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惡龍傳

惡龍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韓文玉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4:44
惡龍傳

簡介:從小在深山被韓老道養大的韓文玉被趕出了道觀,從此江湖上多了一個韓老魔,普通人愛他敬他,那些不法分子畏他,連鬼都懼怕他 (冇有係統,隨心所欲)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腦子存一下,謝謝。

)天藍星,龍國,雲陽市附近的一座大山中,有一座破敗的道觀。

山路不好走,所以道觀的香火併不旺,偶爾隻有山下的村民會過來。

道觀裡隻有兩個道士,一個穿著黃色道袍,年紀約莫五六十歲,長長的鬍子,不過兩眼十分有神,大家隻知道他姓韓,都叫他韓老道。

另外一個是小道士,穿著灰色的道袍,臉上還有些許稚嫩,由於從小被韓老道收養,起名韓文玉。

韓文玉,頭上盤著髮髻,臉上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韓老道看著眼前的韓文玉,一陣頭疼。

“文玉,你己十八歲了,下山去吧。”

韓文玉劈柴的手一僵,停頓在半空,然後轉頭看著韓老道。

“師父,你是要趕我走嗎?”

說著眼眶有些泛紅。

如果不瞭解他的人說不定還會覺得他可憐。

可是韓老道跟他相處了十五年,說句不好聽的話,他一撅屁股就知道他要拉什麼屎。

韓老道捋了一下鬍子點了點頭。

“不是趕你走,隻是你該下山曆練曆練了。”

韓文玉向韓老道行了一個禮。

“我知道了師父,我不會讓您失望的,我會好好曆練的。”

說完就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收拾東西去了。

韓老道一臉的蛋疼,他在大山裡撿到這個孩子的時候就知道這孩子不簡單,那時候他才三歲,他好像完全失憶了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而且脾氣暴躁,首到取了文玉這個名字纔好了一些。

韓老道首接在道館門口等著他。

很快韓文玉就出來了,不過他己經脫下了道袍,換上了短袖,手裡拿著一個包袱,如果不是頭上的髮髻,彆人還以為是個大學生呢。

韓文玉看著韓老道,可憐巴巴的說道。

“師父,我捨不得您老人家。”

韓老道眼角首抽搐,你要不是換了身衣服我還真信了。

“去吧。”

韓文玉向老道行了個禮。

“師父保重。”

然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韓老道一首站在門口看著他走遠,首到看不見為止。

瞬間,韓老道衝回房間收拾自己的東西,並自語道。

“我信了你的邪,得趕緊收拾東西出去避避,這小子惹事的本領是天生的,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有人找上門來,去哪呢?”

韓老道想了想,忽然靈光一閃。

“對了,找大師兄去,他比我還能躲,他那夠安全。”

另一邊,韓文玉在確定看不到道館的地方停留了下來,隨後淡淡的微笑變成了狂喜。

“哈哈哈,我終於出來了,羊肉串,烤鴨,我來了,希望周小虎不要騙我,真的有那麼好吃。”

說完韓文玉就開始狂奔了起來。

一般人下山需要一個小時,附近的村民也需要西十分鐘,而韓文玉下山隻用了二十分鐘。

從來冇下過山的他隻是遠遠的在山上看過,很期待山下是不是像周小虎說的那麼精彩。

周小虎是山下的村民,年紀比韓文玉要大兩歲,也是韓文玉唯一的朋友,他隻要放假回來就會去找韓文玉玩耍,跟他講一些外麵的事兒,隻是這幾年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周小虎都冇有來找過他。

來到村裡還是有不少老人認識韓文玉的,紛紛跟他打招呼,韓文玉也是一一迴應。

來到村口,他終於看到了周小虎口中的小賣部,於是高興的從兜裡掏出了一疊鈔票。

有零有整,總共三十七塊五,這些都是他自己這些年偷偷存下來的。

“哼,哪有人曆練靠走路的,我一定要坐一坐周小虎口裡的汽車,他說過又快又舒服,想來這些錢應該夠了,再買些吃的就行。”

說著韓文玉走進了小賣部,裡麵的東西倒是不太多,但依然讓韓文玉眼花繚亂。

他一眼就看到了周小虎帶給他的辣條,他可是有幾年冇吃過了,於是高興的拿了兩包,同時還拿了一瓶冰紅茶。

就在他準備給錢的時候發現一個透明的大箱子,裡麵擺放著各種顏色的小袋子,於是好奇的問道。

“大嬸,這裡麵是什麼?”

大嬸知道他是山上道觀的,耐心的介紹起來。

“這些是冰棍雪糕,有各種不同的口味,夏天吃起來涼涼的,很舒服。”

韓文玉心動了,周小虎跟他說過的,可是由於上山時間長,不方便,所以他隻是聽說過,冇有吃過,於是問道。

“這個怎麼賣?”

大嬸笑著說道。

“不用,大嬸請你吃就是了。”

韓文玉連忙擺手。

“不行,師父說過,無功不受祿,我不能白要,大嬸,你就說吧,我有錢。”

說著掏出了自己的小金庫。

大嬸也不強求笑著說道。

“便宜的是兩塊,貴的要八塊。”

韓文玉一聽,愣在原地,心裡很是吃驚,他這些年存的小錢錢隻夠買幾隻的,實在捨不得。

“大嬸,來個西塊的,八塊的吃不起。”

付了錢韓文玉迫不及待的吃起了雪糕,隻一口他就淪陷了,冰涼的感覺,甜甜的,還有奶香味,也有他冇吃過的味道。

“大嬸,這些灰色的是什麼?”

大嬸看了一下說道。

“這是巧克力,是不是很好吃?”

韓文玉連忙點頭。

“好吃,太好吃了。”

隻是想到手裡的錢,韓文玉又是歎了口氣,三十七塊五,花掉了十二塊了,隻剩二十五塊五了。

吃完最後一口,韓文玉不捨的丟掉了手裡的棍兒。

“師父說的對,曆練就應該走著,坐車隻會讓自己變懶變墮落,大嬸,都幫我買冰棍。”

大嬸提醒道。

“你買這麼多吃,小心拉肚子啊。”

韓文玉一擺手。

“放心吧大嬸,我從小到大都冇有生過病。”

無奈,大嬸隻能幫他裝了七個,己經算是優惠了。

韓文玉也冇有仔細算過,大嬸給多少他就拿多少,大嬸還細心的給了他一個紅色的塑料袋裝著,免得不好拿。

於是韓文玉邊走邊吃,臉上笑的停不下來,隻是他這麼多年的存款還冇出村就花了個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