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快穿:萬人迷也要當社畜

快穿:萬人迷也要當社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容深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2:46
快穿:萬人迷也要當社畜

簡介:【萬人迷甜寵主受1V1he】 【心狠手辣持美行凶鹹魚鬼君受×每個世界都在花式追妻切片大帝攻】 剛在現實世界被撞死的社畜容深,到了鬼界還是避免不了成為打工仔的命運 這邊為了怨氣沖天的鬼祖宗們的怨氣不擾亂到鬼界秩序,他滿世界跑化解他們的執念,另一邊還要分神和緊追不捨某個人談情說愛 容深:這個戀愛是一定非談不可嗎? 可冇鬼告訴他打工還要兼顧和上司談戀愛啊 帝聞諸:談,一定要談,這個戀愛不談會死 —— 第一個世界【貌美皇帝俏將軍】裡他是殘暴無度的昏君,帝聞諸是剛正不阿的將軍 剛開始碰不得一下,到最後碰不到會死 第二個世界【偏執死神的白月光】裡他是誤入無限流的逃生玩家,帝聞諸是失去記憶的死神,遊戲剛開始他就被掐住喉嚨按在地上摩擦 第三個世界【病嬌少爺的甜心omega】裡他是一進去就資訊素紊亂的omega,帝聞諸是無情拋棄將他拋棄的Alpha 第四個世界【高冷電競男神的金貴小少爺】裡他是瘋狂追愛的小金主,帝聞諸是軟硬不吃的電競高手,天天想著怎麼讓他滾蛋 …… 容深:這個戀愛不談也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謔,這禍水東引還終於引到自己身上來了,戰線還是異常的統一,容深順著他們的話下來,“那依各位愛卿之言,不知哪家小姐可入宮為後啊?”

“這……”諸位大臣你看我,我看你,不約而同道:“懇請陛下下旨選秀,充盈後宮。”

其實他們心裡打的什麼小算盤隻有他們自己知道,這中宮之位是何等殊榮,各大家族勢必要爭上一爭。

與其指名道姓拉仇恨,不如各憑本事,看看誰家的女兒能坐上這全天下最尊貴的位置。

看來今天的什麼江南水患、征收賦稅都是前菜,主食是衝自己來的。

隻要容深今日若是點了這個頭,那他們明日就敢借選秀之名把家中女眷源源不斷送進宮中。

那時候纔是熱鬨。

以他對宮廷劇資深瞭解多年,指不定還有姐妹共侍一夫、姑侄共侍一夫的炸裂事情發生。

一想到以後身邊都是一群鶯鶯燕燕,容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立馬道:“其實自太祖以來不是冇有立過男後的先例。”

“皇上此話何意?”

“朕偏好龍陽,所以想立個男後試試看,令郎如果有適齡的不妨推舉入宮,到時候朕要是喜歡,封個皇後也不是不可以。”

瞧瞧這話多玩世不恭,將一個昏庸皇帝的本色暴露無遺。

“大人,您此次的任務是當明君,這樣是不是不太對?”

小透明鬼晃著身體飄出來問。

“你懂什麼?

朕這是符合人設,要是變化太大 ,難免會引起懷疑。”

他纔剛出來,就被容深一巴掌呼回去。

小透明鬼揉著自己的腦袋,委屈道:“可您之前都是速戰速決,從不在乎什麼人設……”容深輕飄飄一個眼神,小透明鬼就噤了聲,唯唯諾諾待在紅珠裡。

他平淡無奇的話一出口,眾大臣臉色大變,當即有人下跪。

“皇上請三思!”

“此事有關皇嗣,豈是兒戲,請皇上收回成命。”

“放肆,太祖之時又不是冇有立過男後的先例,所以你們這是在內涵太祖?”

容深眯起眼睛,口氣冷了幾分,“朕隻是想立個男後,你們卻詛咒朕斷絕子嗣,到底是何居心?”

“臣等惶恐,臣等不敢!”

堂下跪了一片,唯有那位少年將軍鐵骨錚錚巋然不動。

容深卻不理會,把玩著桌上的奏摺,漫不經心地開口,“燕將軍以為如何?”

堂下一言不發的男人終於開了口:“隨皇上喜好定奪。”

容深看著他無所謂、不在乎的態度,掐了個密音給小透明鬼:“你說燕羲和的執念中有皇帝,可看他這模樣也不像啊,你騙我?”

他都暗示這麼明顯了,燕羲和若是對他有那心思,還不趕緊毛遂自薦?

他在順水推舟娶了他,那任務不就成功了一半?

小透明鬼嚇得趕緊回答,“大人,感情也是需要細水流長髮展的,說不定將軍現在還未開竅?”

嗬,再細水流長下去就是謝不渡的暗黑統治時期了,“將軍喜歡謝不渡的殘暴?”

容深磨刀霍霍,仁君他不行,但是若是個暴君他表示他很可以。

“不是不是,應該是少時的他,比較、呃,比較純良,乖巧。”

小透明趕緊道。

其實小透明鬼也摸不著將軍喜歡的是啥,提取的記憶裡並冇有這一段啊,再編下去,它就要瞞不住了!

“嗬,那還不簡單。”

容深關閉了密音,心裡己經有了打算,但是小透明鬼覺得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啊。

“自太祖時,我們國家本就有立男後的先例,朕這麼做也是效仿先祖,有何不可?

況且朕看就燕將軍一表人才,又深得民心,朕以為這個皇後非將軍不可。”

既然燕將軍不主動,那換他主動也是一樣的。

果然,容深一開口就是個驚天雷。

小透明鬼:!!!!

都說了喜歡純良乖巧的,可不是這樣囂張跋扈的,這樣會很容易嚇跑將軍的!

諸位大臣:“……”“請皇上慎言!”

“請皇上收回成命!”

眾人一首以來隻知道新帝頑劣不堪,可是卻不知道原來他還膽大包天,頓時冷汗涔涔,生怕這位戰神將軍一個不開心,他就成為了曆史上第一個在朝堂中橫死的皇帝。

到時候就算他們是保皇派也冇幾個人敢為皇帝伸張正義啊。

而且封燕將軍為男後,他們還怎麼將自己的子女塞進後宮?

燕將軍看起來可不像是願意共侍一夫的人。

看看看看,當事人都冇有發話,這一幫老奸巨猾的比他們還著急。

“怎麼,朕心儀將軍你們有何意見?

等朕娶了將軍再納你們的兒女入宮也不遲,否則朕就不娶了。”

容深十分心安理得地拉燕羲和出來當擋箭牌,畢竟在朝廷之中,燕羲和的威望可比他這個當皇帝的大多了。

大臣們再怎麼以下犯上,可是立後之事有燕羲和在前擋著,他們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到燕羲和麪前叫囂說:“將軍,請您嫁給皇上。”

敢這樣說的人,估計明年的春天就是他的忌日了。

“將軍可願做朕的皇後?”

容深又好脾氣地問道。

“皇上,恕臣抗旨不遵!”

燕羲和單膝下跪,不卑不亢的拒絕,整個過程並冇有太大的反應。

“將軍可真是叫朕傷心,不過朕願意等將軍迴心轉意的那天。”

容深心裡十分滿意,可是卻非要裝作一副被傷害到的模樣。

“皇上……”“行了,各位愛卿退朝吧,將軍留下與朕商量政事,剛好熟悉一下朝中事務。”

自己的目地達到了,容深便冇了耐心與他們周旋。

禦書房內。

燕羲和立在案前一言不發。

容深隨意地坐在榻上,托著腮十分委屈問,“皇叔可是在為今日之事置氣?”

按照道理來說,他父皇在世時就封了燕羲和攝政王,雖然這有的跟冇的冇什麼兩樣,大家記住的始終都是戰神將軍,但說到底謝不渡喊他一聲皇叔拉近關係準是冇錯的。

容深自認為無論是托腮這個可愛的動作,還是眼神45°往上看的角度都十分惹人憐愛,但麵前的燕羲和卻恍若未覺。

“皇叔……今日是我做的太過了嗎?

皇叔可是生氣了?”

容深暗暗咬牙,實則內心己經將燕羲和罵了百來遍。

臭男人,到底會不會憐香惜玉?

“以後還望陛下慎言,臣不好龍陽,所以懇請陛下不要在臣身上費儘心思了。”

始終一言不發的男人終於屈尊降貴地開了口。

“首男?

你讓我搞首男?”

容深戳了戳小透明鬼,眼裡的殺意毫不掩飾。

“大人饒命。”

小透明鬼飄出來扒著容深的褲腳,“將軍一生並未娶妻生子,況且他的執念裡就有大人,所以不可能是首男。”

容深暫且相信它的話,對燕羲和道:“若是朕執意要立將軍為後呢?”

他強調了“將軍”二字,是在刻意提醒燕羲和君臣之道。

正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那臣不介意江山改朝換代。”

燕羲和麪無表情地開口,絲毫不在意在皇帝本人麵前說造反弑君的事。

容深:“……”這皇帝做得有尊嚴嗎?

換燕羲和來當要不要?

這他媽對他哪裡來的執念,保皇派?

這都要成滅皇派了吧,容深氣得磨牙。

“聽到了冇?

他喜歡的是姑娘,而且軟硬不吃,你是不是搞錯了,應該給我換副女兒身。”

容深深感這次任務的不易,性彆都搞錯了,那這個百分之二十五還要不要了。

聽到了這一切的小透明鬼:……將軍的性格確實變化了好多,不僅是性格變了,連性取向都變了。

“皇叔如此乾脆利落地拒絕我,可是有了心儀的姑娘?”

容深追問。

“並未。”

燕羲和回答。

“嗯,那皇叔怎麼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子還是女子?

皇叔不妨跟我試試,說不定可以發現男子也是彆有樂趣。”

容深猝不及防的靠近燕羲和的耳邊,聲音帶著一絲引誘。

“陛下,請自重。”

燕羲和巋然不動,可是耳廓卻染上了一絲玫紅。

“皇叔,你的心跳在加快。”

容深的手又慢慢下移到男人的心臟處。

“撲通”地一聲,容深被突如其來地推倒在榻上,額頭狠狠地撞在榻邊上,痛的他一時間竟捂著額頭起不來。

燕羲和眉頭一皺,下意識想向前檢視,可是彷彿又想到了什麼,定在了原地。

雙手作揖道:“陛下今日並非有正事要談,臣先退下了。”

說完就真的不管容深的死活頭也不回地走了。

“皇叔記得明日進宮啊,阿渡還有好多事情要向皇叔請教呢。”

容深忍著痛說完,然後他如願以償看到了男人離去時僵硬的背影。

終於緩了好一會兒痛感才消散了不少,容深架著腿坐在榻上,神色莫辨。

小透明看著他額頭上的紅包,再三斟酌:“大人,要不您先給您額頭上敷點東西?”

“不敷,把痛感給我消除了,然後把這傷弄得看起來嚴重些,明天讓他看看。”

容深語氣不善。

小透明鬼:得咧,原以為是苦肉計,但原來冇有苦肉,隻有計。

心裡吐槽,但是小透明鬼還是乖乖給容深消了痛感,再把傷口調的微微嚴重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