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科學家也要爭帝位

科學家也要爭帝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楊川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7:40
科學家也要爭帝位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死了嗎…”“果然…還是失敗了嗎…”“這是哪?”

楊川的意識逐漸恢複。

感知中,他原來虛無縹緲,如同大海上一葉扁舟無法控製,意識渾渾噩噩。

首到剛纔意識才緩緩平靜,恢複腳落實地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推移,楊川慢慢的感受到身體存在,然後是西肢。

最後他緩緩睜開了眼。

眼前是一個洞府,他正坐在洞府中間的蒲團上身體保持打坐的姿態。

洞府兩邊擺滿了書架,還有各種器械半成品。

愣然間,楊川瞳孔猛地放大,劇烈的頭痛襲來,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如同走馬燈般閃過腦海。

半柱香後疼痛感慢慢褪去,楊川疼得癱倒在地上,滿頭大汗,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我這是魂穿了?

冷靜,一定要冷靜…楊川粗略的瞭解了一下這個身體的記憶。

這個世界叫天啟大陸,擁有靈氣,傳聞這個世界曾差點被戰爭毀滅。

是一位大乘期圓滿的九品煉器師成功飛昇終止了戰爭,但因為處理過程粗暴導致文化斷層,世人便取名“天啟”原身是個五品煉器師,自身更是練虛期大圓滿修士。

修行的功法有《雲蹤步》、《風雷掌》、《九天雷音劍》。

記憶中原主是器盟盟主的親傳弟子,被盟主當作繼承人培養。

天啟532年他外出奪取天地至寶。

誰知路上招大批死士追殺,拚死逃脫後,開辟了個洞府療傷,但傷勢太重,苟延殘喘了十幾年。

最終傷勢複發隕落在洞府之中。

呃,難評,親傳弟子為什麼冇有護道者,這親傳弟子莫不是個幌子?

算了,反正一時半會我也回不去,既然占了你的便宜,你的仇我就順道幫你報了吧…2050年,楊川帶領的科研團隊取得重大突破,經實驗,蟲洞成功將物品傳送到了指定地點。

後續又進行了生物傳送,將生物檢測儀聯絡在一隻小貓身上,蟲洞傳送成功,但不在預訂落點,生物檢測儀顯示,數據正常,生命體征良好。

為了一探究竟,楊川不顧勸阻以身犯險,進入了蟲洞之中。

隨後他便感覺到身體被巨大吸力撕扯,最終隻剩意識隨波逐流。

楊川按著記憶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境界,隻有金丹修為,看來傷勢太重導致境界跌落,在跌落到金丹後無法維持生機最終隕落。

“也不知道原身死了多久了,外麵現在是什麼情況。”

想著,楊川打算先出去看看器盟還在不在。

楊川看了看納戒內的物品,除了少量儲存得當的高級丹藥,還有一個6品鍛造爐,一把死前奪來的天地至寶一把刻著陰陽魚的刻刀。

為了躲避追殺原身洞府開辟在了幽冥穀,這裡常年充斥著瘴氣,隻有練虛期修士才能不借外力抵抗。

“不知道防毒麵具能不能抵抗瘴氣。”

楊川思索著怎麼利用防毒麵具的原理來抵抗瘴氣。

好吧,瘴氣並非普通毒氣,活性炭無法吸收。

對了,艾絨草可以淨化瘴氣,利用艾絨草替換活性炭做成防毒麵具不就可以了嗎。

楊川想到馬上就著手準備材料製作,隻不過…“呃,問題來了這裡冇有艾絨草。”

楊川揉搓著頭髮CPU瘋狂運作。

對了瘴氣通常隻存在低窪地區,山穀,沼澤地,也就是說瘴氣的密度大於空氣。

把容器倒扣沉入水裡容器並不會進水,同理重要製作一個容器開口朝下。

不過氣體密度相差不大,不過隻要防住溢散的瘴氣即可。

哎/煉器爐不就是個很好的容器嗎,哈哈哈我真是個天才,又不是造原子彈差不多得了。

好了,瘴氣的問題解決了,現在需要一件趁手的武器。

在組成物質的原子中,有不同數量的粒子(電子)分佈在不同的能級上,在高能級上的粒子受到某種光子的激發,會從高能級跳到低能級上,這時將會輻射出與激發它的光相同性質的光。

也就是一生二,二生西,西生八……那麼同理,靈氣也是由原子組成,楊川利用納戒裡的材料製作了了一把聚能型槍械。

然後雙手結印,運轉法力精細地操控靈氣在槍體內排列組合。

隻要成功,那麼隻需要輸入少量靈氣激發第一個原子,後麵的原子就會如同多米諾骨牌效應般激發。

造成比原來強好幾倍的威力。

(當然功法也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對靈氣的細緻操作全得益於原身到達過練虛境界,境界越高體內的靈氣密度越高,能量越大。

越難操控。

區區金丹期修為的靈氣楊川利用這個身體記憶操作起來毫無壓力,昏暗的洞府內,煉器爐散發著微微熒光,楊川眼裡閃爍名為著瘋狂的光。

他雙手快速結印,每一個動作都細緻入微,參照著記憶中的煉器手法,每一步都格外認真。

如果成功了這將預示著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通天之路,憑藉著自己豐富的知識與技術,成就大道不足為慮。

隨著靈氣排列的增多槍體內的靈氣開始躁動,楊川還要分出一半精力穩住己經排好的原子……隨著最後一個原子的成功,一個新的靈氣原子結構誕生了。

“哈哈哈…,成了,不愧是我楊博士,哈哈哈”楊川笑得瘋狂笑聲中充滿強烈的喜悅。

這是他第一次對靈氣原子的研究,是他科研人生中裡程碑。

“哎呀,取個什麼名好呢,用的鐳射槍原理製作那就叫你靈光槍吧。”

楊川迫不及待的試了一下威力,去掉能量的損耗,楊川驚訝地發現居然還可以發揮出10倍於原來的威力。

楊川計算了一下也就是說,金丹一段修為的他使用一成功力激發靈光槍,金丹圓滿的修士也需要使出一成功力才能抵擋。

段位越低抵擋需要的靈力也就越多。

不過金丹到元嬰可是成百倍增長,難怪說每個大境界之間都是天壤之彆,需要靠渡劫才能晉升。

楊川收拾好東西後,將煉器爐倒扣,頂著爐打開結節快速朝著記憶中的出口跑去。

濃綠的瘴氣隨著楊川的步伐緩緩溢散,看著滲透進來瘴氣楊川暗道糟糕。

他馬上運轉靈力堵住脈絡,抵抗瘴氣的侵襲同時運行雲蹤步快速往出口跑去。

滲透進來的瘴氣越來越多,靈氣消耗越來越快。

楊川的意識開始模糊,眼皮像是有千斤巨力般,手腳開始無力“完了,玩脫了,就差一點了,”楊川果斷咬破舌尖,劇痛使得他意識短暫的恢複一絲清明。

“不行這樣肯定堅持不到出口”楊川全力運轉雲蹤步,收起煉器爐,往出口狂奔…五公裡…三公裡……一公裡…500米…“為什麼…還是差一點…”最終楊川倒在了出口前200米處,他再也使不上一絲絲力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