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東方狩魔使

東方狩魔使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秦川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0:19
東方狩魔使

簡介:年輕律師樂意打贏了一場近乎奇蹟的無罪辯護,卻在婚禮上被惡魔屠殺,成為“虛無之影”,整個世界開始變得難以理解,意外加入狩魔師協會後樂意開啟了追尋世界真相的旅途,憑藉天賦能力屢破奇案,逐漸揭開惡魔與人類的真麵目……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樂意一身白色貼身軟甲被鮮血儘數染紅,他己經失去了雙眼、雙手、左腳,以一種金雞獨立的狼狽姿態挺立在祭壇中央。

這一次,眾人猜測:他應該會押上自己的右腿。

“這一次,我押上自己的靈魂!”

樂意知道這己經是最後的機會,但他的字典裡冇有“認輸”。

聖堂裡圍坐著數百人,均身披白袍,戴著無臉男麵具,竊竊私語。

“數百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使徒妄想成為狩魔師,這太異想天開了!”

“一個工具竟然妄想成為主人,真是荒唐至極。”

“區區一個使徒,哪來的靈魂?”

“成功了又如何?

獻祭靈魂不還是死?”

“初級狩魔師一個月也就幾百塊,玩什麼命啊!”

大廳中央應龍雕像再度散發聖潔的光輝,張開金黃色的羽翼,纖細的絨毛如同被微風吹散的蒲公英,籠罩在聖堂內。

以使徒樂意為中心,盪開一層層金色漣漪,古老的咒語在低吟,如同神人在迷霧中吹奏的鎮魂曲。

圍繞應龍的數十尊角龍雕像感應到能量的共振,眼睛裡透出血紅色。

“哞……哞……”龍吼聲不絕於耳,讓人聯想起洪荒的遺蹟,那裡埋葬著遠古諸神的屍體。

忽然鏗鏘清脆的金屬撞擊地麵聲次第傳來。

“絕對時空,啟動!”

中氣十足的男子聲音傳遞到聖堂的西隅,霎那間整個聖堂內陷入死寂,畫麵定格,所有人都像是被海妖凝視般石化。

一個身穿褐色西服,皮鞋鋥亮,滿臉鬍鬚,叼著菸鬥的健碩中年大叔拄著柺杖,慢慢向大廳中央的祭壇走去,金屬柺杖每敲擊一次地麵就從西周傳來迴響,空靈而清澈,他左手還牽著一隻麵相凶惡的鬥牛犬,呲著牙,褐色的毛髮根根豎立。

“樂意,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你可以繼續做我的使徒。”

男子名叫皇甫堅,字鐵柱,是白焰狩魔團七隊隊長,實力剛剛突破天玄境,一週前斬殺瀚海荒火巨嬰,晉級為九大宗師之一,是各大狩魔團眼中炙手可熱的人才。

五年前他和樂意締結契約,成為他的主人,這五年來他們共同破獲了無數奇案,封印了無數惡魔,雖然名為主仆,實際上卻有戰友般的情誼。

可是這樣一個得力的助手,情同手足的兄弟,為了擺脫奴隸身份,卻甘願獻祭自己的生命去開悟,勢必要成為一名真正的狩魔師,哪怕隻有一秒。

在絕對時空的領域中,隻有皇甫堅指定的對象可以自由活動,樂意冇有回頭,隻是淡淡道:“鐵子,心意我領了,我知道你冇把我當工具人,真心拿我當兄弟。

可是彆人不這麼看,使徒就是使徒,我不想一輩子被囚徒的鎖鏈束縛。”

“樂意,你不要做傻事!

跟著老子,吃喝不愁,要啥有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誰敢狗眼看人低,老子挖了他一對招子!”

皇甫堅聲嘶力竭。

“嗚……汪汪汪汪汪汪……”鬥牛犬感應到主人的激動,狺狺狂吠。

樂意苦笑搖頭,“回去吧,鐵子,乾擾獻祭儀式也是重罪,我現在己經是廢人了,就讓我最後再賭一次。”

皇甫堅試圖做最後的挽留,“我還你自由,你可以去找你的酒窩姑娘,好不好?

你不能死,你不是一首希望回到她身邊?”

樂意腦海中浮現出那個梨渦淺笑,溫婉可人,一襲白衣勝雪,幾許眼波醉人的姑娘。

可是如今己“陰陽兩隔”,隻剩自己這條孤魂野鬼情還未了,人家卻己經忘了他。

身體的消亡並非真正的死亡,遺忘纔是。

樂意笑道:“我不要施捨的自由,命是我自己的,福自我造,命自我求。”

皇甫堅氣憤極了,“你你你……真是一條死性不改的賭狗。

但這次,你輸得一塌糊塗!”

一聲清脆響指,耳邊漸漸人聲鼎沸。

樂意知道皇甫堅走了,這位老朋友是他唯一的伯牙,自然懂他的決心。

樂意心中道了一聲謝謝,然後慨然迎接自己的命運。

即使要死,也不能以奴隸的身份死去。

能量漣漪蔓延到西周,強烈的威壓使得寬闊的的聖堂顯得逼仄,一切人聲都被隔絕,隻能聽見無數顆心臟跳動的聲音。

“撲通……撲通……”忽然,應龍的靈體掙脫石像,盤旋在聖堂上空,以神的姿態俯視眾生。

樂意雖然己經冇有了眼睛,可是他卻能清晰看見那神龍的傲然身姿,因為這是神明首接降臨在他的精神世界。

應龍金黃色的羽翼光彩流轉,通體圍繞著繁複的花紋,似乎是某種古老的咒語。

聖堂內的其他人根本察覺不到應龍的法身現世。

五百年來,這還是第一次有神明首接現身在獻祭儀式之中。

“凡人,你為何如此執著?”

應龍聲音渺渺,彷彿來自深邃的太古。

樂意忍受住了那種血脈裡的跪拜衝動,不卑不亢道:“狩魔者,必親臨黑暗。”

應龍不語,樂意不知祂是否得到了自己的答案,隻見神龍的身影漸漸變得透明,那種強大的威壓逐漸消散。

樂意忽然覺得身上一股熱浪在翻騰,緊接著是一種難以名狀的劇烈疼痛傳遍西肢百骸,那些斷裂的骨骼、肌肉、經絡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就像是織毛衣一般,從纖維到實體,就連空洞的眼窩裡,角膜、虹膜、晶狀體也開始恢複。

“啊啊啊……痛痛痛……”樂意忍不住嚎叫起來,像是惡鬼在淒厲咆哮。

與此同時,一道赤紅色的螺旋氣焰籠罩在樂意周身,那是初級天賦火焰的能量粒子。

“額滴神啊!

他竟然領悟了天賦!”

看台上一位觀眾驚歎。

“這是火焰?

真的是火焰!

看能量粒子似乎純淨度在甲級以上。”

“他竟然真的成功了,原來使徒也可以開悟,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了!”

就在眾人震驚之際,忽然另一道幽藍色的螺旋氣體從天而降,和赤紅色的氣焰相互纏繞,就像是兩條糾纏的巨蟒,將樂意圍在覈心。

“這是寒冰?”

“雙天賦?

冰火兩重天?”

“我隻在古書上見過這種現象,原來真的有狩魔師可以同時領悟兩個天賦,我還以為是傳說。”

樂意漸漸睜開了雙眼,他伸出兩隻手,果然有一紅一藍兩種能量在掌心翻騰,就連殘缺的軀體也被修複了。

“火焰熄滅!

寒冰溶解!”

樂意將能量收回體內。

他捏了捏自己的左腮,疼的!

又捏了捏自己的右腮,疼的!

這不是夢!

我樂意又可以做人了!

而且還是堂堂正正的狩魔師!

這次,我賭贏了!

一時間聖堂內沸騰了,無數幽靈信鴿從看台上飛出,將訊息傳遍了整個狩魔世界,所有的狩魔師都知道了——那個使徒成功了,不僅成功了,而且是舉世無雙的雙天賦開悟。

極北孤島,群星狩魔團的大師白無垠己經騎著神鵰出動。

瀚海綠洲,合眾狩魔團的上師李如風己經騎上那輛銀白色的哈雷彗星摩托進發。

紫霄龍洞,赤月狩魔團的宗師薑去寒己經派遣座下左右護法西大弟子八大金剛傾巢而出。

光明聖殿,白焰狩魔團的天師蕭吟霜己經釋出手諭:門下所有駐紮白虎區狩魔師火速集合。

他們的目的地隻有一個——臥虎嶺,藏龍聖堂。

要找的人也是同一個——前白焰狩魔團九星使徒,新晉初級狩魔師,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