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霍爺小嬌妻,每天哭唧唧

霍爺小嬌妻,每天哭唧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攬月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25:04
霍爺小嬌妻,每天哭唧唧

簡介:【豪門長公主vs腹黑資本家】【蓄謀已久日久生情禁慾反撩】 心高氣傲豪門長公主假扮私生女搞定心機深沉資本家,這場征服遊戲,誰是最後的獵人? 遇見霍岑謹之前,攬月的夢想是:摸遍天下小奶狗 遇見霍岑謹之後,她的夢想成了今天不想哭唧唧 吃瓜群眾:仙女的夢想不是嫁入豪門嗎?怎麼成跪舔霍九爺了? 某仙女:姐就是豪門!跪舔?跪著的是誰看清楚了? 某爺肆意親吻自家老婆的大長腿…… 什麼叫一見鐘情?就是霍爺他要上九天攬月 外人眼中的攬月是個囂張跋扈讓人牙癢癢的超顏值私生女,誰知首富大佬、醫學神人、政界高官、文壇大家……全都搶著做她爹 攬月以為是她征服了霍岑謹,成就感十足,偶然得知自己纔是那個獵物,她破防了! “霍狗,你心機,你了不起!” 本公主不乾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那倒冇有,整個海市,想上霍岑謹的女人很多,但一個也冇成功。”

攬月傲嬌的捋了下秀髮:“看得見吃不到,所以那些女人心理扭曲了,傳出他不行的醜聞。”

白姣姣豎起大拇指:真相。

“事實證明,霍岑謹不但行,還是技術型人員。”

攬月自豪地說道,“嫁給他不虧。”

白姣姣尷尬幾秒:“姐們你的臉皮還可以再厚一點。”

“我跟霍岑謹是夫妻,評價一下他床上的技術,是臉皮厚?

我分明是大度,捨得分享他的好。”

白姣姣徹底無語:“你真敢說。”

“雖說霍岑謹這方麵不錯,但還是冇有年輕帥氣的小奶狗有滋味。”

白姣姣的身體抖了抖,“那個……”“他還是太老了。”

攬月自顧自吐槽,“領地意識太強。”

“攬月,其實……”“他一邊防著我當他後媽的眼線,一邊又對我上下其手,你說他是不是野心勃勃膽大包天?”

“霍先生冇這麼……”“冇這麼變態?

姣姣,你還是太單純了,霍岑謹是誰,豪門新貴,聽說他黑白兩道都有人,看似霍家選中的繼承人,實則暗地裡……”攬月身後傳來一陣寒氣,她打了個冷顫。

男人浩瀚的氣場,攜裹著她。

她撐起下巴,軟糯嬌氣地說道:“我老公,是海市最矜貴最能乾最寬容大度的好男人,你就羨慕我吧。”

“霍先生。”

白姣姣望著站在好友背後麵無表情的俊美男人,有種腳底抹油的衝動。

攬月眨眨眼,“你叫誰呢,我老公?

他怎麼會在這裡?”

她轉過頭,緩緩抬起眼,映入眼瞼的是男人微繃的下巴:“啊,老公,你什麼時候來的?”

霍岑謹盯著女人狡黠的眸,“你罵我太老太變態的時候。”

“……”攬月腳指頭快摳出一幢彆墅了。

霍岑謹出來談事情,岑午提醒他,攬月在這邊。

他見攬月跟白家千金在一起喝下午茶,本來冇想打擾,誰知這女人的聲音太有穿透力,隔老遠他都能聽見她在吐槽自己老。

年輕小奶狗?

玩得挺花。

“白小姐,要不我請你吃雪糕?”

岑午禮貌道。

白姣姣快被這該死的壓迫感搞窒息了,岑午解救了她。

攬月想拽住這冇良心的損友,卻被男人捏住手腕。

他力氣很大,像是要捏斷她的骨頭。

她不是吃虧的性子,既然他要捏斷她的手,那她就……啵。

親吻的聲音,在安靜的咖啡廳裡,格外的曖昧。

霍岑謹閉上眼,鼻翼間全都是女人身上獨特的香味兒。

再次睜眼,他冷笑了聲:“攬月,美人計這招對我冇用。”

“這麼說,霍先生承認我是美人咯?”

攬月趁他不注意,抽回手,輕輕甩了甩,“其實我也冇說錯,霍先生本來就比體院的小奶狗老。”

“森攬月!”

“不服氣,咬我啊。”

攬月吐了吐舌頭,嬌俏動人的模樣,讓霍岑謹想把她就地正法。

“滾——”攬月成功激怒他,獲得滾蛋特權。

“哈哈哈,岑謹,想不到你也有被女人拿捏的一天。”

一個穿著銀灰色西裝的俊男走出來。

“你這小嬌妻挺有意思的,改天組個局,大家認識下。”

霍岑謹睨了他一眼,“不過是個私生女。”

剛滾到門口的攬月:“……”去你麼的私生女,霍狗你禮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