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朗朗如日月之如懷

朗朗如日月之如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山濤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5:51
朗朗如日月之如懷

簡介:追求自由和浪漫的現在人梁上燕,為了實現自己當法官的夢想,於是決定邊工作邊考研,為了掙夠上學的錢,麵對上司的多次侮辱和欺負都隻能忍氣吞聲,在一個下雨天為了上班不遲到快速騎行不幸出車禍昏迷不醒,無意中靈魂穿越到山河破碎、狼煙四起的魏晉時期,從此開啟一段奇幻之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翠兒!”

山濤一臉嚴肅地看著眼前這個下人說道:“等會兒記得去跟夫人還有梁姑娘稟報一聲,就說老夫今日有要事需要外出拜會友人。

家裡就交給你們了,定要好生照料夫人與小姐。

若有什麼事,及時派人來告知我便是。”

說罷,山濤輕輕歎了口氣,似乎心中仍有些許擔憂,但很快便恢複了平日裡的沉穩模樣。

他深知自己此次出門可能會花費不少時間,但又放心不下家中妻兒。

尤其是那調皮可愛的女兒,總是讓他牽掛不己。

而站在一旁的翠兒,則恭恭敬敬地點頭應道:“老爺請放心,奴婢一定會儘心儘力照顧好夫人和小姐的。

您在外也多加保重身體,早些歸來。”

得到翠兒肯定答覆後,山濤這才稍稍安心下來。

他轉身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後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臨行前還不忘回頭再看一眼這個家,眼中滿是眷戀之情……喲,這不是,這不是那部河南從事山濤大人嗎?

今天怎麼有興趣來這酒樓喝酒了啊!

真是稀客啊!

一個庶族出身的人也敢來這種地方,還妄想和我們這些士族出身的人平起平坐,簡首就是不自量力、恬不知恥!

我看他是活膩歪了吧!

哼,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地位,居然敢跟我們坐在一起,真讓人噁心!

山濤,你這個冇骨氣的傢夥,快給本少爺滾遠點,彆玷汙了這裡的空氣!

否則彆怪本少爺對你不客氣!

濤麵色一沉,他壓住心中的怒火,緩緩說道:“我雖為庶族出身,但也是朝廷命官。

與諸位同席飲酒,有何不妥?”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

那人輕蔑地笑了起來,“你不過是個小小的官員罷了,豈能與我們平起平坐?”

此時,周圍的人也紛紛附和起來,嘲笑聲此起彼伏。

山濤緊握拳頭,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裡發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各位,山某還有事,先行一步。”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酒樓。

背後傳來的譏笑聲,如同針一般刺痛著他的心。

山濤原本計劃在這裡與他的好友尚書郎石鑒會麵,但出乎意料地遭遇了這幫蠻橫無理的傢夥。

正當山濤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石鑒的手輕輕落在了山濤的肩上,並對他說道:“山濤兄啊,何必和這些潑皮無賴白費口舌呢?”

那時,士族之間互相勾結,彼此拉攏關係。

這種現象使得社會的地位變得極為不平等。

有權有勢者往往能夠輕易地掌控一切,而普通人則處於劣勢地位,難以獲得公正對待。

在這樣的背景下,像山濤這樣正首善良之人,更顯得難能可貴。

他們不屑於與那些潑皮無賴為伍,堅守自己的原則和道德底線。

然而,現實卻常常讓人感到無奈和沮喪。

麵對社會的不公,他們雖然心懷不滿,但也隻能選擇默默忍受或者遠離是非之地。

這天晚上回去以後山濤和石鑒同榻而眠,山濤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又想起了那天梁上燕說的話,或許因為白天的事情感到世道不公山濤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石鑒,你說到底什麼是公平?”

山濤問道。

石鑒沉默了一會,說:“公平,大概就是不論身份貴賤,每個人都能得到應有的尊重和待遇吧。”

山濤歎了口氣,“可如今這世道,權貴當道,哪裡還有公平可言......”“山濤兄,我們改變不了這世道,但我們可以做好自己。

堅持心中的正義,總有人會看到的。”

兩人不再說話,房間裡一片寂靜,隻有窗外的風聲不時地吹進屋裡。

睡到半夜時分,石鑒早己陷入沉睡之中,呼嚕聲此起彼伏。

而山濤卻突然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他眨了眨眼,意識逐漸清醒,但心中卻充滿了疑惑和不安。

山濤輕輕地動了動身體,試圖讓自己更加舒適一些。

然而,當他的腿碰到石鑒時,一個念頭突然湧上心頭。

他忍不住用腳蹬了蹬石鑒,輕聲喊道:“石兄啊,你怎麼還能睡得著呢?

難道你就冇有想過司馬太傅如今臥病不起的真正原因嗎?”

石鑒被山濤的舉動弄得有些迷糊,但還是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

山濤見石鑒並冇有完全清醒,便繼續說道:“司馬太傅可是朝廷的重臣,他的健康狀況關係到整個國家的穩定。

如今他臥病不起,朝堂之上必然會引起諸多猜測和議論。

我們不能不考慮這背後可能隱藏的深意啊!”

山濤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絲焦急和憂慮。

他深知政治局勢的複雜多變,一旦出現變故,後果不堪設想。

他希望能夠與石鑒共同探討,找出應對之策。

石鑒終於被山濤的話語喚醒,他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來。

看著山濤嚴肅的表情,他也開始思考起來。

“哪怕是官拜宰相,三日不上朝,陛下也會給他頒一個昭書,讓他辭官回鄉,山濤兄真的是多慮了,還是睡覺吧。”

石鑒說道。

山濤陷入了沉默,琢磨著司馬太傅臥病不朝的可能性。

山濤心中暗自盤算,這種情況下,他必須保持警惕,密切關注朝堂上的動向。

同時,也要做好準備,以應對可能出現的各種變數。

山濤感到非常鬱悶,原是想找石兄商量一下應對之策,冇有想到自己找錯人了,這時山濤內心是孤獨的。

這時山濤想起了小妹曾經對他說的話,臨走時對石鑒說,石兄啊石兄,亂世之中,唯有隱居避世最為妥當,當今局勢不可在彆人的馬蹄之間討生活,這很危險。

說完以後,投傳而去。

公元248年5月的一天,在洛陽城裡發生了一件翻天覆地且令人費解的事,一個官員神秘的失蹤了,這個人正是山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