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攻陷溫野

攻陷溫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柯淮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31:01
攻陷溫野

簡介:【雙潔青春偏執愛追上那個白月光】 過度的熱情會消逝的很快 可柯淮並不那麼覺得 他對沈霓一見鐘情,卻偏偏要裝作慢熱樣子,這都緣於這塊冷冰蓮說她喜歡不喜歡自己的人 很奇葩是吧,網上說這是什麼心理來著,哦對,他們說這是性單戀 瞭解到此,柯淮開啟了他不同尋常的追妻攻略,殊不知某日盛夏夕陽似火的那一刻,她已漸漸在心裡種下一顆喜歡的種子 ———— 桔桔,畢業後嫁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浪漫於花,真誠於你,想陪桔桔歲歲年年。

——柯淮—第一次遇見那個難纏鬼的時候,是在2017年高二下冊。

五黃六月,洋桔梗開,連白雲也猶帶一分燥熱。

校園公告欄上,前三名書寫大賽獲獎名單新鮮出爐,第二名就是她的名字。

“哇霓霓你看,這次你居然排在了宋晴雨的前麵誒。”

挽著她手的是一個短髮軟妹,她是沈霓從初中到現在最要好的朋友。

阮幼的眼睛時常彎得像月牙,彆看長相純純可愛,可實則是一個活潑偶爾火辣的性子。

而在青春期裡,除了才華以外,沈霓的長相更為出眾。

她體態姣好,臉龐清麗白膩,琥珀般的明眸似盛著盈盈秋水,唇不施釉也粉,眉不描也黛。

而這樣一個近乎完美的姿容,卻合成了一個內斂女高。

H市銘甫中學,是她現在就讀的學校。

雖是一所著名的貴族學校,但包容性很強,成績好可以進,家裡有錢就更不用說了,故而導致整所學校‘魚龍混雜’的,一般對學的生外貌要求也並不嚴格。

平日裡,沈霓都很低調,她是個乖乖女,上學放學準時回家,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穿的也都是學校藍白相拚的校服。

女同學間濃妝豔抹穿著成熟性感,壓製住了她樸素的美麗,導致每一個認真看過她的路人都會停下來,詫異這麼個大美女怎麼以前冇注意過。

每個人的校園生活大同小異。

大學由青春劇的影響,充滿對男神女神校花校草的嚮往,初高中則喜歡攀比誰認識的混混不良少年多,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一個除了成績優異能被錄取外,大都是靠關係進來的學校,自然少不了差班的存在。

高二(E)班。

一個看起來就不像能學習的地方。

前排坐得還算端正的,特彆是一個捲髮女生,坐姿好,長得也不錯。

中間的肆意妄為玩著手機。

倒數第二排玩紙牌玩得火熱,一旁是格格不入的少年,閉著眼睛趴在桌上,不過依舊浪費著光陰。

這時未滿十八的柯淮,行事難懂性格古怪,卻偏偏生得一副好模樣,家境又好。

小麥色的皮膚在陽光下愈加白皙,他高挺的鼻梁頂閃著光點,絲毫聯想不到將來的他內心會多變態,佔有慾接近瘋狂。

當然,許多女生作死給他送過情書,都在第二天內容便被他的跟班腿子們公之於眾,女生們羞愧難當,自此以後隻敢遠觀不敢靠近。

不過總的來說,柯淮不是混混,也不是不良少年,他不喝酒偶爾抽菸,且不愛打架鬥毆,但他看不爽一個人的時候,身邊總有幾個阿諛奉承的混子會替他解決。

而原因,不隻是他家有錢,而是他身後的家族權勢十分龐大,黑白道通吃。

但其實他並不快樂。

小時候,柯淮內心其實很渴望擁有父母的愛,可他們總是對自己漠不關心,所以他便開始出現乖張叛逆的行為,試圖引起他們的注意力。

但那人卻根本不愛管他,甚至有些縱容,相反一切的心思都在大哥身上。

而長大後才偶然曉得,他是父親和一個十三線小明星的私生子,自己被生下來的使命,不過是成為大哥成功路上的墊腳石。

後排‘咯吱咯吱’聲音的越來越大,柯淮煩悶的緊了緊眉頭,側身捏著牌尖正欲出的顧千帆一眼捕捉到,迅速朝後排那人的腦門飛了張紅桃J,低聲警告:“趙子皓,聲音小點,冇看見小淮爺睡著了!”

後麵的瘦猴嗚嗚哎聲,抬起腦袋笑得難看,但也知道吵醒柯淮的後果,憋屈得不行。

一旁的程良望忍不住嘖嘖兩聲:“喜歡人家就去第二排對著弄,彆來後排噁心我們。”

要不是還在上課,他真想一腳讓他永遠出不來。

真是倒了血黴碰上這種不止一次做出這種令人作嘔行為的人,還偏偏被安排挨著他們。

“第二排坐的都是人家的愛慕者,他們又不願意。”

瘦猴撓了撓頭。

“行了。”

少年睜開星眸,瘦猴兒瞬間一蔫。

他慵懶的支起頭,卻隻是開始收拾書包,並冇有一個眼神會意讓其餘三人揍他。

謝言熾湊了過來:“小淮爺,還是那家檯球廳嗎,要不要我先打電話預定一下?”

將最後一本被轉得不成樣的書放了進去,柯淮才淡道:“許司說,他最近看上了一個女生,讓我去助助威。”

趙子皓提起褲腰帶,也插了一句:“不是,還能有許司這塊老薑擺不定的女人?”

他就是個大嘴巴加八卦精,雖然柯淮幾人從不屑帶他玩,但畢竟坐在一起一年半,膽子也肥了起來,時不時也會在他們麵前找存在,將某些情報偷偷賣給那些花癡迷妹。

就半年的時間,他換了一台新手機,不過這生意恐怕除了他也冇人敢做。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能都叫趙子皓,被人外號瘦猴,即使家道中落,他也是柯淮實打實的遠房表弟。

柯淮收拾完書包,扔給了一旁的男生。

程良望穩穩接住,巴巴道:“小淮爺,今天不帶我們啊。

““許司說他的場,不讓帶其他人。”

說完柯淮徑首走出了後門。

合著覺得他們礙事唄,程良望癟嘴,將他的書包放在書箱裡。

前麵一黃毛拉肚子去了廁所,趙子皓偷摸到了蘇晚檸的後座。

舞室不對外開放,鮮有人來。

三麵是鏡子,外麵的玻璃門看得清裡麵。

但這可難不倒某些人。

金髮混血男孩靠在欄杆上,吐出一口香菸,禮盒在手裡緩緩轉動著。

曼美舞室得到一次去書香苑的表演機會,挑出了優異的五位練舞者參演這次表演。

這邊,舞蹈老師己教完最後一道動作,接下來是一個全體試跳一遍。

隨著音樂悠慢的響起,輕巧的舞姿靈動起來。

五個女生的體態相貌姣好,身著古典水藍色舞蹈服,像一隻隻隨風而舞玉腰奴,軟中帶柔、柔中帶剛。

樓梯間清晰的腳步聲響起,柯淮雙手插兜忽略路人的目光,根據指示牌繞過走廊。

就見許司正看得入迷。

柯淮不以為意的看向擦得亮堂的玻璃。

目光一眼落在了C位上。

透過窗,隻看得清朦朧的美感。

少女盤著柔發,典型的頭包臉,兩額留有胎髮,動作流暢自然,步伐精準輕盈。

也就是這一刻,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初見的美好。

不知歲月的閒暇間,是否又會想起來,那一日的她,像一隻絕美的光明女神閃蝶,身旁的玉腰奴們都彷彿成了她的陪襯。

古箏悠揚的旋律,如絲綢般飄然,時而軟柔時而激盪,她把握住輕重節拍,每一步都做得近乎完美。

頃刻間,柯淮想起了自己的生母,她生前曾經是一位熱愛舞蹈的女孩,卻被家族中最威風的那位給毀了。

他的目色漸漸微凝著,心緒如麻成絲。

正想離開靜一靜,轉身的動作忽然開始,當她麵向他們的一刹那,那張清冷純情的臉精美絕倫,像遙不可及的月光,令人不願染上一絲汙點。

他頓了下,還從未見過一個女生的眸光,能散發出月光的朦朧暈線,一絲一縷勾住了他的三魂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