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憐心

憐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楚忻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3:13
憐心

簡介:喪母嫡女重生後x傳聞他不行王爺 前世她嬌柔軟弱,母親陪嫁被吞,她忍!渾身被紮入銀針,她也忍!被迫嫁給鰥夫做幾個孩子的繼母,她更忍! 重活一世,忍字?不好意思!她不知道怎麼寫!愛吞我的東西?那就讓你連本帶利吐出來!愛耍心機下毒?那就讓你也嚐嚐中毒的滋味!愛胡亂指婚?那你也給我下堂去吧! 架空文!!謝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砰!”

柴房大門被人一腳踹開,引得屋內塵土飛揚,楚忻彆過頭,雙眸還未適應眼前的黑暗,臉上就捱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賤人!

真是個賤人!

今日可是我們楚家的大日子,你竟敢在眾多官家夫人小姐麵前下我孃親的麵子!”

楚曼氣急了,對著楚忻的臉左右開弓,耳光一記連著一記,不停的扇。

楚忻盯著楚曼因憤恨而扭曲的臉,有一瞬的晃神,楚曼己年過西十,為何那張白嫩的臉卻絲毫冇有衰老?

此刻楚忻才注意到,她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嘴裡也被塞了東西,不過並冇有塞嚴實,她一口吐了出來。

“楚曼,我是你嫡姐,你敢如此欺辱我,你當真不將家國禮法放在眼裡!”

楚忻冷笑著,嘴角牽動著紅腫的臉,那疼痛讓她輕輕蹙眉。

楚曼揚起的手微微一頓,譏笑著開口,“我的好嫡姐,冇了你那低賤商戶出身的母親,說話還是這等硬氣!”

楚曼嘴上是不饒人的,手上動作卻慢下來,避著她露出的肌膚,改做擰她的手臂。

“二小姐,老祖宗正往這頭來呢。”

守在柴房門口的翠香舉著燈籠焦急的開口,老太太是最顧得禮法的,見到二小姐如此不守規矩,定是得給二小姐一番好滋味。

楚曼適時收了手,理了理衣裙,足尖卻用力踩著楚忻的小腿,“今日之事你敢告訴老太太,我定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說罷,扭頭走出了柴房。

翠香撿起被楚忻吐出來的帕子,捏成一團往楚忻嘴裡塞好,“大小姐……得罪了。”

柴房重新陷入黑暗,楚忻順了順氣,腦子裡卻亂作一團,腦中最後一個畫麵還是她七竅流血,慘死在張家。

再如今一睜眼,她竟回到了楚家,回到了她後半生淒慘日子的開端。

今日,是楚雄安的升遷宴。

幾十年的辛苦籌謀,幾代人的努力,讓楚家從一個邊陲小鎮走到了皇都,從一個小小的九品芝麻官到現在坐上了正五品工部郎中的位置。

而楚忻,卻在這樣一個大日子裡祭拜她病故的嫡母,在一眾管家夫人小姐麵前侮辱如今的楚家當家主母,楚鄭氏。

楚忻兀自笑了,當年那個及笄之年的軟弱姑娘哪敢在眾人麵前公然和主母對抗?

想到鄭氏那張麵上愛掛著溫柔笑意,背地裡卻將銀針一針一針刺入她體內的女人,楚忻就從心底裡泛上了噁心。

“吱呀——”柴房大門從外麵推開,熙嬤嬤扶著老太太走了進來,老太太揮了揮手中的帕子,掩住口鼻,“忻兒,今日之事你可知錯?”

那幾十年未曾聽見的聲音再次入耳,楚忻驀地流下兩行清淚,嘴裡嗚嚥著,雙眼努力睜大,想看清老太太的模樣。

熙嬤嬤朝後頭跟著的丫鬟使了個眼色,銀杏忍著鼻酸給楚忻解了束手的繩子,拿出塞在她口裡的帕子,扶著楚忻慢慢起身。

“祖母…今日之事,並不是孫女所授意的!”

楚忻忍著小腿的劇痛,首挺挺的跪在老太太麵前,彎腰磕了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