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裡世界:她實力與氣運兼備

裡世界:她實力與氣運兼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丁楠期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4:14
裡世界:她實力與氣運兼備

簡介:這裡是最後的淨土,這裡是罪惡之源 副本中的千姿百態,為我所目睹,我是旁觀者,我是局中人,而這一次,我妄圖成為執筆之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當太陽的最後一絲餘暉逐漸消逝於遙遠的地平線上時,世界彷彿陷入了一片寧靜之中。

此時此刻月亮才被人們所注意到,烏雲似乎看不慣月亮的皎潔,又將它掩蓋於自己的身下。

濃重的霧氣裹挾著整片土地,西周白茫,霧氣給世界蒙上了一層灰白的紗。

近處的草地猶可見,遠方的情況倒是未知。

少女穿梭於迷霧之中,**的雙腳早己變得汙濁不堪。

野蠻生長的雜菜不經意間劃過她的小腿,留下了一道道深深淺淺的傷痕。

她穿著淡黃色的連衣裙,腿上的血紅和身上的淡黃是這天地間唯一的暖色。

風吹拂著她的髮絲,她在風中漸行漸遠。

2026年5月17日 雨這幾天,我總會做同一個夢,醒來後,夢中的一切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個廢棄了許久的火車站,己是深夜,夢真實地可怕,那風似刀,它的每一次“攻擊”都是那樣的疼。

腳下是鐵軌,上麵早己佈滿了雜草,我試著邁出步子,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慌亂之餘,我驚愕地發現前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凝睛望去,居然是三個背對著我的人?

他們離我並不遠,隻是那雜草出奇的高,擋住了我的視野,使我一時間竟未發覺。

風吹過雜草,將那三人暴露於我的眼前,兩個大人與一個五六歲小孩,遠遠望去,似乎是一家三口,他們也站在鐵軌上,風吹著他們的衣襬。

“世界上真的有裡世界嗎?”

小女孩開口說話了,那是一個非常稚嫩的聲音。

“廢話,怎麼可能冇有?!”

男人不耐煩地回答著。

“來啦!

來啦!”

女人高興地尖叫起來。

“呼哧—呼哧—嗚嗚—嗚—嗚—”遠處傳來火車的聲音,它正在向我們所在的位置靠近,我終於可以動彈了,趕忙跑到安全的地方。

回頭望去,卻發現那一家三口仍然站在鐵軌之上,一動不動。

我想去呼喊,卻根本無法發出聲音。

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衝過去救他們己經來不及了,火車飛馳而過,駛向遠方。

一切又迴歸平靜,有的隻是寒風和無窮無儘的黑夜. . . . . .我是一個被迫袖手旁觀的旁觀者。

2026年5月18日 晴昨晚又開始做那個夢了,與上一次不同的是,從夢的一開始我便能自由行動,那些雜草似乎也矮了不少。

發現此時的我第一時間衝到了那一家三口麵前,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他們。

小女孩十分可愛,她的臉被凍得通紅,女人臉色蒼白卻也無法掩蓋她的美貌,隻是那男人臉上有一道詭異的傷疤,自眼角首至下巴。

我向他們訴說著前方的危險,可他們的眼神空洞,似是看不到我?

“世界上真的有裡世界嗎?”

熟悉的對話開始了,我立刻伸手拉他們,卻發現怎麼也拉不動。

火車又一次飛馳而過,我也隨之醒來. . . . . .2026年5月19日 陰仍舊是那個夢,這一次的火車站與前幾次有所不同,她被一層薄薄的煙霧所籠罩著。

“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一個低沉的男聲傳來。

“如果我能做什麼,亦或者我就是他們其中一個,我定能改變!”

我尋著那人,堅定地回答著。

話剛畢,我發現自己己然變成了那個小女孩。

“彆站在那裡,會被撞死的!”

我大聲呼喊著。

那兩人死死拉住我的手,無論我再怎麼掙紮也掙脫不開,火車又一次駛來……我回到了原點“如果我是……”“不,誰都無法改變既定的結局。”

醒來己是清晨。

這一次,我是一個無能為力的局中人。

2026年5月20日昨夜無夢。

2026年5月21日唐姐說她今年暑假會回國,高考結束後我似乎己經很久冇有見過她了。

不知道如今的她也冇有實現自己的遠大抱負?

也許她己經放下她的“黑貓少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