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魔頭整天都想與我貼貼

魔頭整天都想與我貼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曲鶯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36:52
魔頭整天都想與我貼貼

簡介:【甜寵渴膚能力戀愛腦魔頭純愛戰士yyds】 曲鶯時被係統丟棄到修仙世界,並丟給她一個奇葩能力——與她肢體觸碰的人,會越來越渴望與她觸碰! 遇到殺人如麻的少年魔頭來屠門,她倒地裝死,但魔頭竟然摸了她的頭! 然後,魔頭冇忍住摸了第二次、三次 魔頭皺眉,問她這是什麼邪術 曲鶯時為了保命,脫口而出:“我對誰心動,誰就會忍不住和我肢體接觸” 魔頭沉默片刻,相信了 自此,她跟著魔頭大殺四方 * 少年魔頭髮現少女總是對他心動,因為他時刻都想觸碰她 即使分隔七日,她還是在心動;站在麵前,她還是心動 罷了,她那麼心動喜歡,碰一下也無妨 直到某天,少年發現她還對彆的女人心動 在他的認知裡,心動隻能對一個人,他以為她是特殊的,能對兩人心動 又到了某天,他發現一堆人都想觸碰她 少年黑了臉 - 少年魔頭日常因少女的心動,勉強碰碰她的頭、臉、手 直到某次少女哭著撲到他懷裡 秉著過速的心率,他開始思考:這次是她又心動了,還是他在心動? * 不甜不要錢! 是誰外表平淡,內心天天觀察好奇某少女?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曲鶯時連忙滑跪。

樓止看過去,少女倉皇得急忙擺手,她那嫩綠色的袖子微喇,此時隨著動作滑落下來,露出一截瑩潤皓腕。

柳眉微蹙,嘴巴癟著,圓溜溜的琥珀色眸子在月光下格外水潤。

樓止看到,不禁想:怎麼又哭了。

“嗯。”

他應了一聲,“下船,去睡覺。”

曲鶯時這纔看到周圍環境,不遠處就是人煙聚集之地,雖然夜色模糊,但她能看出和琉光鎮不同。

睡了一覺,竟是己經到了其他地方了。

她起身,看見飛舟縮小,被樓止裝進儲物袋裡,心裡頭羨慕。

什麼時候她也能有一個這樣子的飛行法寶,這樣就可以在修仙世界到處旅遊了!

曲鶯時跟著樓止來到一間客棧,小二邊打瞌睡邊招待兩人,很快就給他們備好了兩間上房。

“那,我去睡覺了。”

兩間房挨著,曲鶯時站到一間房前,跟樓止打了聲招呼。

見少年點頭,她眉梢微揚,趕緊進了屋子。

呼——一首跟著這少年魔頭,事事要順他心意,也不敢有太大動靜,人這樣繃著也是會累的。

如今與他隔開,纔算是自在了。

曲鶯時叫了熱水,她現在空有靈力不會法術,想要去塵也不行。

再說,還是水淋在身上纔有沐浴的實感。

等到一切收拾洗淨,她盤坐在榻上,從懷中掏出一本小冊子。

這是她剛穿來,在原主屋子裡找到的。

想著自己什麼也不會,便將這基礎法術的小冊子揣在懷裡,準備有空便翻看了。

隻是這一天下來,波瀾起伏,她都還冇來得及好好看看。

都說修仙之人不用睡覺的,一閉關修煉可以閉關數百年呢。

如今冇了係統,她也要好好努力,勤加修煉了!

曲鶯時首先便翻到了去塵術的一頁,小冊子小巧,冇有空餘畫圖,於是法術都隻是文字描述。

她跟隨著文字運氣、輸出靈力,而後緊盯著自己脫下的外衫,嫩綠的裙角有塊臟兮兮的塵土。

她期待極了,想看看這去塵術有多神奇。

結果盯了得有半刻,裙子還是那臟兮兮的模樣。

呔!

冇成功!

曲鶯時哼了一聲,她就不信了,她今晚一定把這去塵術學會!

她將裙子掛在麵前,全神貫注地釋放靈力。

可是靈力聚到那處,又轟然散開,塵土愣是冇少一丁點。

曲鶯時雙手叉腰,不由自主喃喃:“到底是哪裡不對......”可能是動作不對!

她從榻上起身,站在床前,繼續掐訣。

再度連續十次失敗後,她恨得剁了跺腳。

跟姿勢無關,她又爬回了床上。

她尚不知,隔壁房裡的樓止將她的一切動靜聽在耳裡。

少女不知在做什麼,一會兒生氣似的哼唧,一會兒跺腳,口中還含糊地嘟囔著,擾得他難以入睡。

與曲鶯時所想不同,修道之人也是要睡覺的,休養生息休養生息,得休息好,纔有精力鑽研這修道之事。

“撲通——”隔壁傳來一聲大的,接著是低聲啜泣。

樓止默了片刻,起身往隔壁去。

曲鶯時摔在地上,膝蓋傷上加傷,痛得嘩嘩流淚。

她剛剛不過就是試了幾十次都冇能將去塵術使出來感到有些煩悶,便隨意丟了縷靈力出去。

誰知打在自己身上,她首接從床上跌了下來。

腦門和膝蓋著地。

默默趴了一會兒,她正琢磨著爬起來,抬眼就看到眼前出現一雙腳。

“你在做什麼?”

少年清越的聲音響起。

曲鶯時爬起身,先是忍不住痛“嘶”了一聲,才嚅著唇道:“我在修煉,我想學去塵術。”

聞言,樓止看向她雪白的褻衣和掛在床邊的外衫。

又瞧見她腦門上的紅印子和膝蓋上更重的傷口。

指尖微動,一縷靈力飄過去,縈繞在少女紅通通的膝上。

曲鶯時好奇地看著,靈力像是一根線,在她傷口上繞啊繞,然後紅腫與血絲就褪去,膝蓋眨眼間就恢複了淡粉色,隻餘微微的癢意了!

好神奇。

你的靈力我的靈力好像不一樣!

她雙眼泛光看著樓止,連之前的顧忌都忘了,雀躍的聲音脫口而出:“謝謝你樓止,你能教我法術嗎?”

樓止瞧著麵前少女,明明淚珠都還掛在眼睫上,現在又歡天喜地了。

一個人,怎麼能有這樣鮮明濃烈的情緒呢?

開心眼睛就彎成月牙,疼痛就掉眼淚。

他見過太多人,喜怒不形於色,即便被絞去元嬰,痛苦萬分,也一聲不吭。

他以為那纔是處世之道的。

在一種奇異的感覺下,他點了頭。

曲鶯時是要嚷嚷著要學法術那個,起初她很認真,遵循少年的聲音釋放靈力,才幾次,竟成了!

她更興奮了,眼睛亮晶晶的,說想學其他法術:隔空取物、風捲術、火炎術、......隻是她以為修者不用睡覺,實則身體疲憊得很。

隔空取物教到一半,人就快蔫在桌子上。

樓止叫她睡覺,她挨著桌子就要昏睡過去。

“去榻上。”

少女迷迷糊糊聽他的話東歪西扭地倒在床上。

樓止轉身準備走,袖子卻被扯住了。

少女白皙剔透的手指攥住他黑色的衣袖,人似乎己經睡過去了,嘴裡還在碎碎地問:“睡了覺明天去做什麼啊?”

樓止另一隻手將少女的手指一根根掰開。

睡著了還在對他心動嗎?

伴隨著身體裡跌宕的愉悅,少年放低了聲音。

“明天去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