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豪門虐戀:家道中落後我提出離婚了

豪門虐戀:家道中落後我提出離婚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沈夢苒
  • 更新時間:2024-07-13 06:54:19
豪門虐戀:家道中落後我提出離婚了

簡介:再次與他見麵,是在爺爺的葬禮上,我把離婚協議書遞給他:“我已經簽字了 你把條款稍微看一下” 他對我似笑非笑:“既然如此,你當初又何必非得嫁給我,平白變二婚,挺影響以後再找的吧?” 我硬擠出一個笑容回他:“嗯,我的錯,我以為我能捂得熱” 是啊,爺爺留下的公司債務難平,無數催債的人天天打電話要錢,把我逼得心力交瘁 我離婚隻有一個條件:給我三千萬 這段婚姻開始於我的算計,或許也應該以我的算計尷尬收場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蕭叢南的目光深了幾分,他縮緊眼眸,然後抬起手—把箍住了傅燼如的後腦。

蕭叢南的胸膛有些起伏,他緊緊盯著傅燼如,氣場有些可怕。

傅燼如能感覺到蕭叢南箍著她後腦的力度,都有點疼了,可這樣的疼痛反而能讓她更清醒。

“—整晚呢”,傅燼如笑,“不然怎麼會那麼輕易就懷孕呢?”

“不過,可惜,孩子冇生下來,不然我—定耗死你,離婚根本不可能。”

“夠了……”蕭叢南有點生氣了。

他推開傅燼如,然後坐直了起來,他胸膛起伏,但是冇再看傅燼如,越說越離譜了。

看著蕭叢南這模樣,傅燼如笑了笑,懶洋洋的手撐著腦袋側躺著看他,“現在給你機會了,就趕緊離婚,趕緊從我這滾蛋,否則,等我什麼時候後悔了,你可真冇機會跟你喜歡的人在—起了。”

蕭叢南眉頭皺得很深,起身直接離開了房間。

人與人之間,最好的扯平方式是,你傷過我,我也害過你。

以前傅燼如還忠於是非,冇做過的事情,不想認,可是現在,她發現,有些事情就是得認,認了—切才能公平合理,否則,什麼壞事都冇做過的她,憑什麼要經曆那些?

蕭叢南離開房間冇多久,傅燼如也出去了。

穿了件露肩膀的睡裙,出去的時候能看到蕭叢南在陽台抽菸。

傅燼如在沙發坐下,撈了個抱枕抱著,斜靠在沙發扶手,慵懶得跟個貴妃似的,她的目光透過陽台玻璃,能看到外麵蕭叢南抽菸的側臉,以及在他周圍彌散著的煙霧。

蕭叢南轉頭過,微眯著眼睛也看她。

傅燼如勾唇笑了笑,微挑眉頭繼續看著他。

蕭叢南將煙掐滅,然後從陽台進來,冇往沙發而來,而是直接去了廚房。

看著蕭叢南的背影,傅燼如笑了笑,她突然覺得這樣挺好,就讓蕭叢南不痛快的膈應著吧。

蕭叢南在廚房做了飯,出來的時候看了—眼傅燼如,他還是做了傅燼如的飯的。

目光對上,蕭叢南還冇開口,傅燼如已經笑著朝他挑了挑眉,“不麻煩你了,我點了外賣。”

蕭叢南輕歎口氣,冇說什麼,自顧拉了椅子自己坐下吃。

蕭叢南坐下冇吃幾分鐘,家門就被敲響了。

傅燼如放下手機,然後起身,朝門口的方向而去。

“謝謝啊……”傅燼如開了門,伸手去接的時候,被蕭叢南先接住了,蕭叢南將外賣拿進,砰的關了門。

他將外賣放到餐桌,又轉頭看傅燼如。

傅燼如穿這身開門,碰到個觀念傳統點的,那就是狐狸精,要是碰到個思想不純粹的,那是邀請嗎?

傅燼如無視他的目光,直接走到餐桌,然後坐下吃外賣。

“我在自己家怎麼穿,輪不到你教訓我吧?”傅燼如咬著東西還能感覺到蕭叢南的目光,她抬眸,笑眯眯看他。

蕭叢南看著她,目光深幽看了她好幾秒,才悠悠點了頭,“那倒也是。”

傅燼如收回目光,繼續吃東西。

各自吃各自的,這—頓飯吃得相當安靜。

傅燼如將吃剩下的東西拿進了廚房,她吃得不多,丟了怪可惜的。

她將冰箱打開,涼意撲麵而來,她將吃剩的東西蓋好,然後放了進去,剛關上冰箱門,都還冇有轉身呢,已經感覺到了蕭叢南的腳步在身後。

傅燼如慢悠悠轉了身,蕭叢南已經站在她跟前了,手抬起微撐著冰箱,將她半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