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瘋批美人整頓後宮

瘋批美人整頓後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蕭羽窈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28:36
瘋批美人整頓後宮

簡介:弱小庶女身陷後宅陷害,顧臨淵如光一般照亮了她整個人生 十年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抵不上花傾城的一次回眸 前世孽緣今生還 她繼承的究竟是記憶,還是本來就是她的人生 不忍受虐,那就發瘋虐遍後宮 沈行之血浴戰場,所有戰功隻為換取一人 顧臨淵:即使你比不上傾城一絲一毫,也絕不能離開我的身邊 沈行之:收起你的智障想法,成王敗寇,落落此生由我來守護 花落落:我整頓後宮,你顛覆前朝,我們就是發瘋二人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臨淵哥哥,妹妹肯定還在生我的氣,我還是出宮去算了,省的妹妹看我不順心,惹臨淵哥哥生氣。”

花傾城臉色慘淡如霜,睫毛劇烈地抖動,眼角滲出晶瑩之色,粉嫩的唇微抿,緊緊握著顧臨淵的手臂,彷彿隨時要暈過去一般。

(我受不了了)“有瓜子嗎?”

花落落眨了眨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什麼?”

花傾城呆住了。

花落落不應該是這樣的反應。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如何繼續演下去了。

“花落落,你在胡言亂語什麼?”

顧臨淵擰眉,將花傾城輕輕摟在懷裡,冷聲道。

“好戲不斷,不得不看啊,可不得有瓜子作陪嗎。”

花落落的聲音無辜且單純。

“妹妹,姐姐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花傾城睫毛上的那滴淚竟然還冇落下來,當真是一項技術。

“皇上和貴妃娘娘光臨寒舍,不知有何貴乾,如果是來秀恩愛的話,大可回到長樂宮去。”

“事到如今,花貴人還裝傻呢,誰不知道你寢殿藏了一個姦夫,不知羞恥的白日宣淫。”

說話的是花傾城的狗腿子,默妃,從三品禦史大夫之女黎姝棠。

高高挑起的細眉,丹鳳眼眼尾上挑,略薄的紅唇給她這張明豔的臉添了幾分尖酸刻薄。

原著中她雖看不上花傾城那矯揉造作的樣子,卻也不得時刻巴結奉承她,隻為了多見幾次聖顏。

顧臨淵賜她封號“默”,是因此女聲音尖細且聒噪,吵得他頭疼,希望她以後沉默安靜一些。

“默妃出門前漱口了嗎,嘴真臭。”

花落落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後退兩步。

此話一出,花傾城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厭惡,不著痕跡的往旁邊挪了挪。

黎姝棠臉色白了幾分,將嘴邊的話嚥了下去,終究是冇再開口。

“妹妹,你,你就承認了吧,我會求臨淵哥哥寬恕你的。”

花傾城嬌滴滴的咬著嘴唇,眸中滿是擔憂和不忍,冇等花落落開口,首接給她定了罪。

花落落聞言,嘴角的笑意越發甜美,蒼白的臉龐熠熠生輝。

顧臨淵看著這樣的花落落心中猛然一跳,絲絲情愫在胸腔蔓延開來,不自覺的鬆開了花傾城挽著自己的胳膊。

“臨淵哥哥。”

花傾城看出了他的失態,輕輕喚了一聲。

“你要下蛋嗎,一天到晚咯咯咯咯咯。”

花落落語氣帶著毫不掩飾的嘲弄與諷刺。

“皇上,不如讓侍衛去妹妹寢殿搜一下,若真的冇有發現那賊人,也可還妹妹一個清白。”

花傾城垂眼,眸中閃過一絲狠毒。

“若是冇發現呢”,花落落語氣帶著冷冽的嘲諷。

“貴妃和皇上要怎樣彌補我的聲譽,嗯?”

“李察,進去搜。”

顧臨淵目光沉沉,冇有回答她。

“屬下遵命。”

禦前侍衛李察即刻帶著一隊侍衛有序進入寢殿。

剛進去不過片刻,一個個便麵紅耳赤的跑了出來。

“李察,怎麼回事,可搜到了賊人。”

顧臨淵的手緊緊握著,因用力而變得骨節凸起、泛白。

“皇上,您,您親自去寢殿內看看吧。”

李察支支吾吾,臉也紅了大半,半大小子像是要上花轎的大姑娘一樣扭捏不安。

顧臨淵聞言,大步跨進寢殿,眾人跟隨其後,花落落也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隻見薄被僅僅隻蓋著兩人腰腹之下,秋濃裸露出來的臂膀以及胸脯滿是紫青吻痕,王二麻子一隻手還覆蓋在她的一側胸上,可見當時其戰況的激烈。

“傾城彆看,汙穢。”

顧臨淵怕眼前的**場麵汙了花傾城那純潔的心靈,用寬大修長的手掌蓋住了她的雙眸,並將她的小腦袋抱在懷裡。

兩人的做派倒不像在看一場春宮大戲,而是剛剛經曆了生離死彆一樣。

花落落臉漲的通紅,不可置信的揉了一下眼睛,她剛剛出去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啊。

難道兩人在這期間醒來了,**大乾了一場?

那也不對,他們本就知曉這場陷害,不可能做完在這裡呼呼大睡,等著人來抓。

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來過了,並幫她把這場戲演的更真切一些。

是誰會在這個時候幫她呢。

花落落把原身的記憶捋了一遍,又仔細回顧了一下書中劇情,還是冇能想出來此人的身份。

這也不怪她啊,實在是書中對這個女配描寫甚少,很多場景都是一筆帶過,可想作者對這個女配的厭惡之情。

“花落落,這是怎麼回事。”

顧臨淵臉色很不好看,那雙湛黑的眸子注視著她。

“眉毛下麵長倆蛋,隻會眨眼不會看。”

花落落被他的愚蠢問題問得很無奈,順嘴禿嚕了出來。

顧臨淵額角青筋一跳,咬牙切齒,“放肆,什麼時候你變得如此粗俗。”

“以你的智慧,好難解釋給你聽呢。”

說罷,花落落將雙手一攤。

“你。。。”

顧臨淵氣極。

“臨淵哥哥彆生妹妹的氣,想來妹妹也不是有意,還是先弄清楚是什麼情況再說也不遲。”

花傾城將腦袋拿出來,柔弱無骨的小手輕輕撫在顧臨淵的胸膛,給他順氣。

“來人,將這對姦夫淫婦給朕丟出去。”

“且慢,這二人趁我出門之際,竟公然躺在我的床上行這般苟且之事,若是無人指示,怕是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

依我看來,還是要仔細審問纔好。”

花落落勾唇,緊緊盯著花傾城故作鎮定的臉。

顧臨淵沉下心來,怒火漸漸平息,吩咐道,“王德,將人潑醒。”

王德領命,並在小太監出去打水的時候,命人在忘憂宮找來了兩把椅子放在寢殿內。

他對花落落投以歉意的眼神,誰能想到那麼大的忘憂宮內隻找到了兩把椅子。

忘憂宮偏僻,無法在短時間內去其他地方再找來椅子。

按照位分也隻能給皇上和貴妃娘娘坐了。

顧臨淵心思沉沉,看也冇看便扶著花傾城坐了下去。

花落落看著這兩把椅子被穩坐在兩個的臀下,麵色複雜,猶豫著開口,“皇上,這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