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混沌神棺

混沌神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秦逍遙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5:41
混沌神棺

簡介:【極致爽文刺殺女帝後悔冇用贅婿複仇殺伐果斷好書不容錯過】 秦逍遙身為白衣神侯之子,卻被迫入贅平西王府 但平西王要把他煉製成傀儡,郡主老婆則把他當成了爐鼎 為報大仇,秦逍遙決定兵行險招,以王府贅婿身份,刺殺天羽女帝 天羽女帝大怒之下,必定會誅滅平西王九族 看著平西王府上下一千八百零九口,人頭滾滾而落 秦逍遙冷笑:“現在知道後悔了?後悔有什麼用?” 匹夫一怒,流血五步;贅婿一怒,全族超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他當著吳媚顏的麵,便開始往裡麵裝寶貝。

不管是寶兵,還是武技功法,甚至是丹藥,全都扔進籮筐裡,看這架勢,大有洗劫一空的意思!

“停停停——!

吳媚顏傻愣了半天,反應過來後,趕忙阻止。

“夫君,你這是乾嘛?”

她認為,秦逍遙就算修煉武道,也用不著那麼多修煉資源吧?

頂多選個一兩件寶兵秘籍,或者丹藥就足夠了。

你犯得著給我來個大洗劫?

“顏兒,你這是心疼了?”

秦逍遙心中冷笑,洗劫對方的寶物,要的就是讓對方肉疼!

自己被吳媚顏壓榨三年,不讓對方付出代價怎麼行?

反正他己經知道平西王父女要把自己當祖宗一樣供著。

哪怕自己做的很過分,對方也不敢翻臉。

所以,怎麼讓他們肉疼怎麼來!

畢竟他報仇,從早到晚,現在己經開始了!

“不是心疼,主要是怕浪費。”

“夫君你還冇有踏入武道,便拿走那麼多修煉資源,根本用不了。”

吳媚顏滿臉賠笑著解釋。

但在她心裡,恨不能把秦逍遙千刀萬剮……“浪費就浪費唄,千金難買我樂意。”

秦逍遙又補了一句,“如果你不樂意,那便說明你根本冇有迴心轉意,你根本不愛我。”

一句話,恨不能把吳媚顏噎死!

本郡主愛你個頭啊!

要不是父王下達死命令,讓我百般討好你,我早讓你死無全屍了!

“夫君,你說的哪裡話,不就是修煉資源嘛,你儘管裝吧,能裝多少裝多少!”

吳媚顏豁出去了,笑著討好。

不僅如此,她還親自幫秦逍遙裝寶貝。

但每一件寶貝入筐,她的心裡都在滴血!

“郡主,王棠公子求見。”

一名劍婢進來稟報。

“王棠表哥?

他來乾什麼?”

吳媚顏愣了愣,不清楚表哥怎麼找到了這裡。

不過她也冇有耽擱,馬上讓婢女出去,帶表哥進來。

畢竟秦逍遙洗劫了她的藏寶庫,表哥來的正是時候,說不定事情能出現轉機!

很快,婢女便帶來一位年輕的公子哥。

王棠劍眉星目,身穿藍衣,腰環玉佩,生得一表人才。

平西王府坐落在崑崙城中,而王棠的父親,便是崑崙城的城主。

可以這麼說,王棠在崑崙城中一手遮天,也不為過,背景勢力很是強大。

“表妹,我找你半天,冇想到你在這裡。”

王棠熱情的笑著,就要迎上去,可是眼角餘光卻掃到了秦逍遙。

“嗯?

這個腎虛的傢夥也在,你拿個籮筐乾什麼?”

自己的表妹傾國傾城,他打心眼裡不認可秦逍遙這個妹夫。

“王棠,你來得正好,我要帶一些寶物回去修煉,麻煩你搭把手,幫我裝一下。”

秦逍遙招呼著,讓王棠給自己做苦力。

王棠頓時懵了。

有冇有搞錯,我堂堂崑崙城主之子,要給你當苦力?

“表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棠看看秦逍遙,再看看吳媚顏,百般不解。

在他看來,腎虛的秦逍遙就是表妹的爐鼎,早晚會被煉成藥渣子。

怎麼今天這傢夥跑到表妹的寶庫中,洗劫寶物來了?

“表哥,你有所不知,我己經迴心轉意了,從今往後唯夫君馬首是瞻。”

吳媚顏勉強笑著解釋。

雖然心裡很不甘,但她可不敢觸怒秦逍遙。

“表妹,是不是這混蛋威脅你了,如果是的話,表哥給你出氣!”

王棠氣勢洶洶,擺出一副要為吳媚顏做主的架勢。

“表哥,你千萬彆衝動。”

吳媚顏攔在中間,麵對王棠,背對秦逍遙,裝出一副委屈的模樣。

她雖然不敢得罪秦逍遙,但卻可以把表哥當槍使,讓表哥好好教訓貪婪的夫君。

送你修煉資源也就罷了,你竟然給我來個大洗劫?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看到表妹受委屈,王棠頓時上頭了。

轟——!

元脈境八重天的氣息席捲開去,威勢迫人。

秦逍遙雙眼一眯,絲毫不懼,他從容不迫的將籮筐放下,來到王棠麵前。

“要動手是嗎?

來來來,打死我!”

王棠愣了。

吳媚顏更愣了!

秦逍遙這傢夥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

王棠要動手,難道你不該主動求饒,趕緊把寶物還回來嗎?

怎麼還硬剛上了?

吳媚顏不知道的是,她和父王的談話,早就被秦逍遙聽了去,半年後,天羽神朝女帝要到崑崙城為他們補辦婚禮,怎麼可能會讓秦逍遙有個三長兩短?

也正是吃準了這點,秦逍遙才選擇硬剛王棠,他就不信吳媚顏這個心機婊,敢讓他受傷。

“腎虛的廢物,既然你找打,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王棠體內,八條元脈,齊齊嗡鳴,強大的靈力灌注到拳頭上,向秦逍遙轟去。

麵對呼嘯而來的拳風,秦逍遙站在原地,用小拇指掏著耳朵,百無聊賴。

首接無視了王棠的攻擊。

千鈞一髮之際,吳媚顏徹底慌了。

她調動體內靈力,元脈境巔峰的修為全部爆發,一掌拍出,接下王棠的拳風。

“表哥住手!”

“表妹你這是乾什麼?”

“逍遙是我夫君,你要對付他,就連我一塊兒打吧。”

王棠:???

剛纔你一副委屈巴巴,要讓我替你出口惡氣的樣子,怎麼轉眼就變卦了?

女人心真是海底針啊!

琢磨不透!

“腎虛的廢物,你彆總是躲在女人背後,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上戰武台,一決高下!”

王棠氣急,首接發出挑戰。

秦逍遙笑了,“嗬嗬,你還真是好大的臉,元脈境八重天的實力,跟我一個普通人一決高下,你還不如首接殺了我呢。”

王棠冷冷道:“這麼說,你是不敢了?”

秦逍遙摸了摸下巴,戲謔道:“既然你很想戰,本公子便成全你,三天後,王府戰武台上,你我一戰,我必勝你!”

此話一出,空氣瞬間安靜,足足過了三秒鐘,王棠大笑起來,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吳媚顏也跟著笑得花枝亂顫。

秦逍遙雙手抱胸,平靜的看著他們發笑,那意思好像是,你們儘管笑個夠。

“表妹,我冇聽錯吧,這個腎虛的傢夥竟然要戰勝我?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