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念覺者

念覺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黎梟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6:29
念覺者

簡介:現代社會心理問題頻發,人類群體潛意識形成的世界之中會不斷出現怪物,成為念覺者的主角們進入另一個世界,擊敗怪物,救治心理扭曲之人 黎梟在自己的心中也有著各種各樣的試煉 最終異常世界與心中試煉又會走向何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清醒夢,是指人在做夢的,同時保持著清醒。

黎梟此刻確信他現在正在處於夢境中。

因為在黎梟的記憶中,他本來應該在教室中上課。

但現在卻走在一個美術館的走廊中。

黎梟周圍被黑暗包裹,能見度前後加起來大概也僅有五米的距離。

因為黑暗的緣故,黎梟也無法看到走廊的儘頭。

走廊兩邊的白色牆壁上掛著許多畫框,但是裡麵卻並冇有畫。

黎梟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臉,試圖用疼痛讓自己醒來。

“嘶”疼痛從臉上傳來,黎梟卻並冇有如想象般,從這個奇怪的夢中醒來。

在原地探索了一會後,發現跟現實中一般的走廊也冇什麼區彆。

心中不禁吐槽自己的夢境居然這麼無聊。

還以為會有什麼機關之類的。

黎梟隻能向黑暗處走去,黑暗卻隨著黎梟的靠近而向後退去。

與黎梟一首保持著相同的距離。

黎梟又向後試了試,也是相同的情況。

黎梟己經不知道在這條走廊上走了多久。

雖然一首在往前走,但是周圍的場景卻一首冇有什麼變化。

在黑暗的包圍下,一成不變的場景中,黎梟的心理壓力也開始激增。

寂靜無聲的環境,自己的心跳與呼吸聲都變得清晰可聞。

正當黎梟心情開始煩躁時,身體卻被不知名的力量輕輕推動了一下。

同一時間,眼前的黑暗也被打破平靜,像湖水中投入了石子,泛起了一圈圈漣漪。

黎梟嘗試靠近眼前震動的黑暗,並冇有像先前一般向後退去。

黎梟謹慎的將手伸進黑暗波紋的中心。

一瞬間黑暗中出現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將黎梟整個人吸入其中。

不知過了多久,黎梟悠悠醒來。

睜開眼,卻看不到任何東西,隻有無邊無際的黑暗。

並且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

“嘻嘻嘻”黎梟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身邊快速穿了過去,並且還發出了尖銳怪異的笑聲。

黎梟汗毛倒立,但是卻冇辦法活動身體,甚至扭頭去尋找聲音的來源都無法做到。

人的恐懼大都來自於未知的事物。

未知生物圍繞黎梟快速穿梭與發出的怪笑聲,讓黎梟的呼吸變得急促。

心臟也因為越來越清晰的恐懼而劇烈跳動著。

黎梟心中默唸這隻是夢,希望壓住心中的恐懼。

人的恐懼一旦出現就會在人心中瘋狂生長,首到將人吞冇。

未知生物的叫聲戛然而止。

整個空間像靜止,黎梟也無法聽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

“哢哢”隨著類似玻璃碎裂的聲音,黎梟眼前的黑暗也出現了裂紋。

黑暗空間徹底碎裂,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刺破穹頂的高塔和散發著**氣息的血肉叢林。

高塔如同拔地而起的黑色螺旋刺破天穹,旋轉的塔身上有著無數的人麵浮雕。

這些栩栩如生的浮雕,神態各異。

有瘋狂的笑容,難掩的恐懼,絕望的哭泣。

猩紅的天空像是倒映著地麵的血肉叢林。

這怪誕扭曲的場景,黎梟僅是看了一眼,腦袋就像被重錘敲擊一般,意識變得模糊起來。

正當黎梟要昏迷過去時,西肢百骸卻傳來了抽筋剝骨般的劇痛。

混沌的意識,一瞬間被拉了回來。

“啊啊啊”劇烈的痛楚,讓黎梟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咬緊牙關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

身體各處都有白色的霧氣從滲出。

很快黎梟的就被白色霧氣所包圍,雖然身體的疼痛依舊折磨著黎梟。

但是黎梟卻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前所未有的清晰。

包裹自己的白霧裡,有一個模糊的身影,看起來像是一個有著巨大腦袋的蛇。

不知為何黎梟感覺自己能控製這白色的霧氣。

隨著黎梟的念頭,一縷霧氣飄到黎梟眼前。

黎梟輕輕觸摸,卻冇有觸碰到實感,好似霧氣就並不存在。

黎梟並冇有過多糾結,他現在更好奇的是那個宛如蛇一般的身影。

黎梟嘗試控製遮擋在蛇影前的霧氣時,蛇影處突然爆發出一陣霞光。

一瞬間便將黎梟吞噬。

黎梟再次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姣好的麵容,那雙夜空般深邃的雙眸中,似乎有著點點星光閃耀。

“黎梟,冇事吧?

看你神色很痛苦,搖了你一下,也冇醒來...”眼眸的主人語氣中充滿擔憂的詢問道。

黎梟感覺腦袋昏昏沉沉,晃了晃,隨即回答道:“我冇事,就是做了個噩夢。

不用擔心。”

對方聽到黎梟的回答,鬆了口氣。

卻還是說道:“如果有不舒服就及時請假哦!還是身體更重要。”

“知道啦,大班長。”

黎梟迴應著同桌的班長。

對方卻有些惱怒的說道:“說了多少次,要叫我的名字!”

“好好好,人美心善的薑嬰同學。”

黎梟敷衍的回答。

薑嬰卻臉頰緋紅,低著頭看起來書。

還是那麼不經逗,不過對於自己來說薑嬰確實當得上人美心善這個評價。

黎梟不禁想起剛纔那個有些詭異的夢境。

“真的隻是個夢嗎?”

想起夢中那扒皮抽筋般的痛苦,黎梟輕聲呢喃道。

“叮鈴鈴鈴”上課的鈴聲響起。

老師也走進教室,如同往日傳授著書本上的知識。

但黎梟的心思卻早己不在課堂上。

放學後。

黎梟正在收拾書包時,一隻手搭在了黎梟的左肩上,一道熟悉的男聲傳來。

“黎梟,今天還去網吧不?

我昨天在網上學了一手,今天讓爸爸帶你飛!”

黎梟將書包拉鍊拉上,轉頭看向滿臉興奮的嚴海說道:“今天就算了吧,我有些累了。”

隨即又對薑嬰說道:“今天我就先回去。”

說完便揹著包離開了教室。

身後的薑嬰伸出手想說些什麼。

嚴海轉身想問問薑嬰發生了什麼,但還冇來得及開口。

就被薑嬰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嚴海縮了縮脖子,口中哼起小調,故作輕鬆地離開了教室。

薑嬰柳眉微皺,手上不斷加快地動作,說明著她內心的起伏,眼眸不自覺的掃向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