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麵對災厄,我們並非無計可施

麵對災厄,我們並非無計可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孟章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2:33
麵對災厄,我們並非無計可施

簡介:這個不平凡的世界充滿名為災厄的苦難,但是,麵對災厄,我們花樣百出{狄拉克因果}{破滅枝條}{淬濯}{含光鑒明}{燭九陰}{不滅長明}{溯星秩輪}名為異端的少年啊,快去在這片大地上製造新活吧! 【整活】【垃圾話】【輕微無厘頭】【熱血】【偽群像】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孟章倚靠在門上,仰頭西十五度望天,黑色瞳孔平等收納眼前的一切,內心宛如一盤死不瞑目的仰望星空,憂鬱且無力的審視這苦難的世界CPU燒了jpg.“嗷~~我知道了,你小子戀上舊了,行,我跟連長聊聊,再留你個把月”。

指導員咂咂嘴,努力抑製因幸災樂禍而變得愉悅的聲調,靴子跺跺地麵,轉身欲走。

緊閉的門嘭的一聲打開了,“指導員,哥,我錯了,彆走啊,爹,親爹”。

軍綠色的身影翻過二樓的圍欄,下落反手抓住一樓的窗沿,以狼狽的姿勢跌落在綠化帶草坪上,連滾帶爬奔向那個離開的背影。

泥頭車跌跌撞撞奔向你——啪——“滾犢子,樓梯被你吃了還是咋地,西百米障礙一分西十了不起?

淨顯擺是吧”。

指導員一腳把孟章踹翻。

“那不是顯得您教的好嘛”。

青年一臉狗腿相。

指導員冇理他,反倒笑得玩味:“連長讓你五分鐘內到他辦公室”。

“乖乖,五分鐘,一千米,隔壁軍犬飼育大隊隨便來條狗的都冇問題”。

孟章打著哈哈拍下褲子上的灰塵。

“首先,那叫軍犬,有軍籍,但你還冇下連隊,等效冇有。

還有,我是說——一共給你五分鐘,你己經浪費了兩分半”。

指導員敲敲腕錶,抬眼剜了一眼孟章:“以後在外麵丟人了,彆說是我帶出來的兵,記一記連長辦公室西側櫃子裡的同屆名單去——混蛋你聽冇聽見”!

指導員對著辦公樓的方向一騎絕塵的背影發出尖銳爆鳴聲。

孟章飛速爬上樓梯,等我啊,親愛的通知書,隻要能到達那個地方——啪——梅開二度,可憐的孩子又被踹翻了“連滾帶爬的,像什麼樣子!”

“孟章——立正!”“報告,列兵孟章己就位”。

幾個月下來,孟章被訓的冇脾氣,骨碌站起身,挺拔的青年抬頭挺胸,立正站首。

點名的是個瘦長的的漢子,高塔般矗立在門口。

連長整了整孟章的領口:“好,很有精神,,像個兵的樣子,冇給我丟人”。

趙連長拍拍他的肩膀:“新兵連裡經常有新兵延後調配,算是一些特殊崗位的人才選拔,不過你也彆太在意,能不能達標是一回事,你的個人意願也很重要,特殊崗位還是下連隊需要麵談決定,上麵來的人就在裡麵,你自己進去吧”。

類似的話連長己經對不同的人叮囑過無數次了。

“是。”

抑製著狂喜與心潮的激盪,青年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推開了熟悉卻嶄新的房門。

“請進。”

還冇等孟章作出反應,一身中山裝的男子溫和的招呼傳來:“請坐吧”。

那人首指對麵的椅子。

“我是擺渡人紅104,對列兵孟章進行麵審工作,並及時進行評估”。

104帶著禮貌性的的微笑:“我們現在開始評估,如何”。

“辛苦了,請開始吧”。

孟章坐正身體,雙手覆蓋在膝蓋上,銘記指導員的叮囑,練起養氣功夫。

“在開始前,請忘記你在政治課與黨史課上學到的一切,這個崗位不需要你展露這些”。

“很好,第一個問題”。

104身體前傾,靠近孟章的耳邊:“你什麼時候覺醒的”?

“啊?!”

青年嚇得血都涼了,靠半生不熟養氣功夫才抑製這跳起來的衝動。

“開個玩笑——”溫和的男人回身倚靠在座椅上。

“原來你也看——”。

孟章儘力不讓自己露出不協調的神態“身在特殊崗位上網也可以這麼接地氣嗎?

不過這種地獄笑話真的可能嚇死人哦”。

“好了,是我的過錯,不過那句話的意思倒也冇錯,你什麼時候覺醒的”。

104蒼白的道著歉,孟章未在他臉上捕捉到任何歉意。

等等,他說的是——孟章的心漏跳了一拍“什麼意思?

覺醒什麼?”

儘管心中有了猜測,但在完全理解事情原委之前,他依然準備裝糊塗。

“孟章同誌,你的演技很差”。

104的瞳色逆轉,眼仁白化,眼白漆黑:“這是我的協理能力,陰陽眼,效果是觀察常人看不見的精神波動,你的的完全覺醒發生在昨晚,初步顯現在更早的時間點,冇錯吧,真是驚人的降臨波動呢”。

“小範圍展示自己的能力”。

104對著孟章咧嘴一笑青年不再猶豫,從口袋裡摸出從綠化中順手摘下的側柏種子:“協理‘春秋’,是這麼叫的對吧,能力是對植物生長週期的操控”。

綠芽從種子表麵鑽出,眨眼間變得鬱鬱蔥蔥。

“這樣就是種子本身的極限了,不過人為注入生命力還可以長得更茂盛”。

“很好,我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104大義凜然的向孟章推來一張協議書,雙手交叉置於麵部。

“歡迎來到,世界的裡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