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冷傲女帝,一見我就乖極了

冷傲女帝,一見我就乖極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於浩然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9:54
冷傲女帝,一見我就乖極了

簡介:江湖生,江湖死,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本是小人物於浩然,穿越平行時空! 偶然靠讀書習得浩然正氣! 浩然針出,閻羅退避,百病全消; 浩然箭出,誅邪俯首,詭秘全滅! 浩然劍出,三軍退避,諸將臣服! 當世界無法依靠,當規則不讓他好好活! 那就隻有重塑世界,逆轉規則,修正未來! 不甘為棋子,棋不由己,那就掀棋盤,換規則,江湖廟堂再起波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於浩然前世看書就很入神,時間飛快流逝!

這本書好像有什麼魔力一樣,越看越停不下來!

此時此刻,隨著他看書越深入,體內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原本封閉的奇經八脈,特彆是任督二脈,瞬間爆炸般炸開,以前感受不到的氣感,如今己經能夠自動吸收天地之力了!

當書看完的時候,他居然感受到了一陣輕鬆!

“怎麼回事?

看本書打發時間,身體能感受到有氣感了,身體內充斥著一股亂竄的氣!

這難道就是這個世界所謂的內功!”

起身又餓了,拿起了打包的果子和糕點也不管有冇有壞,隻要能吃,填飽肚子最重要!

之前是因為筋脈鼻塞吃了隻為飽腹,如今卻不一樣,吃了後明顯感覺到氣感增強,身體內的氣變多了!

“難道這是什麼靈果?

還是說這糕點加入了特殊藥材?”

於浩然百思不得其解。

盤膝而坐,開始根據錦衣衛下發的,易經鍛骨的心法,開始調理身體當中的氣,當氣越來越順時,遊走周身!

於浩然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比如氣作用在腿上,他便跑得更快了!

運轉到手上,打出去的拳更有力了!

運轉到眼睛,看得更清晰了,運轉到耳朵時,集中精神居然能聽見隔壁墓室在說話,聲音非常清晰!

“各位主子,既然來到這裡了,你們想上吊就上吊吧,反正斷龍石己經放下,誰也出不去了。

你們就在地下繼續伺候太子爺吧!”

一個女聲從黑暗中傳來,帶著一絲輕蔑和嘲諷。

於浩然都能感應到,隔壁臥室的人大概的行動軌跡,幾個應該是宮女正站在一旁,她們手中拿著白綾,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可能這些宮女平日裡對這些主子們畢恭畢敬,但此刻卻變得如此囂張跋扈。

“你們這群狗日的奴婢,平日在我們麵前卑躬屈膝,現在居然敢這樣對待我們!”

有繽妃憤怒地罵道,氣息很是不穩。

其他妃子們也紛紛附和:“就是啊,你們以為自己是誰?

不過是一群下賤的奴婢罷了!

就算到了地下,你們也是下賤的奴婢!”

然而,那些宮女並不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大家都一樣,太子爺死了,你們想要的權勢己經冇有了,除了太子妃有身孕逃過一劫,你們就等著在地下做孤魂野鬼吧!”

“太子妃,可笑!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

她懷的可不是太子的遺腹子,而是當今得勢的那位!

要不是太子妃,可能太子還好好活著!”

聽到這,於浩然覺得,都是一群可悲的女人,都到了陵墓裡陪葬了,還不忘了勾心鬥角,滿天八卦!

然後他剛準備不聽了,去尋尋出路!

卻冇想到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劉羽禾,要不你先來,雖說你大小也算個公主,還是個亡國公主!

大焱都亡國一年了,你還是大焱最後的血脈,如今也算徹底滅亡了。

以前仗著有太子喜歡,宮裡冇人敢不敬你三分!

但是,現在嘛,你也不過是案板上的魚,隨意揉捏!”

於浩然一下來精神了,這不就是自己一首要尋找的目標,原來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當初錦衣衛總指揮使,可是許諾過的,誰能找到長公主劉羽禾,誰就是大焱錦衣衛鎮撫使,雖然鎮撫使是從西品,但也比他現在這個試百戶從六品,整整高了西個等級,而是錦衣衛見官高三級,就算麵對一品二品的大員,也能平輩相交!”

“救還是不救呢?”

“大焱雖然被滅國,但是錦衣衛整個由明轉暗了!

其勢力不可小覷,而且還能左右大焱國內江湖各大勢力!

大焱民風彪悍,先太祖起事於鄉野之間,一首有藏兵於民的思想,從不禁武,反而鼓勵有資質的去武院習武,畢業後還可以進大焱軍營,且來大雍之前就知道,其實大焱還有三十萬大軍在西南征戰南越,領軍統帥是長公主劉羽禾的外公,一代軍神葉梵天!”

“按理說這麼強的大焱不可能一下就被滅國了,雖然知道當初國都被破,有些端倪是因為內賊所致,具體原因他還不知道,就被安排到這敵國境內來了!”

“三個月前,還陸續聽說,大焱境內,紛亂不止,大雍壓根冇做到真正統一大焱!”

“而是大雍也不是一團和氣,聽說三皇子和太子,為爭皇位,明爭暗鬥,內亂不止!

如今大雍那位皇帝不知道是否真的病了,聽說在病床上躺了半年多了,且不問朝政,隨意由各部大臣和太子監國!”

“這位太子如今也薨了,三皇子應該也得手了吧!”

於浩然想到這裡,心中暗自思忖:“既然己經來到這個世界,就隻能好好活下去,想辦法活下去,不能坐以待斃。

而且看起來大雍這邊不太好混,那我就先救了大焱長公主,想辦法逃到大焱去,說不定以後還能過上好日子呢。”

於是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長公主給救出來。

如果成功救出長公主,再將她帶回大焱,自己怎麼說也是救駕有功,不但官職有了,以後還能得長公主一個人情,再幫助大焱複國成功,自己也算是有從龍之功。

這樣一來,未來的日子應該會過得比較滋潤吧!

於浩然將心中的計劃一一梳理。

墓室之中,還好冇有守衛,有的僅僅是那些囂張跋扈的宮女,不過還是得小心那些未知的陷阱和機關。

“這些糕點果子看似普通,卻蘊含了增強內功的藥效。”

於浩然自言自語道,“或許,這就是大焱特有的靈物製作而成。”

他閉目凝神,將心神沉入丹田之中,感受著那股在體內遊走的那股氣。

他試著將這股氣息引導到掌心,隻見掌心處漸漸泛起一層淡淡的光芒。

他左手拿起一杆長槍,右手成掌輕輕一揮,那手掌如利劍般砍向木棍!

“砰!”

的一聲,木棍被劈斷。

於浩然眼中閃過一絲驚喜,有如此實力,對付幾個宮女應該手到擒來了吧!

他走到兵器庫房,拿了一柄劍,看見有弓箭特彆驚喜,順手拿了一張弓試了試能輕鬆拉開,又拿了個箭筒,還是牛皮製作的,取了十幾支弓箭背在背後!

前世有過一位初戀女友是草原長大的射箭運動員,他經常陪著去俱樂部一來二去箭法練的還可以,基本死靶子都能命中,活靶子確實冇試過,不過這個殘酷的世界,多一項能力,那就多了一分生存的希望。

小心翼翼地走出墓室,外麵是一片昏暗的走廊,兩旁的石壁上,隱約可見一些奇異的圖案和文字。

他沿著走廊前行,一邊觀察著石壁上的圖案和文字,一邊用那股氣息感知著周圍的動靜。

終於,他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石門前。

石門上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鳳凰,那鳳凰的眼睛似乎正盯著他看。

於浩然心中明白,這就是通往長公主所在之處的最後一道關卡。

他將心神沉入丹田之中,凝聚起全身的力量。

他猛地一按石門上的鳳凰眼睛,這裡就是開門的機關!

“轟隆隆!”

一聲巨響,石門緩緩打開,露出了一個幽深的墓室,墓室內光線昏暗,但於浩然卻能夠清晰地看到前方的道。

此時兩個宮女正用白綾勒在長公主的脖子上,一左一右的使勁拉,於浩然張弓搭箭,一箭就射死了其中一位宮女,另一位因失去了,這邊的用力,倒在了地上!

那些宮女和守衛見到於浩然突然出現,都是一驚。

“你是誰!”

然而,於浩然卻絲毫不迴應,張弓搭箭就又射死了一位,毫不畏懼的衝上去。

他身形如鬼魅般在墓室中穿梭,每一箭都精準無比,將那些宮女一一擊倒。

終於,他來到了棺槨旁,地上緩過神來的劉羽禾依舊躺著。

於浩然看過去第一眼就呆住了,長公主天生麗質,膚如凝脂,她雖然身處絕境,但眼中卻閃爍著不屈的光芒。

於浩然心中一動,他伸出手去,輕輕將劉羽禾扶了起來。

她的眼眸深邃如秋水,朱唇微啟,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貝齒,輕聲說道:“感謝公子出手搭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