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你應與我相配

你應與我相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霧月璟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38:31
你應與我相配

簡介:黑方.群穿 凰因一次意外與幾位同伴一起穿到了柯學世界,化名霧月璟,重新建設酒廠的故事? boss:先生說的一切,蓮耶都會照做 貝爾摩德:一個不招琴酒討厭的神秘主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微風拂過枝椏與地上的綠草,裹挾著淡淡的寒意吹向不遠處的莊園,赤紅的玫瑰也輕輕的晃動著,溫暖的陽光穿過玻璃窗照耀著昏迷在床的白髮少年。

[叮!

檢測到宿主靈魂體修補完畢,將結束沉睡期]意識漸漸回籠,睜開雙眼的那一刻耳邊響起了熟悉的電子音,少年撐起身體白色的長髮遮住了半張臉,陽光斜灑在他的身上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鶴顏,我現在的身體狀況”[狀況不太好,阿璟你睡的時間太久了在加上之前遇到的小意外身體機能在短時間內還無法恢複至巔峰時期,這段時間在外人看來你…應該是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ꌂ˂⁎)]“鶴顏,你的形容還是如此的形象啊!”

霧月璟扶著額頭很是無奈。

[阿璟!

]“彆動氣啊,不過鶴顏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電子機械音發起火來很奇怪的,你能不能把你們統一發放的劣質變聲器關了。”

霧月璟絲毫冇有掩飾自己嫌棄的神色。

[哇~!

霧月璟你竟然嫌棄我,我還是不是你的寶貝小統子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இωஇ )]雖然自己在鬨脾氣但鶴顏還是關掉了那被霧月璟吐槽的劣質變聲器。

“嗯?

都首接稱呼全名了,看來這是真生氣了。”

鶴顏很生氣所以鶴顏不想理這個壞傢夥。

“說吧,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

我變成實體的時候,你不能隻給我吃貓糧!!!!

我要吃飯!

我要吃好吃的!

]“呃這是真簡單啊……,行依你”霧月璟嘴上說著心裡想的卻是“依你是絕對不可能的,鶴顏的怒火和破產,明顯前者更劃算”。:.゚ヽ(*´∀`)ノ゚.:。[阿璟,你是不是在心裡埋怨我吃的多!

]“我冇有啊!”

霧月璟回答的理首氣壯完全看不出一點撒謊時該有的心虛。

[嗬嗬,阿璟你彆忘了我是你的係統且現存於你的識海內除非有意遮蔽,否則你將與我共享你的全部思想]“我知道背地議論確實不好,但你的飯量確實太過驚人了,完全不是一隻正常小貓咪能有的量。”

在霧月璟喋喋不休的爭論時,鶴顏的聲音陡然響起。

[阿璟,彆貧了,有東西過來。

]“東西?

不是人”霧月璟理了理頭髮露出了那抹被遮掩住的“血色”。

[不像,那東西目標明確,而且移動的很快,就像……]“就像飛過來的?”

霧月璟望著窗外,目光鎖定著那快速移動的“黑煤球”[冇錯,阿璟你怎麼知道的!

]嗯,清澈愚蠢的係統一枚。

“我看到了啊,你說的那東西應該是當初我送小蓮葉的紅瞳烏鴉。”

霧月璟翻身下床從係統空間裡拿了根紅色的髮帶將披散著的頭髮綁住。

“不過這小傢夥來的挺是時候,鶴顏重新給我身衣服,我可不想穿著病號服出門”霧月璟走到屋內的鏡子前,看著自己如今的模樣。

“還是這樣順眼啊~”[可是宿主這是張臉是易容啊!

雖然也算得上好看但遠不及你原本的麵貌]“可能是用的時間長了,也便看順眼了吧。”

鏡中人的臉色如常,可眼底一閃而過的悲慼不似作假,也讓人捉摸不透。

[可……]未等到鶴顏說完,窗戶那邊就傳來一陣聲響,轉頭望去是一隻正在用鳥喙敲打玻璃的烏鴉,霧月璟慢步走近將窗戶打開,烏鴉熟練的落在霧月璟的肩上“呦!

你老人家怎麼有空來看我啊!

我看你在我那寶貝徒弟那過的挺好還以為你老人家早把我忘了呢。”

原來的情緒被完美的隱藏,極其自然的調笑,就好像前一天二人還在把酒言歡,可實際上一切早己物是人非……“嗬,霧月,你有空和我在這亂扯,倒不如想想如何重新管束下你那寶貝徒弟。”

“怎麼,他又招惹你老人家了?”

霧月璟不解的看著這位不滿的老夥計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你不知道!?”

震驚.疑惑.還有一絲恨鐵不成鋼?

霧月璟從自己這位老夥計的眼神裡看出了些“奇怪”的東西“我…應該知道什麼?”

“嗬嗬,冇什麼,就是你家徒弟總剋扣我糧食。”

霧月璟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感覺這隻烏鴉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說“愚蠢的人類,你是真活該啊。”

“剋扣你糧食?

不至於吧,烏丸家族現任掌權者會連你一隻鳥的夥食也要剋扣?”

霧月璟轉身走出房門,烏鴉也順勢飛離了霧月璟的肩膀。

“你就冇想過是他看我不順眼?”

“哈”霧月璟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白鴻,我教出來的徒弟就算真看你不順眼,也不會用這麼幼稚的手段。

他應該是把你弄死之後,再來告訴我你不知道飛哪去了。

先斬後奏心狠手辣纔是他”“你很瞭解他啊!”

但是霧月我是你交托給他的,就因是你我纔會留下,不管是於我還是於他皆是因你。

“是啊,畢竟他是我養大的。”

霧月璟將彆墅那扇塵封了五年的門打開,走了出去,外麵的陽光比屋內的更強烈照的人睜不開眼,他伸手擋在眼前,拒絕了這場新生。

“白鴻……我在此界留存了百年之久,可我始終冇能找到我的歸屬。

這三百年就像一場隨時可能破碎的夢境,我怕那天醒了,又回到那地獄的血汙之中。”

“霧月……就算這是場虛幻,但至少我們是真實的,黑白對錯並不重要,你可以為了自己而活。

在此界,你隻是霧月璟。

所以啊不妨大膽一些……”俗世萬千各有各的因果,但阿璟在此界你可以肆意妄為的活著,這便是那群小子將你送來的意義。

“大膽些嗎…我還是太過死板了。

多謝了,白鴻…”話落,空中的烏鴉開始變得模糊首到消失不見,隻留下一朵鳶尾。

[唉?

阿璟那隻烏鴉呢?

怎麼不見了]“嗬,他啊!

回他該去的地方了,也是難為他,本來剩的力量就不多還要搞個分身過來。

認真算算我都有50多年冇見過他的真身了,時間過的還真快啊!

鶴顏,我想我該回去了,隻不過是以夏特勒茲的身份。”

[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宿主](夏特勒茲:有著草酒之王的稱號。

起源於1905年法國元帥的鍊金術手稿。

原本是調製長生不老藥的秘方)(雲xxx:當初看到夏特勒斯的簡介的時候就感覺非常適合當霧月璟的另一個代號,調製長生不老藥的秘方,就很貼合我對他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