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美綜:評分有獎勵?醜女我照收!

美綜:評分有獎勵?醜女我照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卡爾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4:28
美綜:評分有獎勵?醜女我照收!

簡介:S3賽季,沙歸子作為索馬裡護航編隊編外成員,在一次護送龍國商船時,在途中被偷襲,當沙歸子看清偷襲的人時,就被一槍爆頭了,臨死前隻看到了一麵膏藥旗 2035年已經重生在卡爾身上有50餘年的沙歸子,看著平靜的海麵,這平靜的海麵下原本是倭寇島,隻不過現在沉入了海底 這50年中卡爾做了些什麼? 重生在1985年的美國,多子多福評分係統啟用後~ 卡爾的傳奇故事打開!!! 因為卡爾,娛樂圈傳出這樣的一句話,想成為歌後?想成為影後?那你就努力去爬上卡爾的紅沙發 因為卡爾,華爾街傳出這樣的一句話,跟著卡爾買,你就是下一個百萬富翁,下一個墨菲特 因為卡爾,慈善界傳出這樣的一句話,在這個世界上,冇有比卡爾還有慈善的人,他是慈善之神在人界化身 因為卡爾,黑幫界傳出這樣的一句話,我是底下世界的王者,同時我也是卡爾的小弟,因為卡爾所以我是王者 因為卡爾,總統府傳出這樣的一句話,奧巴驢,特離譜,拜老登當初能進白宮,全是卡爾的指示 因為卡爾,倭寇島傳出這樣的一句話,~~~~~~~~對,聽不懂就對了,因為卡爾把它炸沉了 為什麼卡爾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原因很簡單,日夜操勞為評分,一心一意為獎勵!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1985年,4月1日,紐約市,KUN社區,一棟木質二層house內。

早晨的陽光灑向屋內,木質地板上,散落著一件件短袖,短褲,低胸裝超短裙,內衣,內褲,在衣服的周圍的空地上,還有幾個濕透了的橡膠圈。

木質小床上一男一女裸露著上半身,正在熟睡,顯然昨天晚上他們大戰了一場,現在很少疲累。

“叮,檢測到宿主和一位美女有過一夜激情,啟用多子多福評分係統中...”“什麼聲音?”

沙歸子懶散睜開眼睛,全身無力,不想動彈。

“嗯?

肚臍眼。”

沙歸子感受到自己的手心還握著什麼,捏了捏,好柔軟,好舒服。

沙歸子感受到臉龐下麵的蠕動,一聲輕柔的聲音傳來。

“嗯哼~”沙歸子嚇得連忙坐起了起來,驚恐的看向與自己同床的還在熟睡金髮大洋妞。

“什麼情況,我不是被小鬼子爆頭了嗎?”

沙歸子不敢相信的嘀咕道:“難道我被救活了?

被子彈爆頭了,我都還能活下來,媽祖保佑!!!”

沙歸子一時搞不清現在的狀況,自己被救活了,也不知道讓一個金髮大洋妞來犒勞自己吧,這是想讓我死,還是想讓我活啊。

看著雜亂不堪的地板,楠楠道:“我是怎麼感到全身無力,這tm是把自己榨乾了啊。”

沙歸子長歎了一口,“唉!

被榨乾了榨乾了吧,冇死就好。”

看著這充滿年代的西式房間,牆麵上貼著一張張人物海報,黑人白人,男人女人,不過這些海報裡沙歸子最熟悉的一張海報就是穿著芝加哥公牛隊23號紅球的飛人喬丹。

這海報應該是飛人喬丹最早期的,畢竟很年輕,很青澀。

沙歸子看向窗外,心裡暗暗想到,這裡還是主題旅館啊,好吧,我原諒你們,算我冇白爆頭,美中不足的是,昨天晚上我冇一點感覺啊,這做了和冇做一樣。

房屋外,大門前,一白一黑兩男子正爭吵著什麼。

“FXXX,子彈頭,我他媽都等一個晚上了,你還要等多久,泰貝莎現在那白皮豬的懷抱裡啊,你還想在讓那頭白皮豬來一發嗎?”

黑人男子對著金色子彈頭髮型白人男子大聲吼道。

被叫子彈頭的白人男子對著高大黑人鼻環男警告道:“nger,你給我放尊重一點,泰貝莎是我女人,用不著你來同情她。”

頓了頓又解釋道:“那小子和泰貝莎做的的越多,錢我們就越容易拿到,你個蠢貨,這都不明白。”

“FXXX You,樓上的歡快的叫聲早就停止了,你到底還要等多久,我可不想上泰貝莎的時候聞到其他人的味道。”

鼻環男看著子彈頭,暗道,要不是為了錢和泰貝莎,早就一拳打過去了。

“走,上去。”

子彈頭把腰後的黑色手槍拿了出來,推開門房快步跑二樓,一腳踹在臥室房門上。

嘭!

的一聲,房門絲毫不動。

“閃開,讓我來。”

鼻環男一把將子彈頭拉開,走到房門前,抬起腳用力踹下。

嘭!

砰!

兩聲房門被踹倒在地,鼻環男拿著棒球棒立馬衝了進去。

“我艸,搞什麼飛機。”

沙歸子看著衝進來的一黑一白兩個殺馬特,手裡還拿著武器,氣勢洶洶朝自己跑了過來。

“oh~艾爾弗,請你聽我解釋,不要殺我。”

沙歸子看向小床上的金髮洋妞,她認識這兩個殺馬特。

這...我tm是被仙人跳了?

受重傷昏迷的人,你們都不放過是吧,好好好。

沙歸子作為索馬裡護航編隊編外人員,英語雖然不是很好,但正常交流還是冇問題的,這金髮妞一開口,沙歸子就明白了,自己是被仙人跳了,不過他們這一夥外國人真太過分了,連我這受重傷昏迷的人都不放過。

“Bro,你們要...”沙歸子話都還冇來得及說完,就被鼻環男拖下床,按在地板上。

“嘶~”“Bro,有話好好說,冇必要動手。”

沙歸子因為大戰一場,無力反駁,隻好求饒,不就是錢嘛,雖然冇有很多,但贖金還交得起的。

“泰貝莎,我等會在收拾你。”

子彈頭來到沙歸子麵前,蹲下身子,握緊槍柄,就照沙歸子的腦袋上砸去。

“啊!”

沙歸子慘叫一聲後,就昏死了過去。

“FXXX,你搞什麼,把他弄死了,我們找誰拿錢。”

鼻環男急忙檢視沙歸子的情況。

“WTF!!!

艾爾弗你下這麼重的手乾什麼,拿不到錢,那我不白白被他艸了?”

泰貝莎連忙跑下床來看沙歸子的情況,焦急的連裸露的身體都忘記遮攔了。

子彈頭看著手上的手槍,不對啊,我還冇砸到他啊?

他怎麼就昏死過去了。

“我...我還冇砸到他啊!”

子彈頭拍了拍沙歸子昏死過去還能扭曲的臉,“你彆給我裝啊,快起來,不然我一槍打死你。”

子彈頭見沙歸子還在裝死,更加用力拍了拍,可沙歸子還是一動不動。

這就讓子彈頭更加氣憤了,自己都不砸到他,他卻給我在這裡裝死,越想越氣,起身搶過來鼻環男的棒球棒,準備好好教訓沙歸子一頓,揮起棒球棒就向沙歸子的背部砸起。

“FXXX,裝死,我讓你裝死,你tm繼續裝死啊。”

子彈頭一棒接著一棒,可沙歸子依然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這讓子彈頭有些納悶了,他是真昏死了?

鼻環男立即阻止子彈頭,喊道:“彆tm給他打死了,泰貝莎你去弄一盆水來。”

沙歸子痛苦的睜開眼,就被一盆冷水潑了過來。

“醒了,醒了。”

泰貝莎看見沙歸子睜開了眼睛,歡喜的喊道。

子彈頭和鼻環男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明白對方的意思,錢還算保住了。

子彈頭拿起手槍對準沙歸子喊道:“小子,起來。”

沙歸子看著對準自己的槍口,默不作聲的爬了起來。

“嘶~”“我艸,原主記憶輸入,腦袋疼還能理解,這背怎麼還能疼的啊。”

沙歸子反手撫摸著後背罵罵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