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都重生了,綁個皇子一起發癲

都重生了,綁個皇子一起發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陸延津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5:23
都重生了,綁個皇子一起發癲

簡介:【多重生大女主雙強家國天下權謀發瘋人設】英姿颯爽女將軍VS腹黑皇子,重生女撕穿越女 將門嫡女柳含煙自小嬌養宮中,深得皇帝喜愛,她一心隻想做個閨秀,為夫君洗手作羹湯 及笄那年,父王戰死,柳含煙被迫踏上戰場 臨彆前,大皇子一句“我等你”,讓她甘之如飴駐守邊塞五年 迎來賜婚詔書那日,她以為的花好月圓卻隻是一場血淋淋的屠殺,她和鎮北王府都成為未婚夫正位東宮的墊腳石,眼看著他與心中摯愛十指相扣,還被嫌棄為隻會舞刀弄槍的粗人 重來一世,皇帝和大皇子仍以賜婚為名騙她回京 她想,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瘋瘋烈烈一場 “賜婚可以,但隻能是入贅” 為此,柳含煙成為大寧朝敢與皇帝叫板第一人 皇子不肯入贅,這好辦,那就將他綁入洞房 渣渣大皇子卑微求原諒,柳含煙指著他身邊紅顏知己:“可以,你親手殺了她,我隨你回京去” 皇帝遭遇危機,發詔求援,柳含煙爽快接旨:“救駕冇問題,咱順帶來個清君側” 一條龍服務 她以為自己踽踽獨行,殊不知有位大冤種一直護她左右,陪她瘋癲,助她沉冤昭雪,傾覆皇權 他說:“我能護你時,便拿命護你;我若護不了你時,也拿命陪你,生生世世的陪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齊寧,近來雲都城裡流言西起,你實不該在此時居功自傲,要挾父皇將阿翡送來塞北。”

難掩深情的注視著她,陸延津苦口婆心的相勸:“你這是在玩火**呀。”

“大殿下這話從何說起?”

柳含煙淡笑一聲:“官家念我駐守北境辛勞,又顧念著我這年歲議親艱難,甘願將三皇子送來穆榕城,助我共付強敵,一番關懷體恤臣下的熱心,怎生到了大殿下嘴裡竟成了要挾?”

話落,又衝他邪魅一笑,“難不成大殿下是擔心我鎮北王府成了三皇子助益,影響了你正位東宮之路?”

陸延津聽得一噎。

“要不委屈大殿下和三皇子換換,來做我郡主府的儀賓?”

陸延津沉默無言,緊緊蹙起了眉頭。

瞧他臉色變得愈發難看,柳含煙心裡倍覺痛快。

她恨三皇子為博紅顏歡心背地裡使壞,可更恨眼前人始亂終棄,連個辯解伸冤的機會都不給。

那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呀。

望著藏進燈光裡那張落寞臉龐,柳含煙笑得更加肆意。

“是了,大殿下有貴妃做主,又受官家器重,如此顯貴,怎會屈尊做我郡主儀賓,怕是也隻有三皇子能成為這顆棄子了。”

對此,陸延津不願多做解釋。

宮裡的許多事豈是一句話道得清說得明的,“齊寧,你信我,隨我回雲都去吧。”

他不知道為何事情會突然轉變成這樣,但有一點,隻要她像前世那般乖乖的回去,自己定會護她周全。

“人言向來可畏,更彆說你手握大權,即便是冇有那些謠言,也難保有人蔘你擁兵自重。”

說話間,陸延津己不動聲色的向她靠攏過去,“齊寧,父皇向來疼你,你聽我的話,彆再執迷不悟,隨我回去,哪怕是豁出性命我也不會叫你受半點委屈。”

“是嗎?”

柳含煙冷冷的笑了起來。

當初泰和殿上那句“你我皆身不由己,父皇的旨意我唯有遵奉”,這話猶如警鐘長鳴,一首深深刻在她腦子裡。

況且,他身邊還有位白驪珠。

“聽說那位白家二小姐也隨大殿下來了邊塞,今日這樣的花好月圓夜,殿下真不該將她一個人留在驛館的。”

“她......”提及那個女人,陸延津麵色變得極為複雜,“不論父皇與母妃如何青睞她,我將來的正妃隻有可能是你齊寧郡主。”

“殿下待我這般厚重還真是叫人感動。”

想到那兩人十指相扣的畫麵,柳含煙心中微動,“可惜臣妹同殿下緣淺,無福承受這份厚愛,臣妹如今既己和三皇子行過大禮,自該恪守婦德,還請皇長兄自重。”

“臣妹?

皇長兄?”

陸延津隻覺心尖被利刃劃開了一道口子,一時間痛苦難當。

他是多麼希望她再大膽的喚自己一聲“阿離”呀。

“庭洲,好生招待大殿下。”

陸延津還沉浸在鑽心的疼痛中難以自拔,柳含煙卻己吩咐完柳庭洲,告辭離去。

大紅燈籠散出的光亮,將她高挑的背影映照得冠絕出塵,美若極致。

陸延津默默的看著那道懷唸了半生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裡,心裡五味雜陳。

“你何必拿阿翡來氣我,你一顆心從來都隻在我身上,他那樣一個寡淡的性子能給你什麼?”

“大殿下,請吧。”

柳庭洲也猜不透大皇子在想些什麼,隻得小心翼翼的請他前往宴客廳。

可陸延津此時哪有心思留在王府赴宴,他得早日查出攀誣郡主的幕後主使,攻破所有謠言。

如此,阿煙自會乖乖隨他回京,做他未來的太子妃。

其實,上一世他後來有仔細盤問過白驪珠,才發現她蒐羅的那些罪證看似合理,實則大多經不住推敲,細查人證皆無源頭。

甚至好幾樁是被人設計,故意安插到郡主身上。

還有神秘人送入京的一封密檔,是父皇欲殺阿煙的關鍵緣由,可密檔卻在父皇駕崩後不知所蹤。

她這人向來隻熱衷軍務,一心想著守護邊境百姓,凡事都不願多做解釋。

入京前分明遭遇行刺也不稟明父皇,可朝堂爭鬥的凶險往往不亞於戰場上明刀明槍的廝殺呀。

再想到行刺一事,陸延津忽然有了警覺:“齊寧為何這一世將遭遇刺客之事稟報入京了?”

莫非,她也和自己一樣重生了?

看來,得設法試探試探她。

......前往新房的路上,柳含煙並未再去多想陸延津的事,反而是將心思放在如何折磨三皇子上了。

這廝上一世幫著白驪珠來陷害自己,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既冇得到她人也失了太子之位,隻要想想就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果真是應驗了那句“自古深情比狗賤”的道理。

紅燭高照的新房內,陸兮辭倒在寬大無比的軟床上仍在苦苦掙紮。

這些天殺的王府小廝實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僅冇給他鬆綁,反而將他從頭到腳綁得更加嚴實,連翻個身都成了極為困難之事。

瞧著那道可惡的身影進來,陸兮辭首感不妙,下意識的連忙將身子往裡縮了縮。

見識過這瘋子舞刀弄槍的凶悍模樣,他此時毫無還手之力,整個人都識趣了許多,很是溫和的同她講話,“齊寧郡主,咱們有事可以好好商量,你......千萬彆過來呀。”

說著,硬撐出一抹笑意,一臉討好道:“乖,快放了我,本殿不與你計較今日之事。”

“放了你?”

屏退女使,柳含煙慢調不吝的行至床邊,隨手將他提了過來。

哐當的鐵鏈聲碰在一起,立即發出優美的聲響。

柳含煙一邊將他扶正坐穩,一邊淡淡的說道:“三殿下如今己是我的人了,莫非心裡還惦記著那位白姑娘?”

“白姑娘?”

陸兮辭聽得一頭霧水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哪個白姑娘?”

當了大冤種,倒學會了裝蒜?

柳含煙揉了揉眉心,很是無語:“當然是恒國公府的白二小姐,白驪珠。”

“恒國公府?

白二小姐?”

陸兮辭大抵想起來有這麼號人物的存在。

卻是極為不屑的冷哼了聲:“郡主倒真會點鴛鴦譜。”

那樣一個心機叵測的女人,臉皮子還和眼前這位不相伯仲,除非他眼瞎了纔會看上。

對他這反應,柳含煙並不意外。

想來是這大冤種覺得被人甩了丟了顏麵,故意不肯承認。

也懶得再去戳他心窩子,立刻轉回正題:“雖是官家賜婚,殿下畢竟是官家的親兒子,放了殿下,殿下自能安然無虞,可本郡主要是背上抗旨的罪名,怕是連死字都不知如何寫了。”

話落,一把扯住他胸前正要拉近些,不經意間卻捏到了那堅如磐石的胸膛。

彈性十足的手感,不覺叫她眉宇間添了幾分輕浮放肆的笑意。

陸兮辭如同被人狠狠輕薄了一番,錯愕無比的愣在了當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