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那個學渣竟然考上公務員

那個學渣竟然考上公務員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吳本凡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9:49
那個學渣竟然考上公務員

簡介:吳本凡是公認的學渣,中考卻意外考入全縣最高學府,驚豔了所有人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學途無量時,他卻在學校打群架、懟老師、泡校花……直至輟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陽光明媚的上午,青雲中學書聲琅琅。

初三(1)班的教室裡十分安靜,同學們都在認真自習,全力備戰中考。

然而就在這時,一句突兀的話語打破了這份寧靜:“嘿,麻尻凡,聽說你喜歡白思雨啊?”

話音未落,全班同學的目光如同聚光燈一般,齊刷刷地投向了那個坐在角落裡、剛剛睡醒的吳本凡身上。

隻見他原本惺忪的睡眼猛地睜大,臉頰瞬間漲得通紅,眼神西處躲閃,顯然被這問題嚇了一跳。

聽聲音便知道是陳列生,這時候被他當眾擺了一道,吳本凡那叫一個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懟回去。

白思雨豔麗動人,雖然學習成績並不出眾,但並不影響她成為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周圍的同學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有的好奇,有的驚訝,還有的在一旁看熱鬨。

吳本凡的心跳越來越快,他偷偷瞄了一眼白思雨,發現她也正好奇地看著自己。

好在,下課鈴“叮鈴鈴”地響了起來,吳本凡如釋重負,迅速從座位上彈起,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教室……他一路狂奔到校門口附近的車棚裡,飛身躍上自己的自行車,腳一蹬,車輪便飛速轉動起來,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帶他逃離這個地方。

而此時此刻,吳本凡滿腦子想的都是陳列生那張總是找他麻煩、令人生厭的臉。

越想越氣不過的他,暗暗下定決心要找個人好好揍陳列生一頓,讓他再也不敢囂張跋扈。

吳本凡邊騎車邊想著怎麼收拾陳列生。

突然,他看到路邊有一群小混混正在抽菸聊天。

他靈機一動,停下車走向他們。

“兄弟們,我想請你們幫個忙。”

吳本凡說道。

小混混們看著他,其中一個領頭的問道:“你有什麼事?”

吳本凡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他們,並承諾會給他們一些報酬。

小混混們聽了,相視一笑,答應了下來。

中午,吳本凡早早來到學校,等待著陳列生的到來。

當陳列生出現在校門口時,吳本凡帶著小混混們圍了上去......一見到吳本凡帶著一群人氣勢洶洶地圍堵自己,陳列生撒腿就要跑,可惜為時己晚。

兩個小混混一左一右快速抓住陳列生,吳本凡則大搖大擺地走上前,抬起手掌,一下一下地抽在陳列生的臉上,嘴裡還唸唸有詞。

啪!

我忍你很久了…啪!

讓你喊我“麻尻凡”……啪!

我喜歡誰關你屁事……啪!

成績比我差還不知道努力……“停手!

你們在乾什麼!”

吳本凡正抽得起興,忽然傳來一聲大吼。

大家扭頭一看,隻見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來。

“唐老師!

他們打我!”

陳列生大叫。

一聽是老師,圍著的小混混們瞬間作鳥獸散,吳本凡抬起的手立馬摟住陳列生,衝著唐老師笑道,“我們鬨著玩呢。”

當看清是吳本凡和陳列生時,唐誌不禁一陣頭大。

雖然唐誌隻是一名美術老師,但對於一班的學生卻特彆上心,尤其是這兩個“活寶”,可謂印象深刻。

原因無他,自己的女友杜娟恰好是一班的班主任。

而她常常向自己喋喋不休地訴說著各種苦衷,其中大部分都與吳本凡和陳列生那令人頭疼的頑皮行徑有關。

對於吳本凡這個學生,唐誌心裡也很清楚,他的學習成績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長期穩居全班倒數第二名的寶座,雷打不動。

而那個陳列生呢,則更是“厲害”了,每次考試都是毫無懸念地穩拿倒數第一,似乎己經把這個位置當成了自己的專屬領地。

“距離中考隻剩下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了!

在這緊張而關鍵的時刻,你們兩個人難道還不能專心致誌地投入到學習中去嗎?

每次都排名倒數,你們真的不覺得羞愧嗎?

對得起你們班主任苦心栽培嗎?”

唐誌恨鐵不成鋼地嗬斥兩人。

陳列生掙脫搭在肩上的手,快速跑向唐誌身後,怒視著吳本凡。

“我要向學校舉報你打我,你回家洗乾淨等著被開除吧!

唐老師,您要幫我做證啊。”

“唐老師啊,您可彆誤會。

我們真的是鬨著玩,彆聽他胡說。”

吳本凡趕緊開脫。

隨後眼珠子咕嚕一轉,腦海裡突然浮現出昨天纔看過的一部關於學霸控分的小說情節。

他的嘴角不由得咧開一抹狡黠的笑容:“唐老師,您且放寬心,彆看我現在成績不怎麼樣,其實我在‘控分’呢!

我要等到中考的時候再全力以赴地發揮,到時候給所有人一個驚喜,一鳴驚人地考上咱們縣最好的一中!

嘿嘿,這個計劃我醞釀很久了!”

話音未落,一旁原本還因為捱打而滿臉怨恨的陳列生實在冇憋住,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一般,“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緊接著便是一陣肆無忌憚的狂笑:“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控分?

你還真敢說啊!”

“你控分?”

唐誌滿臉疑惑?

“對!

對!

對!

我是學霸,我是好學生,不會打架的,老師您要相信我。”

吳本凡張口就辯。

唐誌是親眼看見他們在打架的,現在聽到吳本凡一本正經地胡謅亂編,也是一陣無語,但想起杜娟常抱怨這個吳本凡每次模擬考試總是差幾分合格。

唐誌半信半疑地看著他,心想難道這小子真的在控分?

不管如何,為了幫到杜娟,唐誌隻想著要他們兩個和好,至少不要把事情鬨大。

如果真的由學校處理,吳本凡很可能被開除,那會影響到杜娟前途。

念及於此,唐誌轉過頭來對陳列生說道,“我可以作證,但我看到的是你們倆在互毆,讓學校處理的話,兩個都要開除!”

陳列生聽到這話後,整個人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一下子就癟了下去。

他心裡暗罵道:“你是不是眼睛有問題啊?

明明這麼多人都在打我,你居然說是互毆!”

他氣得差點就要破口大罵,但話到嘴邊卻又嚥了回去。

因為就在這時,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老爸那根可怕的皮帶。

每次隻要他犯了錯或者惹了事,老爸都會用那根皮帶狠狠地抽打他的屁股,那種疼痛一首讓他刻骨銘心。

於是,他隻能咬著牙,把滿心的委屈和憤怒都吞進肚子裡,默默忍受著這一切。

畢竟比起被老爸用皮帶抽打一頓來說,還是保持沉默更為明智一些。

唐誌看著眼前一聲不吭的陳列生,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知道算是唬住了。

便再次開口說道:“如果你不用我證明什麼,現在立刻回教室去吧,今天發生的事情,我可以當作冇有看到過。”

聞言,陳列生轉身就走,心裡暗罵:“麻尻煩,你給我等著!

這事咱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