的帕子在臉上擦拭。

喜春早就準備好了熱水等她沐浴更衣,花瓣配了牛乳泡進去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不認真的洗個頭,用她自製的護髮素塗抹在髮梢,喜春站在身後替她按摩著肩頸,輕聲的交代著請安時需要注意的事情,李清妍舒服的眯起眼睛,每交代一句就隨之點點頭。

沐浴過後頭髮用乾帕子烘乾,愛夏幫忙梳了個蝴蝶髻,兩側配上展翅欲飛的蝴蝶髮簪,頭頂是一支短流蘇的赤金簪花箅,兩縷留下來頭髮編成麻花辮垂在兩側。

李清妍轉了一圈很滿意青春靚麗,配上淺色調的衣裙,整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

采月在前帶路,她去的時候己經有人在景仁宮外候著,李清妍快速隱匿在一旁。

幾個一同入選的采女正在閒聊,她們這次共九人入選,家世最好的是張才人,她爹是禮部尚書正二品官員。

“李采女怎麼在這站著。”

白采女用帕子捂住嘴像是見了多好玩的事。

李清妍側過身,看了眼並不算熟悉的人:“妹妹在家就不善交際,人多緊張。”

白采女冇想到碰了個軟釘子:“好歹也是光祿寺少卿的嫡女,怎麼這樣怯懦。”

李清妍笑了笑冇回話,第一次請安就出風頭,腦殘啊。

過了半炷香皇後孃娘宮裡的莉心出來叫她們進去請安。

景仁宮擺了許多盆不同品種的牡丹,微風徐徐,花香似有若無的飄蕩在鼻尖。

“娘娘萬福金安。”

“賜坐。”

皇後一身明黃色雲錦繡牡丹長裙,外配同色外袍,頭髮盤成高髻簪了九鳳髮釵雍容華貴彰顯身份尊貴。

“謝皇後孃娘。”

“皇後孃娘宮裡的牡丹開的越發好了。”

令昭義看著麵前的白雪塔滿眼喜歡。

“你喜歡搬兩盆回去養。”

皇後把玩著手裡的玉如意麪上帶笑。

令昭義擺擺手,一臉羨慕:“誰不知道這景仁宮的牡丹都是皇上親手選來送給皇後孃娘做生辰禮的,臣妾可不敢奪愛。”

“你啊,慣會開玩笑。”

提起宮裡的牡丹花皇後也笑容也柔和了幾分。

“新入宮的幾位妹妹也出來讓眾姐妹認認人吧。”

柔嬪打量著幾人,一雙杏眼在幾人身上遊離。

“你們幾個過來。”

皇後孃娘開口。

由張才人、劉采女二人帶頭站成了兩排:“皇後孃娘萬福金安。”

“嗯,看看這朝氣的麵龐,本宮到底是老了。”

皇後孃娘感歎一聲。

淑妃輕聲開口:“皇後孃娘風華正茂,臣妾等望塵莫及。”

“要說貌美誰能比得過蘭貴妃。”

皇後看著坐在下首喝茶的蘭貴妃淡淡開口。

蘭貴妃放下茶碗扶了扶額角:“容貌都是天生的,本宮不過是被老天眷顧幾分罷了。”

“皇上親自為蘭貴妃姐姐每年作畫一幅掛在你的翊坤宮,這封恩寵在座姐妹誰也比不上的。”

柔嬪輕聲細語的望向蘭貴妃。

蘭貴妃輕笑一聲,斜眼看向離她不遠的柔嬪:“下次本宮讓皇上給柔妃妹妹畫一幅,就是不知道妹妹那柔若無骨的身子受的住嗎。”

眾人聽後輕笑出聲。

柔嬪低下頭,悶哼一聲,不過是多得寵幾分罷了。

“隻顧聽你們講話,新妹妹還拘著禮呢,快起來吧。”

皇後適當的打斷二人說話,彷彿真忘了屋裡還跪了九個人一樣。

“謝皇後孃娘。”

“劉采女昨日頭次侍寢,皇上傳召晉你為寶林了。”

皇後身邊的畫心將提前準備好的賞賜遞給劉寶林。

“謝皇上,皇後孃娘聖恩。”

劉寶林麵帶著羞澀接過賞賜。

皇後滿意的點點頭:“好好伺候皇上,為皇家開枝散葉。”

“是。”

“你們幾個也好好調養身體,伺候好皇上為皇上養育龍子鳳女纔是頭等大事。”

皇後孃娘掃了一眼幾人看不出情緒。

“是。”

李清妍坐在末位聽著眾人你來我往的軟刀暗槍,慶幸自己隻是被隨手湊數的誰都不在意她。

“本宮乏了。”

坐了一個多時辰皇後孃娘扶著莉心的手回了內殿。

“恭送皇後孃娘。”

由蘭貴妃帶頭眾人依次離開。

采月輕扶著李清妍離開了景仁宮,主仆三人漫步在禦花園的鵝卵石路上,周圍的玫瑰開的正豔。

李清妍無心欣賞美景,禦花園一首是宮鬥危險係數最高的地方之一。

不緩不慢的走了兩刻鐘纔到她的朗月閣,一進院子子喜春就迎了上來。

“主子可是累了。”

“無妨,扶我進去躺會兒吧。”

李清妍回了自己的臥室才覺得是真正放鬆警惕,這宮裡的女人太可怕了。

喜春幫她按著小腿:“主子。”

“想問便問。”

李清妍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忍不住想笑。

“主子,蘭貴妃真的如傳言那般漂亮嗎?”

喜春在李府時就聽過越朝第一才女蘭貴妃的傳言,蘭貴妃才貌雙絕入宮五年就成了位居第二的貴妃,要不是太後在時攔著就成了史上第一個活著被冊封的皇貴妃了。

“肌膚賽雪,眉如彎月,眼似繁星,高貴典雅仙子下凡也不過如此。”

李清妍想起蘭貴妃的臉也忍不住驚歎,這放在娛樂圈就是內娛第一人僅次於冰冰姐一丟丟。

“哇。”

喜春的眼裡充滿幻想。

“下次請安帶你去看看。”

李清妍看她的樣子打趣。

主仆二人說說笑笑不一會兒李清妍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