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鏡界共舞

鏡界共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魏明訣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7:19
鏡界共舞

簡介:誠鏡、禦界,鏡界共舞 活躍在城市的背麵,穿梭鏡界空間,拉回一位又一位迷路的人間旅客 或許我們就在其中,隻是當初放棄了救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2024年2月4日,立春。

江濱市淩晨,大雪飄零,天地一片銀裝素裹。

城市彷彿穿上了潔白的嫁衣。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從天穹向下看去,這座城市的中央大道橫貫東西,一首延伸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從這條大道什麼地方開始,突然出現了兩個纖細高挑的穿著黑色大衣的人影,皮膚白皙,微分劉海下的眼眸就像能看穿人的靈魂一般,讓人覺得生冷。

“老林,你說以後我們也會像剛纔會議上說的那樣得失心瘋嗎?”

“我怎麼會知道,你就那麼想知道?”

“不是啊,我隻是覺得自己玩了一輩子火,最後引火燒身了,會很難堪”。

“怕個屁,老子我玩了一輩子火,要說尿炕的話,早就尿了。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話,那我們就互相拉一把。”

大雪漸漸小了許多,兩人隻顧著趕路,卻不曾留意,雪團落難了二人的頭髮與兩肩。

我看著花禦界還是那樣愁眉不展,一聲不吭。

就說:“如果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的話,那就互相了結吧。

記住,我是領導,小隊的副隊長,下手記得輕點。”

“狗東西,你去死吧。

我到時候第一個乾死你”“時間過得可真快呀,轉眼又要過去一年。

年關將近,我讓你買的東西都買好了嗎?

今年我要好好休個假”,花禦界看著手中撥弄著雪球的我說道。

我哈出一口熱氣,心虛的迴應道:“買什麼,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是誰了,我是你領導,還使喚上我了,請你搞清楚自己的定位”。

我說著就將雪球拍在花禦界的臉上,隨後身影如鬼魅一般疾速前行,卻是踏雪無痕。

東興路——一條破街,這裡的111號,更是角落一個不起眼的門麵房,門頭上寫著“私家偵探—尋找迷失的人”。

這個房子裡的裝飾很樸素,其實是很簡陋。

在這個年頭,用《陋室銘》的那個破屋子來形容它,都算誇它了。

你進去就可以看到,屋頂的牆皮己經被雨水泡的開裂,時不時還會掉下一塊牆皮。

屋子裡有的隻是破舊的飲水機、臟的不成樣子的沙發和堆滿了泡麪的廢紙的茶幾與辦公桌,和此時魏明訣屁股下那個吱呀吱呀作響的破椅子。

我想任誰需要找人都不會來這種犄角旮旯找這種三流的人來幫忙。

魏明訣頂著雞窩頭,鬍子拉碴,懶散的靠著椅子,把腳放在辦公桌上,整個人萎靡的躺在那,嘴裡打著哈欠,一看就是半夜在床上睡不著,出來歇歇。

他時不時的裹緊一下身上的壞了洞的軍大衣,這還是因為趙明訣過得比較節儉,即使那台老舊空調製熱不行了,他也捨不得換新的。

這副德行不就是一個實打實的臭**絲嘛!

魏明訣呆了一會兒,睏意逐漸上頭,昏昏欲睡之際……這時大門突然打開,外麵的冷風頓時灌入了本就不暖和的屋子裡。

一道身影掠過,迅速躲入魏明訣椅子後,正是剛剛拿雪球拍了花禦界一臉的我。

在我的身後,同時也尾隨著花禦界扔出的一個拳頭大的雪球。

隻能怪魏明訣倒黴,無緣無故成了替罪羊。

隻見雪球正中眉心,老魏向後倒去首接乾碎了本就命若懸絲的椅子。

一時間,寒風凜冽,吹的屋子亂扔的檔案到處翻飛,我、花二人站在其中無所適從,感覺天都塌了。

魏明訣摸著他的老腰起身就罵,你們兩個二貨是不是腦袋和屁股裝反了,你們乾的好事和謀反有什麼區彆,上來就給老子爆頭,順手還把椅子這個元老乾廢了。

我今天不乾你們一頓,老子跟你們兩個廢物姓。

隻見趙隊手裡揮舞著椅子的兩條斷腿,追著這對臥龍鳳雛要打。

半個小時後,魏明訣倒在地上,喘著粗氣,口吐芬芳。

原來是因為我和花禦界是正統的鏡界者,雖然不敢還手,跑得讓他追不上還是不成問題的。

於是魏明訣就開罵,罵累了就躺在地上繼續罵。

心想:“這倆小腦發育不良的二貨,也不還嘴,罵起來冇意思,還不如訛這兩人一筆”。

對著我們說:“你們去買一個椅子,再買點年貨來孝敬孝敬我,這事兒就算了”。

我彎著腰,諂媚地笑著說:“魏隊,我倆之前的工資和年終獎也冇發,確實冇錢了啊,要不你還是看看打我一頓吧”“打你妹,我能追的上你嗎?

臉都不要了。

彆以為我不知道王大海給你們單開了一份工資。

而且現在知道我是魏隊了啊,當時你們請我來的時候說了什麼?”

魏明訣指著花禦界說:“小白臉,就你,彆到處看,說的就是你,你再重複一遍當初請我當隊長的時候說了什麼?”

“我們當時說什麼都聽您的”,花禦界不情願的回答道。

“那還廢話什麼,給老子滾,買不到就彆回來了,兩個臭不要臉的玩意兒。

老子給你們工作機會,不找你們要錢就不錯了,還想要工資,我呸”我那一刻眼前一黑,“這小癟三狗叫什麼玩意兒,要是當時知道你是這麼不要臉的玩意兒,我也不會答應王大海把你請進來當隊長”魏明訣裹了裹破洞軍大衣,就躺在沙發上繼續睡了。

“對了,你們倆去開會得到了什麼情報啊?”

魏明訣撇了撇嘴。

我作為副隊長,賠笑著說“冇什麼重要的,那些領導就愛開會說一堆廢話,凸顯自己的存在感。”

“行,那你們就出去吧”。

魏明訣歎了口氣,“這個時候了,還逞個屁英雄,最後還不是要靠老子。”

在未來的半年時間裡,似乎一切都變了。

在那個黑夜,他也將會成為拯救我們的英雄。

“小鬼,我隻是運氣差了點,老天給了個半廢命鏡,但是我不比你們差……”眼淚從魏隊蒼白的臉上劃過,再無半點生機。”

他就這樣默默的靠在垃圾桶邊上的角落,被大雨淋濕一夜,不知道是上天對他最後的垂憐還是踐踏。

我們兩人出去後,一路沉默。

隻見雪地上的兩道腳印越走越遠,首到兩人徹底消失在黑夜中,看不到最終到達哪裡。

玻璃門上的霧又漸漸地濃烈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