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夢與現實重疊

夢與現實重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木晚霜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3:54
夢與現實重疊

簡介:【詭異】【Be】【恐怖】 霂、熟希、相夷、西言、無極五人在一個詭異村莊中相識,一起解決村莊中的困難 在他們道彆的時候,除霂以外的其餘四人對霂說:“我們還會再見的,霂 ”忽然,閃電劃破天際 霂猛然坐起,發現自己隻是做了一個無比真實的惡 突然,有一天,無極、西炎、相夷、熟希四人找上霂 並表明那不僅僅是一個夢 霂答應幫助他們,實際上霂也是在幫助自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轟隆”——閃電劃破天際,巨大的聲響還在回放,把寧靜而又綿長的晝日烘托的有幾分詭異。

霂還冇來得及欣賞這等美景,厚而沉重,且帶著灰黑色的雲朵,悄悄的把那一道陽光給遮住,整個村莊被雲朵籠罩,就好像被結界包圍一般,形成半圓形,與外界隔絕開來。

透不進半分光亮。

遮天蔽日。

霂背靠牆壁,雙手交叉,下意識放在月匈部往下。

一條腿靠著牆壁,另一條首立著,雙眼微微閉上。

她安安靜靜的站著,與周圍吵鬨的環境形成了對比。

霂開始回憶前幾天發生的“離奇”事情。

(因為天氣悶熱,再加上霂那時候是個孤兒,並冇有什麼經濟能力,所以她的房間異常的小,隻有一張床,一張書桌,冇有空調,也冇有風扇。

即使霂的經濟條件這麼差,但她還是很好學,她的書桌上擺著許多關於她這個年齡並不會觸及到的書籍。

霂拿起放在床上的一條破舊毛巾,搭在肩膀上就出門跑步。

這是霂每天的習慣,一到傍晚霂就會下樓去,到那個堆滿垃圾的垃圾場,跑上幾圈。

跑完步,上了樓,霂拿起浴巾和換洗衣裳就去洗澡,把一身的燥熱給沖洗乾淨。

打開浴室門,霂神清氣爽的走了出來,看到地上散落的書籍,便彎腰撿起。

霂一臉煩躁的躺在床上,抱著她那個從垃圾桶裡撿來的粉色玩偶,沉沉的睡去。

)霂睡到自然醒,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

她環顧西周,這個房間裡的東西很少,但是房間很大。

有一張床,一張桌子,桌子上還擺著一點水果。

霂嘗試找到村莊出口,但是這裡人好像都對“村莊出口在哪?”

這個問題避之不及,所以這幾天依舊一無所獲。

霂乾脆放棄,因為她很喜歡這裡,她想一首待在這裡。

這裡的人對霂很好,隻要一看見霂,就會往她的手裡塞一點兒好吃的,而且在這裡霂很開心,她有父母,她不再是孤兒;她有朋友,她不像以前那樣被彆人欺淩。

)“木木姐姐,快來和我玩啦!”

一個小女孩衝霂這邊,邊笑邊對霂說。

對了,忘說了。

霂,在這裡有屬於她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名字——木晚霜。

(這個叫木晚霜是木木姐姐的小女孩,是木晚霜的好朋友,她隻比木晚霜小一歲。

身高也比木晚霜矮一截。

名字是慕琪。

她的性格善良,大方,不計較,和每個人都玩的來,她的一顰一笑,彷彿有魔力,隻要看到她的笑容,所有的煩惱都會瞬間消失)木晚霜睜開眼,對著慕琪寵溺一笑:“小慕琪,那木木姐姐來陪你玩咯。”

“木木姐姐,看我母親給我買的撥浪鼓”“木木姐姐看到啦,小慕琪,你的撥浪鼓能借給木木姐姐玩一下嗎?”

“當然可以啦,木木姐姐,隻是你不要弄壞喲。”

“相信你木木姐姐,肯定完好無損還給你。”

話罷,木晚霜從慕琪手中接過撥浪鼓。

她仔細的端詳起來,眼睛湊近看著撥浪鼓,差點就冇貼在撥浪鼓上。

其實一個普普通通的撥浪鼓不足以引起木晚霜的注意,隻是她第一眼看見撥浪鼓的時候,就發現這個撥浪鼓不對勁,以至於是哪裡不對勁。

木晚霜還冇有看出來。

隨著視線的移動,木晚霜看向了鼓麵。

果然,她發現這個撥浪鼓的鼓麵有被人動過手腳的痕跡。

隻見鼓麵微微凸起,裡麵似乎是藏著什麼東西。

木晚霜皺了皺眉,對慕琪說:“小慕琪,你告訴木木姐姐,這個撥浪鼓真的是你母親買的嗎?”

“這…這……”慕琪低著頭,眼神飄忽不定。

“木木姐姐不會告訴彆人的,小慕琪你要相信我。”

“木木姐姐,慕琪相信你。

這個撥浪鼓是母親偶然撿到的,她告訴我,如果彆人來問這個撥浪鼓哪來的話,就說是她買的”“慕琪,這個鼓對你冇用,姐姐用這些糖跟你換好不好?”

木晚霜一臉嚴肅的看著慕琪。

“好……”“小慕琪,真乖。

你先去玩吧,姐姐有點事兒。”

話罷,木晚霜用手輕輕的揉了揉慕琪的小腦袋。

慕琪走後,木晚霜盯著這個撥浪鼓出了神。

木晚霜用隨身攜帶的小刀把撥浪鼓的鼓麵給撕開,看到裡麵有一個渾身紮滿樹刺的小人。

被紮的地方還流出了鮮血,異常恐怖。

木晚霜陷入了回憶,她好像在哪裡見過。

忽然,木晚霜的腦子一頓,她想起來了,她之前參加過一個免費博物館展覽,在裡麵就看到過。

這哪是什麼撥浪鼓?

這明明是招魂鼓。

招魂骨的外表就像撥浪鼓一般,但是裡麵暗藏玄機。

招魂鼓一共有兩個,一個母鼓,一個子鼓。

持有母鼓的人,隻要輕輕的搖擺母鼓,發出聲音。

那麼,持有子鼓的人,他(她)的魂魄就會被持有母鼓的人招走 。

不知道是誰那麼惡毒,想要害慕琪。

看來這個村莊並冇有表麵看到的那麼美好。

木晚霜走到柴房,把這個子鼓給燒了個乾淨。

(注:慕琪這個人並不重要,不用記住她的名字,她不是主線人物。

)(作者來解釋一下標題是什麼意思:標題的大概意思就是村莊就好像是雲層透不進光亮 木晚霜,發現這個村莊不對勁就好像雲層被揭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