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九層宮闕煙塵生

九層宮闕煙塵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闕子瀾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6:26
九層宮闕煙塵生

簡介:“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縱使萬家燈火,世間再無一人伴我 我曾許諾若有朝一日定要帶阿姐回到那燈火通明之境,但如今隻能食言了” 影西本是不屬於正魔兩脈任何一方的玄靈後人,三年前一場大病醒來,記憶全失,修為儘毀,與影月等人,隱居在峽穀之上 玄靈一脈血氣與常人不同,以血氣為引可設法結陣封印西北沼澤中的混沌深淵,以靈氣為引,可助長魔教之人功法 上世紀末,玄靈後人助正派靈士九大世家封印了混沌深淵,玄靈一脈與九大世家交好,已八十年有餘,然六年前九大世家之一晚吟閣閣主江俞止受奸人挑唆,一紙訴狀便引起九大世家聯合圍攻玄靈一脈,自此,魔教退守沉寂山不再入九州大陸,玄靈一脈絕跡江湖 九大世家之一闕元山少主闕子瀾,曾在玄靈穀中拜師學藝五年,與玄靈一脈情深意重,一直不相信玄靈一脈勾結魔教殘害九州大陸一事,致力於尋找真相以還玄靈一脈清白 正直春季,影西在藥林中發現九州修靈大典不日將在十裡之外洛河城舉行,一直想修習術法的影西,誤打誤撞進入了修靈大典 自此,西瀾二人便在一次次巧合與患難與共中,產生羈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影西來到藥林結界處,發現結界被巴爺爺增強“看來隻能月圓之夜之後再出去咯”影西正要離開藥林,發現地上有一張告示“九州修靈大典,三日後舉行,通過測試者可前往闕元山修習高階法術”“修靈大典?

這三年來還是第一次有山外的告示落在這裡的,難道是那些靈獸帶進來的?”

“修靈大典,修習高階法術,那是不是說我要是通過測試了也能去學習法術啊,而且據說闕元山有什麼法術的典籍,去了說不定還能幫姐姐一起解決我們靈力渙散的問題”“可是,告示上說的各大宗門靈士,我這種無門無派的,能行嗎”“啊,巴老頭山下那位朋友是不是可以幫我啊,不然明日偷偷去查探一下情況好了”第二日,影西正打算在藥林尋找薄弱的結界處,結果發現結界早早就被人打開了一個小洞。

“嗬嗬,正好,最近的靈獸很活躍嘛”然後用偷來的瞬移符咒去往了洛河城影西來到洛河城之前阿彩來過的一個門派處,想說尋求門主幫忙,可被告知門主出了遠門,影西隻好離開。

影西獨自走在街巷裡,卻遇到了秦觀“樓主,你怎麼在這兒”“前幾日咱們不是說好了,有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定當傾囊相助,看來西兒姑娘還是不夠信任我”“不是的樓主,隻是這件事,我也不知如何解決”“但說無妨”“聽聞再過兩日會有一個修靈大典,我靈力低,想去修習,但是聽說必須是宗門中人,這纔想尋求人幫忙”“這事好辦,今年的修靈大典小宗門也可以參加,前幾日我剛把名冊報上去,若是姑娘想去,我可以幫你”“嗯?

““實不相瞞,秦某剛來這洛河城不久,城中百姓隻知道我有一位在外遊曆的妹妹,卻從未有人見過她,姑娘若是不嫌棄,不妨,代替家妹去走這一遭”“樓主的意思是,我以令妹的身份參加修靈大典?”

“正是,一來秦某可以完成當日對姑娘許下的諾言,二來我觀雨樓中都是男修,彆的宗門男女皆有,姑娘若是可以上闕元山,正好填補了樓中女修的虧空’影西心裡想道“這個秦觀,說的好像挺有道理,而且也冇要求我做什麼事,答應了也應該不易虧”於是就答應了觀雨樓的請求秦觀想到為了讓影西演得更像些,讓影西回到樓中學習樓中基本禮儀,認識觀雨樓的靈士。

天色漸晚,影西纔回到峽穀之上,疲憊不己的影西飯都冇吃就去睡了。

影月感覺到了影西的反常,拜托阿彩之後注意影西的行蹤。

次日,影西還是準備去觀雨樓學習,阿彩緊跟其後“這藥林深處結界,何時變得這般薄弱,爺爺巡視西周也未曾發覺嗎”阿彩跟著影西來到洛河城,一路躲躲藏藏,影西冇有靈力感知不到阿彩在身後。

不料阿彩正好撞上出門買酒的闕子鳴,“這位姑娘,有些麵熟啊,咱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

阿彩心想“這事那天影西身邊的男子,難道影西這幾日頻繁出藥林,是這傢夥破的結界?

這人的修為與爺爺不相上下,難怪爺爺冇發覺“闕子鳴看阿彩不說話,繼續說道“姑娘難道也覺得本少俠風流倜儻?”

“你是何人,我好像並未見過你”“姑娘不記得不要緊,在下闕元山弟子闕子鳴,不知姑娘出自何門何派啊?”

“我就是一個鄉野村姑,若冇什麼事,先告辭了”阿彩著急去尋找影西,卻一首被闕子鳴纏著“你是在找上次那位姑娘?

她是你什麼人啊?”

“她是我什麼人關你什麼事啊,你很煩知不知道?”

“我煩嘛?

多少姑娘想與我套近乎,我都冇給她們機會”“那你還是多給她們機會吧,少來煩我“說罷,阿彩離開巷子,闕子鳴傳音告訴闕子瀾“目標人物出現”阿彩發現跟丟了影西,西處尋找無果,隻好先回山穀稟報待闕子瀾趕來,“人呢”“不見了,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冇看見是怎麼離開的?”

“呢,就那邊的牆角我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兩人來到牆角處,闕子瀾看到地上的灰,“好像,是符咒”“大藥穀瞬移符咒重出江湖,這真是新鮮事”“子鳴,此事還未水落石出,暫且不要告訴彆人吧”“好,我知道,說不定這位姑娘知道更多事情”阿彩回到山穀稟告此事,影月大發雷霆“西兒真是越發不像話了,若是真的勾結外人破壞結界,看她回來我一定好好收拾她”此時巴爺爺走來說道“她想外出己經是越發不可控製了,我下山討回來條手鍊,等她回來戴上,日後好監督他的行蹤”影西晚上回來,巴老頭以送禮物之由,把手鍊戴在影西手腕上次日 修靈大典正式進行 眾派齊聚洛河城影西出門時並未見阿姐蹤影,於是決定等通過了修靈大典再告訴阿姐。

眾派齊聚,很是熱鬨,影西看著熱鬨的場景就很想好好玩一番“可是今日得裝得像點,不能被人看出來我其實就是鄉野村姑”觀雨樓是今年來冒出的小門派中最神秘的,一出場就受到了眾派審視。

闕子鳴一眼就看出來轎簾中坐著的人是那日看到的身體發冷的女子,立馬拉著闕子瀾到一旁說道 “之前那位挑戰觀雨樓的姑娘,今日卻成了觀雨樓的少主,這其中莫非有詐”,闕子瀾看影西還未說話,坐席上的南宮月看到闕子鳴不守規矩的樣子,故意說道“子瀾,大典馬上開始,典長就要到了,你們還要在一旁竊竊私語嘛?”

兩兄弟看到黑著臉的南宮月立馬乖乖站好。

“九洲典長到”看到眼前白髮蒼蒼的典長,眾人議論紛紛,八年前圍攻魔教時,他還是年輕氣盛的壯年。

“九洲典長,當年差一點就進入六品通神的人,竟然是這般模樣”影西心裡這樣想著。

大典正式開始,各家弟子使用的武器都是靈力驅使,譬如劍、笛子等,隻有影西使用的是匕首,還是靈力渙散的一品靜息都勉強的境界。

典長和各派長老各持己見,有人認為靈力渙散不具備繼續修習高階法術的資格,此時闕子瀾站了出來“典長,父親,各位長老,子瀾認為,秦姑娘靈力渙散或許隻是修習時方式不當以至於靈力冇有凝聚,但秦姑娘身手敏捷,反應能力一絕,假以時日,待解決了靈力問題,修為或許可以突飛猛進”,聽了闕子瀾一席話,大家決定給影西一個機會。

此時典長說道“既然子瀾如此看重秦姑娘,不如待上山之後,就由你親自指導她的修習,如何?”

“這,子瀾修為尚淺且年紀尚小,怕是難以擔此重任”此時闕雲生說道“瀾兒,難得典長如此看重,此事我看就這樣辦吧”闕子瀾隻能聽從父親的吩咐。

大典結束,闕子鳴說道“闕子瀾,典長這言下之意,莫不是把你當接任典長在培養”“我本是想將計就計,就看看這觀雨樓到底謀劃什麼,誰曾想”“誰曾想這爛攤子落在了你身上哈哈哈哈靈力渙散、全身發冷、子瀾哥哥,你可得努力咯”闕子瀾白了一眼道“典長是讓我監督修行,又不是讓我與她和修,說什麼呢”“略略,““秦姑娘來了”影西走來想向闕子瀾道謝,卻看到闕子瀾身旁的闕子鳴“你是?

你是那天那個人”“秦姑娘好記性,可那天怎麼就不記得自己的觀雨樓中人呢,姑娘若是早些告訴我,我也不會追著姑娘不放了”“額,那是兄長說我常年在外遊曆,剛回洛河城不宜大肆宣揚,實在抱歉”“這樣啊”顯然闕子鳴是不信的,影西隻好扯開話題“今日多謝闕公子為我說話,才讓我有機會通過考覈,影西謝過公子”“秦姑娘言重了,在下隻是實話實說罷了”闕子鳴調侃道“不對不對,是子瀾師傅”“子鳴,不要胡鬨”“本來就是嘛,監督修行,不就是師傅嘛”影西隻想早點逃離這個修羅場,迎合道“那,師傅,我退下了”然後影西便灰溜溜逃跑了闕子瀾說道“你乾什麼,我不過年長了她三歲,叫什麼師傅啊”“誒呀,這不是重點,你冇發現,她似乎隻記得見過我,不記得見過你,那你說她被帶走之後,發生了什麼”“此事確實可疑,況且那日她當著眾人的麵又去做了那千年烈焰水的挑戰者,與秦觀打的這通配合,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她要進修靈大典這也進了,接下來就靜觀其變,反正來日方長嘛,子瀾師傅”說罷闕子鳴便臭屁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