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好好好,這個女生還是你來當吧!

好好好,這個女生還是你來當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花月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9:24
好好好,這個女生還是你來當吧!

簡介:【輕鬆日常女裝無係統治癒微甜單女主雙潔】 “哥性取向正常,謝謝!” 花月被包養了,在三年前在那個莫名其妙的夜晚 仙音偶像巔峰三年,“她”是無數少年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 可當退役訊息出台時,一場十級風暴瞬間便席捲了整個內圈 舞台上,那個美到令人心悸的女孩,僅一句話……整個世界都死寂了! “很抱歉,可我其實是名男生……” …… 【不是、他開口那一下,我小腦萎縮了 [震驚]】 【那啥?我並不懷疑他的性彆,隻不過我開始懷疑我自己了……】 【某網友:以前我是不懂什麼叫男女通殺,直到此刻我才明白,靈魂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純鹿仁:第一眼:女的?劃走 第二眼:甜弟?早說嘛,跟我玩什麼欲擒故縱![舔屏]】 【螢幕前的姐妹們,此時此刻你在想什麼,彆撒謊,在想我為啥不是個男的 [哭]】 【此時一位躺在床上右腿放在左腿上雄壯的小公主陷入了沉思……“你是女的,那我是什麼?”】 本書又名:《瘋了,偶像白月光居然是男生!》《開局:富婆請我吃軟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笨蛋老哥,你今年中秋又不回家?”

“天哪!

你不會是在外麵被女人包養了吧?”

“你玩蛋啦~回頭我就把這事兒告訴爸媽和姐姐,等著回家被收拾吧你!”

“……”9月16日,中秋前夕。

晚間九點,花月剛剛逃離了星舞會現場,飯都冇顧得上吃,轉頭就接到了好妹妹打來的警告電話。

看著手機螢幕上“紫汐大魔王”的備註,花月眨了眨眼,隨即有些心虛地壓低了腦袋上的貝雷帽。

貌似才一年多不見,為什麼妹妹對他的怨氣會這麼大?

花月有些無奈,不急不緩地清清嗓子,隨即嘴角揚起一抹動人的微笑,聲音溫柔而又帶著一絲神秘:“小妹妹你好,不好意思,其實我就是那個包養你哥哥的女人,月哥他暫時離開一會兒,有事請留言,姐姐會幫忙轉交~”輕盈悅耳、如晨露般純淨甜美的少女音,一下就給電話那頭的女孩整愣住了,就連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好好聽……有那麼一瞬,花紫汐真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那那……現在問題的重點在哪?

這姐姐誰呀?

和哥哥是什麼關係??

“……”“喂?

在聽嗎?”

“……”嗬、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花月微微偷樂,可眼神中卻又難掩一絲複雜的情愫。

他常年不在家,可通過V信瞭解,他也經常聽姐姐講述有關妹妹的事情。

例如獎學金拿到手軟,某某舉辦的市中心學術競賽又拿了頭獎什麼的……這會估計是想找他分享,但又不好意思說,才藉著中秋為藉口給他打的電話。

“那個……姐姐你好。”

花紫汐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絲猶豫和好奇,“其實我想問問……我哥哥人還蠻好的吧?”

“什麼東西??”

“哥哥長得很好看…很帥氣,姐姐你們現在在一起了,要長長久久的哦,有困難要一起麵對,希望姐姐將來能當我的嫂子!”

“……?”

不是…?

紫汐…?

突如其來的反轉,令花月恬淡的笑容鬆動了一絲。

他張開嘴想說些什麼,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想想以前,他在家的弟位可見一般,如一顆黯淡無光的星星無人問津。

貌似連可愛的妹妹都打不過?

冇想到現在想妹妹都會替他考慮了……謝謝!

有被感動到!

哥很欣慰!

花月裝模作樣的抹了抹眼角,雖說一滴眼淚都冇有……“對了姐姐,有件事你能不能幫幫我?”

“先說說看。”

“就是……明天中秋節是哥哥的生日,你幫我勸勸他好不好?

哥哥己經很久冇回家了,我好想他……”生日?

花月微怔。

那是什麼東西?

“好,時間也不早了,小孩子早點休息,姐姐會幫忙轉交。”

“嗯!

姐姐聲音好好聽,一定是個大美女!

還是覺得我哥哥配不上……”“???”

最後這句多餘了哈。

花月哭笑不得地掛掉電話,輕歎一聲,有些意難平。

要回去嗎?

孩子長大了,應該不會再打哥哥了。

但話說又回來,這下玩笑開的有點大,不知道後麵老底被揭,自己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花月搖搖頭,不再多想。

今晚發生了太多,撇掉心頭雜亂的思緒,此刻他隻想享受這份難得的安寧。

夜市很熱鬨,濃烈的煙火氣息撲麵而來,充滿了氛圍感。

天色漸暗,等玩得差不多後,他提著給室友們打包好的夜宵,來到了市區公園旁的公交亭等車。

低頭看了看手機,這個時間剛好能趕上末班。

也快到中秋了,街道上車來人往,很熱鬨,星光摻雜著露水,濛濛的水霧打在臉上,濕濕柔柔的,讓人感到很舒服。

多少個夜晚,他也是像現在這樣一個人穿行在城市夜幕的街頭。

一眼望去的繁華錦簇,他卻對此毫無感覺。

這座冰冷的城市,無人能溫暖其中的孤獨,黑夜中的一切流光溢彩都與他無關。

或許,隻有路燈在見證每一個晚歸的故事吧?

花月思緒翩然。

他身邊朋友不少,可基本都是女生,加上工作上的事被她們當成玩偶、吉祥物,著實有點吃不消了。

工作各方麵的體驗其實挺好,可是女孩們都太能整活,再加上他自身因素,退役也是冇辦法了。

累了,好好休息吧,做些自己想做的。

生活又不是隻有“工作”。

隻可惜臨行走得匆忙,冇來得及和她們好好道彆,現在花月隻希望各位姐姐不要介意今晚會場發生的事情。

具體是什麼事?

考慮到內容過於炸裂,咱們暫且就不談了吧?

……“嗚嗚~月月啊!

我的月月~!”

“月月怎麼就退役了?

都上熱搜了,多少人心目中的白月光,為什麼啊……?!”

“仙音偶像……她明明己經是頂流歌星了啊……”晚間九點,江南省星州市,汐茗大學學生宿舍區。

花月拎著兩大袋子,氣喘籲籲地爬了足足五樓,剛到502號宿舍門口,他就聽到了某個二貨鬼哭狼嚎的聲音,不由得嘴角一抽,風中淩亂了。

“什麼鬼動靜?”

算了,先看看怎麼個事。

……“陳路平你差不多得了,一個大老爺們,我都不好意思說你……過來陪一個?”

宿舍裡,秋雲凱自個兒坐在角落喝酒,他手肘撐在大腿上,麵色微醺,耷拉著腦袋,腳邊是散落一地易拉罐。

不過,那些空罐子都己經被他捏癟了……“你好意思說我啊?

你自己不也失戀了?

還有,宿舍內禁止飲酒,小心被抓。”

陳路平往後一仰,懶散的斜靠在椅子上,接著勸說:“兄弟,聽勸,咱冇必要吊死在一棵樹上,人生那麼長,實在不行咱再找下一個嘛,好姑娘多了去了。”

“嗬嗬,怎麼突然關心起我來了?”

“我現在和你感同身受懂不懂?!”

“……”秋雲凱一愣,詫異地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很快又垂下腦袋,自嘲般笑了笑:“我隻是遺憾,我們連分手都是隔著螢幕……”“……”淦!

陳路平忽然覺得自己完全理解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