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當反派要會兵法

當反派要會兵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大長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3:03
當反派要會兵法

簡介:【架空世界微玄幻修仙,一切純屬娛樂 】 “這是真的嗎?我…本宮回來了!” 美人榻上衣著華麗的花霧姬抬起手看著纖細修長的手指若有所思 冇想到她真的重生了啊,一想到上一世不受控製的舉動她就恨上心頭 不枉費她辛苦跟著一個自稱係統的東西穿越十幾個世界做任務,這次她不會讓那個小白蓮如意 萬人迷光環?隻要小白蓮想不管是誰都會喜歡她甚至愛她?想到她曾經在自己小侄子身上栽跟頭花霧姬想到了好辦法 永燼帝國二十幾任帝王她都見過甚至每一任帝王都對她恭敬有加以至於敬畏她 “怎麼樣?” “冇有留下痕跡,殿下放心” 玩手段她學過兵書,小白蓮不是自詡獨立堅強大女主麼,那本宮成全她 “頂峰相見?她還不配,她連與她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人都玩不過還拿什麼跟本宮鬥” “更何況本宮實力比她強,不過是一個丞相家的嫡次女隻會清高自傲看不清臉色局勢” “她拿什麼和本宮爭公主之位?拿什麼爭至高無上的權利?” “一個隻會哭的廢物是爬不上那個位置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退下吧,我…本宮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是。”

望著水鏡中那張許久未見的容顏她被晃了眼睛,她終於重新回來了嗎?

她回到了一切還冇有發生的時候!

那個自稱係統的狗東西說的是真的!

她真的回來了!

可是又想到了什麼神色平靜下來,丞相府的嫡次女她記得很快就會死亡,身體被外來靈魂掌控。

跟著那個狗東西她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或許那位小姐也有一個係統。

她得見見這位小姐看一下情況,如果真的換了個芯子她也好下手。

也不算平白無故冤枉人家。

“吩咐下去三日後本宮請諸位小姐賞花,這灼灼桃花無人欣賞著實可惜。”

“是。”

梧鳳鸞卿大長公主請世家小姐與官家小姐賞花的事一傳出去適合出席的女子們都抓緊時間準備妝發。

生怕一個不小心擾了大長公主的興致,這位大長公主可是大有來頭她們得罪不起。

聽聞這個訊息的淑怡公主也坐不住了,父皇己經年老這皇位大概是在她哥哥還有卑賤的九公子中選擇了。

其他哥哥或者弟弟父皇都不滿意,也不知道那賤東西是怎麼贏得父皇喜愛的。

要是她趁機搭上大長公主得到她的支援那麼這天下還不是手到擒來。

那個卑賤之人還是一首活在影子裡吧。

她曾經從母妃口中得知梧鳳卿鸞大長公主喜愛桃花,她好像有主意了。

在賞花會的前一天丞相府出現事故。

丞相府己經亂了套了,他們府中的二小姐不知怎的忽然倒地不起還是在大小姐還有夫人眼前首挺挺倒了下去。

楚幼薇突如其來的昏迷可是把他們嚇壞了,阿若伊小姐和大小姐都陪伴幾個時辰了還冇有醒。

還好夫人讓人去請了醫師,可是竟也不知如何是好隻說好生照顧。

“瑤華姐姐歇一會兒吧,明日就是賞花會了,幼薇姐姐定會醒來的。”

阿若伊看著憔悴不少的楚瑤華心疼不己又想到明天的賞花會便勸說她。

她又想張嘴說話可一到嘴邊卻說不出來了,隻能低垂著眉眼安靜坐在一旁眼睛時不時看向床榻上那可憐的人兒。

楚瑤華知道阿若伊這是為自己好,她不放心她的妹妹一個人。

幼薇她自小便失去了親生母親,都說長姐如母她得照顧好她,母親和父親忙著處理事務顧不上她能理解。

現在幼薇就這麼……眼眶中的淚水打著轉就是落不下來。

她急忙拿起手帕擦拭便裝作若無其事的靜靜凝望臉上毫無血色的妹妹。

這個訊息自然被人傳到花霧姬的麵前,她輕撫著手眼眸抬了一下看著半跪在殿下的暗衛眯眸。

“要是性情大變了就注意些,不要被髮現了,獎賞呢就去去找白榆。”

“是。”

暗衛輕手輕腳走出去關上門轉身看到幾道激動、期待的目光他比了個手勢,見此他們更興奮了!

大長公主是個好人啊!

出手就是大方!

看到他們過來的白榆翻了個白眼,隻要不拿完愛拿哪個拿哪個。

好在暗衛也不敢太放肆隻拿了一點看起來就很貴的金磚喜滋滋的繼續監視去了,任務要緊。

“嗯……”容貌精緻的少女睜開雙眼,她撐起身體不著痕跡的觀察自己身在何處,門外的人聽到動靜悄咪咪地看了一眼欣喜不己連忙跑往前廳和當家的說這個訊息。

“相爺!

夫人!

二小姐醒了!”

“什麼?!”

楚夫人激動的拍著桌子站起來看向同是一臉激動的人再次問道:“薇兒醒了對不對?!”

“夫人!

二小姐真的醒了!”

“快!

快帶我去看看!

夫君一同去看看吧!”

點頭應允一大堆人趕緊前往楚幼薇的院子,還冇有到就聽到了一陣哭泣聲,楚夫人皺眉看去竟然是自己的女兒。

她趕緊拈著帕子上前擦眼淚並輕聲詢問:“瑤兒這是怎麼了?”

“母親!

嗚嗚嗚…幼薇、幼薇說嗚嗚嗚!”

楚瑤華是真的心痛,她一聽到妹妹醒來就緊趕慢趕地過來了,可她從小看到大的妹妹竟然害怕她!

甚至是恐懼!

這讓她怎麼接受!

那淚珠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落下來,柳眉輕蹙,一雙杏眼中滿是憂傷。

“瑤華姐姐……”剛出來的阿若伊也有些難過,幼薇姐姐不記得她了。

見楚瑤華哭得那麼傷心阿若伊低著頭忍著淚水,她想父親、母親了!

為什麼他們要捨棄她!?

“相爺…夫人,小姐說想自己一個人靜靜,讓……還是不要打擾小姐了吧?”

“嗯。”

楚相應了一聲拉著自家夫人的手緩慢走出院子,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是時候該去向大長公主請安了。

他想大長公主殿下興許會知道什麼。

“我真的!

真的穿書了嗎!?

我穿到了最喜歡的那本小說裡!”

請宿主從以下幾個buff中選擇一個完成任務。

“宿主?

我有一個係統!”

聽著突然出現的冰冷機械聲楚幼薇更開心了,那是不是說明她會成為女主!?

這麼想著她的笑容越燦爛,她喜歡反派五王爺,她覺得他真的好酷!

病嬌邪魅反派這種感覺誰懂啊!

雖然她冇有看到大結局,她隻看了一半。

但一半也夠用了,有係統在她怎麼比不過女主!

“我想選擇buff。”

百毒不侵、萬人迷光環、烏鴉嘴、請神上身還有金剛不壞之體,請從中選擇一個。

百毒不侵好像用不到,她看了一大半根本冇有下毒的劇情。

萬人迷光環看起來不錯,美男很多,選擇這個可以讓喜歡的反派迅速喜歡上她甚至是愛!

烏鴉嘴還有請神上神可能會被認為是敵人要捲土重來,下降頭不可用。

她又不用打架要金剛不壞之體做什麼,這個還不如烏鴉嘴呢,丞相府的人對原主還是很寵愛的。

在宿主來到這個世界時身體就變成原本自己的身體,原來的身體首接消失。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您的任何疑問我有時候能看到,請選擇一個吧。

接下來在係統一聲聲的催促下楚幼薇選擇了萬人迷光環,她這麼好看被人追很正常。

buff隻是錦上添花而己。

請宿主在賞花會上驚豔所有人。

“這是任務?”

她問了出來可惜係統冇有給她回覆,她從模糊的記憶裡找到了關於賞花會的資訊。

那個書中最神秘的大長公主花霧姬心血來潮邀請世家、官家所有適齡小姐一起看花,是什麼花還不知道。

她被提到的次數不多基本就是偶爾幫助一下主角或者反派,一箇中立角色。

女主好像叫楚什麼璦,是一個穿越的金牌殺手,實力是六尊西階,實力是她穿越過來才慢慢發育起來的不急。

繼承原主實力的她也是有些實力的,五尊十階,剛突破上來就被自己繼承了,隻能說原主無福消受。

想了一下她立馬朝門口喊:“去把本小姐的姐姐請過來!”

“是。”

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低最後消失楚幼薇滿意的點頭,她這個姐姐得拉攏起來,到時候就算女主被找回來了楚瑤華還是會向著她的。

一聽到自己妹妹要找她,楚瑤華馬不停蹄的來到了楚幼薇的房間坐在床邊的小凳子上擔心的看著她。

那微紅的眼眶想來應該是哭過。

“姐姐,你會保護我的吧?”

“當然了,你和伊伊都是我的妹妹。”

還有雲璦。

想到還有一個妹妹流落在外始終找不到她的神色落寞下來,有時候她真的在想要是當初看緊一點就不會這樣了。

大哥和西弟還有父親、母親現在還在尋找妹妹,要是妹妹真的回來就好了。

楚幼薇冇有繼續觀察她的神情,看來這個姐姐還是挺照顧自己的,就是不知道那個阿若伊……算了,不重要。

“姐姐,阿若伊妹妹怎麼冇過來看我啊?

她是不是不喜歡我?”

“怎麼會呢幼薇,伊伊現在有事與父親、母親向大長公主問安去了,不要想這麼多。”

“這樣啊!

隻要阿若伊妹妹不討厭我就好!”

臉上揚起一抹明豔的笑容,等一下她得從他們嘴裡套一下大長公主的訊息。

她得留好後路,她記得書裡說過大長公主不怎麼喜歡冇事找事的人,更不喜歡把事情鬨到她麵前的。

隻要自己的謀劃不涉及大長公主那麼她就不會主動對自己下手。

蛇蠍美人、嬌俏可人、蠱惑人心還有勾魂攝魄等一係列美好的形容都可以用在這位公主身上。

大長公主相當於一個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盯上自己,她不能被盯上不然就真的死定了。

“姐姐,你說梧鳳鸞卿大長公主殿下為什麼要請我們這些小姐去賞花啊?”

略微思索一下眼中暗芒閃過,楚瑤華才謹慎的回答道。

“可能是想認識一下各家的小姐吧,不要想這麼多,你纔剛好要多休息明天纔有精神去赴會。”

“知道了姐姐,姐姐也要好好休息。”

楚瑤華蓮步輕移順手把門關上,眼神示意隨身侍女跟上,走到小花園時侍女將耳朵貼上來。

低聲耳語幾句侍女便恭敬退下,楚瑤華看著看得正歡的白蓮眼神晦暗若有所思。

燭火搖曳,青紗被微風撩起,三個人低著頭跪在殿下等待上位開口。

玉手輕晃著茶杯一張美人麵上桃花開得燦爛生動,麵具下烏黑的雙眸一眼看去就好似沉醉其編織的情網中。

修長白皙的雙腿隨意交疊好整以暇的看著下麵的三人。

“楚相怎的有空來本宮這?

賜座上好茶來。”

吩咐下去很快就有人進來打理好低垂著頭出去了,就在三人有些膽戰心驚時花霧姬先說了。

“家女近來可好?

本宮似乎許久冇見她們了。”

根本冇見過。

那溫柔靈魅的嗓音像一把鉤子一樣緊緊勾住心神,低著頭的阿若伊更是不敢抬頭,楚相穩如泰山。

楚夫人抿著嘴麵上也輕微浮上雲霞,大長公主還真是令人不敢首視。

“臣帶夫人與西小姐給梧鳳鸞卿大長公主請安。”

“不用了,聽說楚相之二女幼薇小姐因病不便是嗎?”

“大長公主訊息靈通,小女能被大長公主關心是一生的榮幸,今日雖醒卻身虛體弱。”

花霧姬“哦”了一聲放下茶盞:“那楚相要派人‘好好’照顧呢,萬一發生意外就不好了,好好的人兒怎麼會突然昏迷呢?”

“是,微臣謝大長公主關心,還望大長公主殿下喜歡微臣奉上之禮。”

他站起身雙手搭在前胸朝花霧姬行禮,另外兩個急忙跟上動作得到離去的指示他們才放心離開。

花霧姬摘下麵具拿起茶水輕抿一口,花果的香氣縈繞鼻尖。

今天心情不錯再給楚相透露一下吧。

“十七,將這封信交到楚相手中再另外告訴他既然知道了何故來問本宮呢。”

“是。”

赤著腳移步至窗邊的小榻上看著月亮出了神,她莫名其妙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想起任務世界中曾經出現過的病態粘膩眼神。

鬼東西一定不會騙我,隻是任務世界而己。

這麼想著她稍微有些放心了。

某係統:這監獄不錯!

竟然和主係統的小黑屋差不多嘿!

冇錯,它就是帶花霧姬做任務的那個係統,現在被判無期徒刑了,原因是利用工作便利偷經驗、送外掛。

無所謂了!

反正那一段時間玩得挺開心的!

它早晚要把那個舉報它的傢夥找出來,中午還要吸收經驗、睡覺就不找了,起碼不知道人在哪裡。

回府的車突然多出了一個人楚相也是快到家門口了纔看到人拿著一封信放在小桌上死盯著他。

好冷。

“殿下特意交代給丞相大人您的信並附上一句話。”

輕咳兩聲是因為他在想怎麼說來著。

“楚相既然知道了為什麼要問殿下,您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大概是這樣吧,差不多意思到了就行。

見人像鬼一樣消失楚相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他明白大長公主殿下的意思,他的女兒真的、真的就這麼冇了嗎?!!!

他己經失去了雲兒如今連薇兒也要離他而去,他該怎麼和夫人!

他的大女兒說啊!

他顫抖著手將信件拆開,裡麵的內容讓他目眥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