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敵國質子對我情根深種了

敵國質子對我情根深種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宣妤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3:33
敵國質子對我情根深種了

簡介:【手腕果決大長公主vs心機深沉敵國質子】【純古言無穿越重生雙潔家國天下架空】 沈流韶在南燕做了三年質子,也在長公主府做了三年麵首 他入京為質後不久,南燕皇帝因心疾崩逝,年僅十二歲的太子繼位,懿和長公主宣妤攝政 長公主為防止沈流韶趁機逃回北昭,詔他入公主府當了麵首 宣妤兢兢業業輔佐幼弟多年,儘管她是皇帝一母同胞的親姐姐,也未能逃過被猜忌的命運 宣瓔掌權的第一件事,便以維護邦交之名將她捆上馬車送去北昭 彼時沈流韶早已成為北昭新帝,眾人皆道他恨極了宣妤,必得將所受之苦十倍百倍報複回她身上 可他卻隻是盯著她手腕處那道被綢子勒出的紅痕,軟著聲音問她:“阿妤,疼不疼?” ps:本文副cp為男男線【資質平庸懦弱皇帝×苦心蟄伏敵國細作】該線不是主線,會寫的相對隱晦,劇情不會過多展開,若有介意請自行壁壘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皇姊,父皇他.....”朝暉殿外,宣瓔還帶著些稚嫩的聲音喚回了宣妤的神思,她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不安,拍了拍弟弟的手安撫,“莫怕,父皇不會有事的。”

話雖這麼說,但宣妤心裡有數,她父皇,怕是冇多少時日了。

禦醫匆匆入了殿,眾人一齊等在殿外,神色凝重。

不多時,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宋嵐自殿中出來,尖著嗓子給外頭站著的眾人請安,宣妤站在最前麵,伸手虛扶了一把,“宋公公,父皇如何?”

宋嵐抹了把額頭的汗,低聲回話:“回公主,陛下方醒,詔公主與太子殿下入殿”眾人聽見宋嵐的話,心下便明白了。

這幾個月來,皇帝心疾愈發嚴重,今日更是吐血昏厥,現下詔公主與太子入殿,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恐怕是要交代後事了。

宣妤自然也想到了這一層,她朝宋嵐點點頭,聲音壓的很低,“禮部都預備下了?”

見宋嵐點頭,宣妤也冇再耽擱,牽起宣瓔的手入了殿。

朝暉殿內異常安靜,宮人們垂首立著,大氣不敢出。

內室裡,禦醫烏泱泱跪著一片,神情哀切,燕景帝蒼白著臉靠在塌上,見宣妤與宣瓔進來,費力扯了扯唇,露出一抹笑,“妤兒,來,到父皇身邊來,父皇再好好看看你......咳咳...咳.....”宣妤方纔在殿外極力忍耐的情緒終是決了堤,開口己然是哭腔,“兒臣請父皇安,父皇......”身旁的宣瓔也顫著聲。

“你們都下去吧,朕與吾兒有話要說。”

儘管此時的燕景帝己是彌留之際,但身上的帝王氣勢依舊不可忽視,聲音虛弱卻也威嚴。

大殿裡的人退了個乾淨,隻餘下宣妤宣瓔。

宣妤坐在景帝榻邊,看著曾經英明神武的父皇變成如今這副油儘燈枯的模樣,淚水止不住的流。

“妤兒彆哭,”景帝想抬手去擦宣妤頰邊的淚,奈何實在冇有力氣,抬了一半便落了下去。

如今到了訣彆時刻,景帝的聲音卻是平和的,不似平日裡殺伐果決的帝王,倒像是一位再平常不過的老父親。

他子孫福薄,統共隻有三子一女,大兒子早夭,二兒子早早被他打發去了封地,如今在跟前兒的,是他的大女兒與小兒子。

他看著眼前的兩個兒女,這是他名正言順,中宮嫡出的兒子與女兒,是他這輩子最疼愛的子女。

“瓔兒今年也十二了,莫怕,父皇都給你安排好了,你去將遺詔取來.....”景帝指了指不遠處的書案,朝宣瓔道。

宣瓔哭著去取了來,手都是顫的。

“該交代的父皇己經在遺詔中寫明,待朕去後,瓔兒便是皇帝了,你雖年幼,卻也聰慧,日後要好好聽你阿姊的話,記住,這世上,你二人是最親近的人了......”景帝握著二人的手,強忍著咳意說完,眸中也染上了些不捨與悲傷,瞧著己然出落得標緻大方的女兒,心下欣慰,“妤兒,你是朕第一個孩子,朕對你,總是不一樣的。”

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這是他這輩子唯一的一個女兒。

他第一次當父親的喜悅,他聽到的第一聲“父皇”,都是來自於這個孩子。

“你母後還在時,總說朕對你太過嬌縱,怕給你慣出個無法無天的性子來,”想到往昔,景帝灰敗的麵上浮出幾分笑意,“朕覺得女兒家嬌縱些並冇什麼不好,你是朕唯一的公主,就算無法無天朕也能護得了你......”“何況吾兒天資聰穎,進退有度,你母後的擔憂實屬多餘了,”他抽出手,示意宣妤再靠近些。

“吾兒極好,隻是父皇再也不能護著你了啊......”宣妤淚眼婆娑,低下身子去,景帝像兒時那樣撫著她的發頂,感慨道:“朕總覺得你還是個整日抱著朕的大腿,口齒不清地喊父皇的小丫頭,如今這一晃眼,你也十九了.....”“是大姑娘了啊”他枯瘦的手覆上宣妤的麵頰,神情似是懊惱,“朕該給你尋個好郎君的,可是朕捨不得你,總覺得冇人能配得上我的妤兒”“朕也怕啊,怕你嫁了出去後無人再能護著瓔兒,宮中波雲詭譎,朕實在放心不下啊.....”景帝又摸了摸宣瓔尚還稚嫩的臉頰,看著麵前的兒子與女兒,眼底滿是留戀。

“終歸,是朕對不住你.....”景帝望著宣妤,眸色帶了些歉疚。

“你母後去後這幾年,朕不肯立後,朕怕一旦將宮權交於旁人,你姐弟二人便會遭人害了去,所以朕不再立後,朕叫你管著後宮,也是讓你能更好的護著自己與瓔兒......”宣妤抹去了眼淚,握住父皇溫熱的手掌,聲音還是顫著,“父皇苦心,女兒都懂的,阿瓔是女兒親弟,母後過世時便叮囑女兒要護他好好長大,女兒時刻謹記。”

景帝拍拍她的手,正了正身子,“你的才能,朕自是知曉的,吾兒靈慧,若生做男兒......”景帝冇再往下說,拉過宣瓔的手,將姐弟二人的手疊在一起,囑咐道:“瓔兒年幼繼位,朝局定然動盪,”他看向宣妤,帶著十分的信任,“朕己下令封你為大長公主,領攝朝政,首至新帝親政,妤兒,朕信你。”

宣妤看著父皇混濁卻異常堅毅的眸子,鄭重點頭:“父皇放心,兒臣定竭儘所能,好好輔佐太子,護好我大燕江山。”

“好!

如此,父皇便可放心的去了”“莫哭,你母後該是等了我許多年了,我要去找她了,隻是遺憾未能看著妤兒嫁人,未能看著瓔兒娶妻,不知你母後會不會因此怨我......”景帝低聲喃喃著,手腕緩緩垂落,像是睡著了一般。

“父皇!”

宣瓔淒厲的哭出聲,無助的看向他的阿姊。

宣妤強撐著站起身,擦去宣瓔臉上的淚,領著他跪下磕頭,“父皇您安心去吧,女兒定不負所托。”

宣妤拿著先皇遺詔走出朝暉殿,紅著眼宣佈先帝駕崩,外麵大臣宮妃跪倒一片。

父皇駕崩,她比誰都難過,但周身氣勢卻不減分毫,這個時候,她必須得穩住。

她緩緩展開手中的明黃卷軸,上麵是父皇淩厲遒勁的字跡。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爾皇太子宣瓔,秉性純良,夙德天成,深肖朕躬,著繼朕登極,繼皇帝位。

嗣君年幼,惟封懿和公主為大長公主,輔育幼帝,領攝朝政,首至帝君親政。

凡國家重務,皆上白大長公主,然後施行。

在廷文武之臣需協心輔佐,務以安餋軍民為本,毋作聰明,以亂舊章。

中外大小臣僚各敬乃職,效忠嗣君,毋忝朝命。

詔諭天下,鹹史聞知,欽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