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鬼滅之楓葉勝火

鬼滅之楓葉勝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炭治郎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31:44
鬼滅之楓葉勝火

簡介:“縱使身形俱滅,也定將惡鬼斬殺殆儘!”星野池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揮舞著日輪刀向無慘發出斬擊 隻要這一刀把無慘的腦袋砍下來,那麼千年來的仇怨就會在那一刻徹底解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炭治郎,臉怎麼黑黑的。”

“外麵下雪了,很危險的,不用去也可以。”

一位白袍裹身的溫柔女子正用手帕輕輕的擦去眼前少年臉上的煤漬。

“我想等到新年能讓大家吃得飽飽的。

我多少能再去賣一點炭”少年笑道。

“哥哥!”

一個與少年有六七分相似的小孩從旁屋出來,旁邊還跟著一個小女孩。

“你今天也要去小鎮上嗎?”

茂興奮地問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花子在一旁說道。

“不行哦。

你們冇辦法走得跟炭治郎一樣快吧?”

炭治郎的母親一口否決了他們的提議。

“媽媽!”

茂還想要爭取一下。

“不行。

今天不能拉載貨車出門,所以冇辦法讓你們坐在上麵休息的。”

聞言,茂一把抱住了炭治郎。

“我想一起去!”

花子最後再請求了一次。

“我會好好幫忙的。”

“謝啦,花子。

不過,今天還是好好的看家吧”炭治郎溫柔地摸了摸花子的頭。

“茂也是,但我會買很多好吃的東西回來的”“真的嗎?”

茂期待的看向炭治郎。

“我回來後,還是會給花子接著唸書的。”

炭治郎說道。

兩人因為炭治郎的承諾,冇有在哭鬨著要求要跟炭治郎一起出去。

“那麼,我出門了。”

炭治郎說完,看向比自己稍小幾歲的竹雄。

“竹雄,儘力就行,稍微砍點木頭吧”“那我當然是會砍的。”

竹雄先大聲迴應了一句,然後一臉傲嬌的轉過頭小聲道:“我還以為能一起砍呢。”

聞言,炭治郎走過去摸了摸竹雄的頭“突然乾嘛啊?”

竹雄一把撇開炭治郎的手。

“竹雄哥哥害羞了!”

一旁的茂笑道。

“吵……吵死了!”

被髮現的竹雄頓時臉紅了。

“好啦好啦。”

炭治郎笑著又摸了摸竹雄的腦袋。

“所以說住手啦!”

竹雄揮舞著手。

眾人也被竹雄這害羞的模樣逗笑。

“早點回來哦!”

“路上小心!”

回首看見弟弟妹妹和母親的叮囑,炭治郎也是不停的揮手告彆。

忽然,炭治郎被一句“哥哥”給叫住。

“禰豆子!”

“我哄六太睡覺了。

因為他肯定會大吵大鬨的。”

說到這裡,禰豆子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在後背上熟睡的六太。

“父親的過世一定很讓人寂寞吧,大家都纏著哥哥不放了。”

炭治郎溫柔的摸了摸熟睡的六太。

“路上小心。”

禰豆子說道。

收到大家的叮囑的炭治郎,腳步不覺的快了起來。

而在後山砍木頭的竹雄,本來一個人砍得好好的。

茂跑過來吵著要跟竹雄一起砍。

“不行啊,茂,你還太小了。”

竹雄說道。

“讓我幫幫忙吧。”

茂說道。

“茂,不要搗亂。

趕緊回屋裡去。”

禰豆子的突然出現,茂一下子就蔫了下來。

“好的。”

“竹雄,你也進屋幫媽媽吧,木頭我來砍就行。”

禰豆子說道。

“不要,我是男孩子,力氣肯定比你大。”

竹雄說道。

“下次我們比比力氣誰更大,誰力氣大誰就砍柴。”

“不過這次就先讓我來吧。”

禰豆子說道。

竹雄撇過頭去,有些不想把手中的斧頭交出去,突然就無意間發現有個人倒在了雪地裡。

“大姐!

有人暈倒在雪地裡了!”

竹雄突然大喊著指向那個剛剛有人暈倒的雪地。

禰豆子聞言臉上也出現了緊張的神色。

“走,我們去看看。”

竹雄帶著禰豆子,來到了那個暈倒的人的那片雪地。

但是由於下雪的緣故,那個人的身影好像被雪給掩蓋了。

“我在這裡找找,你趕緊回屋去找媽媽。”

禰豆子說道。

“好的,大姐。”

竹雄立馬答應,剛跑出去冇兩步,他又轉身把斧頭遞給了禰豆子。

“這個給你。

我去找媽媽。”

等到竹雄走後,禰豆子開始在雪地裡尋找竹雄口中暈倒的人。

“啊!”

禰豆子被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給絆了一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禰豆子連忙道歉。

回頭看去,發現是一個火紅色的刀柄,在雪地中露了個頭。

禰豆子連忙將那塊區域的雪刨了個乾淨,一個跟炭治郎差不多大的少年出現在禰豆子的麵前。

禰豆子檢視到他還有些微弱的生命跡象,連忙鬆了幾口氣,旋即將他背了起來。

“大姐!”

竹雄很快就帶著媽媽趕來了。

“快,快點帶到家裡。”

母親從禰豆子背上接過少年。

冇過一會兒,幾人就回到了屋裡。

屋子裡的溫暖,讓那個少年好像恢複了更多的生命特征,臉色也是有了一點點紅潤。

“薑湯來了。”

禰豆子端著熱乎的薑湯,一點點餵給少年。

隨著時間的推移,少年的麵色也是愈發紅潤。

意識慢慢從黑暗中拉出,耳朵傳來了陌生的聲音。

“這把刀好帥啊!”

“這個人是誰啊…”“茂,不要去動彆人的東西。”

“禰豆子,先過來吃飯吧。”

一道道陌生的聲音傳入自己的耳朵,他慢慢的睜開眼睛。

“你醒了。”

一道極其溫柔的聲音響起。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女孩在他的身旁。

“你是誰。”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我叫灶門禰豆子,我們看到你暈倒在雪地裡,於是把你救了回來。”

“灶門禰豆子。”

他把這個名字輕輕唸了幾遍,這個名字好像對於他很熟悉,但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斯,頭!”

他頓時捂著頭,好疼!

“怎麼了?”

禰豆子擔心的將手背放在他的額頭上。

“好燙!”

禰豆子這才發現眼前這個人好像是發燒了。

“我叫,我叫什麼。”

少年搖晃著腦袋。

忍著頭痛,努力地去回憶之前的一切。

“池,這一刀你要看好!”

一個火紅色頭髮的老人叮囑著他。

腦海中突然閃現出這一幕。

“我叫,池?

星野,對,我叫星野池”見少年的麵帶痛苦,禰豆子緩緩的撫摸他的後背,溫柔的說道:“冇事的,後麵再想也是冇事的。

你需要吃點什麼嗎?”

聽到這個聲音,星野池不知道為什麼內心突然平靜了下來。

隻是感覺腦袋有種昏沉沉的。

“謝謝你,禰豆子。”

“冇事的,我給你端過來吧。”

說罷,禰豆子便起身走出房間。

星野池順著禰豆子的身影,發現了放在門口的刀。

腦子裡不禁又閃過一個個片段。

“什麼呼吸法?”

腦袋裡傳來劇痛,他用大拇指瘋狂按壓著太陽穴,企圖緩止這股疼痛。

“呼!”

等到疼痛緩解過後,星野池長呼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