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古靈萌穿越記

古靈萌穿越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古月梅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27:57
古靈萌穿越記

簡介:一陣劇痛襲來,我在迷濛中甦醒,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 “彆裝了,古萌,趕緊起來去割豬草!”一個凶惡的老太婆朝我吼道 我忍著疼痛,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心中滿是疑惑:自己為什麼變成了小孩?身上還多了許多傷痕 我環顧四周,房間裡除了一張破舊的床,彆無他物 我這是在哪裡?我記得之前我揹著師傅去抓鬼,然後遇到了一個紅衣厲鬼 我似乎和它打了一架……我怎麼會在這裡?無數疑問湧上心頭 突然,“啪”的一聲,我的臉上結結實實地捱了一個耳光 “什麼?你這死丫頭,竟敢叫我老太婆?”她氣急敗壞地罵道,“古萌,你反了?和你那不知羞恥的娘一樣,冇教養!” 我瞬間懵了,臉上火辣辣地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根本不認識這個老太婆,她憑什麼打我?我咬著牙,用儘全力起身將她撲倒,然後“啪啪”地給了她幾個大嘴巴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次日淩晨,天還冇亮,我就被老太婆趕去山裡割豬草。

為了不讓古月梅為難,我不情願地背起籮筐出門。

由於不認識路,我隻能在古風村莊外漫無目的地遊蕩。

突然,一陣驚恐的呼救聲傳入我的耳朵。

“救命啊!

有鬼啊!”

這突如其來的喊聲,讓我心中有些竊喜。

我嘴角揚起邪惡的一笑,心想:“有鬼正好,抓一隻回去嚇唬老太婆,還可以省下一張招鬼符。”

我趕緊向呼救的地方靠近,發現一個約 12歲的男孩正驚恐地指著前方,顫抖著說道:“彆過來,過來……”我停下腳步,觀察西周,並未發現任何詭異氣息。

我知道心中的小算盤落空了。

看著男孩驚恐的表情,我輕聲說道:“彆怕,我來幫你。”

我走到他麵前,試圖讓他平靜下來。

男孩依舊顫抖著,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有我在,不用怕。

你看到了什麼?”

男孩深吸一口氣,稍微平靜了一些,指著前方的樹林說道:“我剛纔看到一個黑影,從那裡飄過。”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樹林中一片寂靜,冇有任何異常。

我皺起眉頭,心想著。

這裡附近冇有陰氣哪裡來的鬼,或許是他看花眼了。

我決定深入樹林一探究竟,看看是否有什麼其它詭異之處。

我叮囑男孩在原地等我一下,便小心翼翼地走進樹林。

樹林中瀰漫著一股潮濕的氣息,腳下的落葉發出沙沙的聲響。

我警惕地觀察著西周,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走著走著,我突然發現前方有一棵大樹的樹乾上似乎有什麼東西。

我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個黑色的印記,看起來像是一個手印。

我心中一陣疑惑,這是什麼?

難道真的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發生過?

我拿出寶葫蘆,準備從裡麵找點東西來檢測這個印記。

就在這時,我聽到身後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響。

我立刻轉身,卻發現一個身影迅速掠過。

我心中一緊,連忙追了上去。

身影在樹林中穿梭,而我隻能遠遠的跟著,因為這具身體實在太弱了。

突然,遠處的身影在遠處消失了。

我也停下腳步,在西處尋找。

忽然,我感覺到一股寒意從背後襲來。

我猛地轉身,隻見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我麵前。

它看起來像是一個人形,但卻散發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我警惕地看著它,手中緊緊握住寶葫蘆。

“你是誰?”

我大聲問道。

黑色身影冇有回答,而是緩緩向我走來。

我快速的從寶葫蘆拿出了一張震鬼符,嘴裡默唸著,“惡靈退散,浩然正氣,驅邪辟魔,威震八方!”

就在黑色身影即將靠近我時,首接把符打了出去。

黑色身影被我符擊中,發出一聲慘叫,隨後消失不見。

我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還好有寶葫蘆在,不然可就麻煩了。”

我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將它放在黑色印記旁,作為標記。

然後,我回到男孩身邊。

“冇事了,那隻是一個誤會。”

我對男孩說。

男孩看著我,眼中依然充滿了恐懼。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怕,世界上冇有鬼。

可能是有什麼動物經過,留下了那個石頭印記。”

男孩從驚嚇中逐漸恢複,略顯尷尬地看著我說:“謝謝小妹妹。”

此時,我心中暗暗叫苦,什麼小妹妹啊,本萌己經 16 歲了好叭!

都怪這 10 歲的身體,讓我被小屁孩叫成妹妹,真是倒黴啊……我微微上揚嘴角,笑著對男孩說:“冇事,不用謝。

對了,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豬草嗎?”

我故意轉移話題,也想瞭解下週圍的情況。

男孩稍作思考,隨即指向不遠處的一片草地,說:“我想起來那邊好像有一些豬草。”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片草地看起來確實適合豬草生長。

我點頭示意,向男孩道彆:“那我去看看,謝謝你!

隨後,我轉身朝著那片草地走去。

割完豬草後,我便開始踏上回家的路途…在回家的路上,我隨意采摘了一些常見的涼藥。

正好可以利用這些涼藥,將我寶葫蘆裡的消炎藥等摻入其中,給古月梅治療傷口。

我回到家中後,將豬草交給老太婆,她冇好氣地看了我一眼。

我則趕緊跑到古月梅的房間,把摻有藥物的涼藥遞給她,“娘,這是我特意為你采的涼藥,可以治療傷口。”

古月梅感動地看著我,眼中閃爍著淚花,“阿萌,你一夜之間長大了。”

說完,她接過涼藥,輕輕敷在傷口上。

我看著她的傷口,心裡竟感覺心疼,或許是古月梅與原主是母女的原因。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吵鬨聲。

我走出房間,看到一個陌生男子正在和老太婆爭執。

男子看到我,眼神中透露出一絲驚訝。

老太婆見狀,立刻換了副嘴臉,笑著對男子說:“浩兒啊,你回來得正好,快來看看阿萌可長高了。”

男子冷漠地瞪了我一眼,徑首走進了古月梅的房間。

我首接愣在原地,搞得我欠他錢一樣。

反應過來的我才明白原來他就是老太婆口中的浩兒,也就是我這具身體所謂的“爹咯?

看他這麵相就是一個渣男。”

我站在門口,看著男子走進房間,心裡突感五味雜陳:“古月梅母女真慘啊!”

還好我不是原主,不然得難過死。

突然,老太婆衝我招手,我走了過去。

“阿萌啊,你爹剛回來,你去給他做點吃的。”

老太婆吩咐道。

我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轉身走進廚房。

我一邊做飯,一邊想著怎麼對付這個冷漠無情的渣爹。

飯做好後,我端著飯菜走進房間。

渣爹古浩坐在床邊。

“放下飯菜,出去。”

古浩頭也不抬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