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凝如

凝如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沈凝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5:16
凝如

簡介:雙女主,謀略江山,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被接受的世紀之戀,本就不宜的來的將軍名號和千金小姐,她的選擇一直是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江南 柳家“今日設宴請諸位來,一是慶祝我獨女的及笄,二是商討一下前些日子帝京送來的旨意。”

“柳老,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這天子要的東西也是敢接手的?

做不好可是要掉腦袋的,大家哪敢冒這個險。”

是啊,寧願不賺這個錢,也不去冒這個險,這一點我支援秦老。”

“大家也不必人為難柳老了畢竟是天子的旨意。”

局勢一度僵持不下,“這位公子是?”

角落裡唯一為柳老開脫的少年,著一身素袍,俊俏的臉龐讓柳老想起一位故人,“帝京沈府之子,沈玉。”

沈玉從懷中掏出一封書信,又淡淡開口,“家父身子不便,不能親自前來,故托我前來祝賀柳老和柳妹妹。

這是家父讓我親手交給您的書信。”

分明是薄薄的書信卻像千斤重,壓的柳老喘不上氣,他顫巍巍的接過信。

“父親,你還好嗎”柳婉如上前去攙扶著他,柳老擺擺手,“各位,我有事失陪了。”

——帝京 沈府“聖上還是下手了。”

“柳家這顆釘子,己是紮了聖上的心很久了。”

沈凝手中的棋子一頓,停在半空中。

“您讓沈玉去送了書信,女兒知道。”

“哈哈哈,果然還是什麼都瞞不住你啊,凝兒,你需記住,無論如何,柳家與我沈家是世交,雖然柳家是做了許多錯事,可若冇有柳家對沈家的扶持,這帝京也不能有沈府。”

“若冇有沈家拚死相救,他柳家又怎會是江南富商,以至於富可敵國。”

“凝兒!”

“父親,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母親不就是死在他們見死不救的手裡嗎?”沈凝放下棋子,棋局己定,“我輸了。”

沈老歎息,“終究是老了,凝兒你切記,無論如何,柳家有難,你要不顧生死去救,這是我們沈家曾許諾的。”

“女兒做不到。”

“你……”“對不起,父親。”

沈凝拿起身旁的長槍,起身離開,出了正廳,那憋在眼底的淚,再也忍不住,順著臉頰滑落。

“小姐,不早了,該休息了。”

丫鬟柔聲喚著在桌前發呆的沈凝,沈凝抬頭看了看那丫鬟,冇說話,“小姐,早些休息吧,明日還要去軍營,這樣熬下去,身體會撐不住的。”

“你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在靜一會。”

沈凝有些不耐煩,抬手示意讓她退下,可那丫鬟固執的站著“小姐不睡,奴婢不敢睡的。”

沈凝歎息,她看著這個固執的丫鬟,明明是昏暗的燈光,她卻看清了那丫鬟的長相,心頭一顫,“你是新來的?”

“奴婢是老爺前些日子在集市上救回來的,老爺叮囑奴婢要負責好小姐的起居和吃食。”

沈凝拉過那丫鬟的手“你叫什麼?”

“奴婢是下人,奴婢冇有名字。”

“以後你就叫願安吧。”

“謝小姐賜名。”

沈凝緊緊握著願安的手,,喃喃自語道,“真的好像……”“小姐說什麼?”

“冇什麼,早些休息吧。”

沈凝看著願安離開的背影,小聲喃喃道,“母親……”——次日 柳家“還未曾問,沈公子有否婚配。”

柳老笑嘻嘻的讓下人給沈玉遞茶,在柳家過夜一夜都冇有休息好的沈玉略顯疲憊,“晚輩尚未婚配,但與人許下了婚約。”

沈玉接過茶,隨手放到桌子上,“竟如此?

不知道是哪家姑娘有如此運氣,能夠與沈公子訂下了婚約。”

柳老仍是不死心,屏風後偷聽的柳婉如眼神黯淡了幾分,“是蘇家的嫡女。”

“難道是帝京連出了三個狀元的蘇家?”

“正是。”

“那蘇姑娘也是數一數二的才女,和公子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哪。”

“啊!”

屏風後的柳婉如身子一抖連著屏風摔倒在地,“柳妹妹冇事吧。”

沈玉正要上前去拉柳婉如,剛要伸出的手卻又突然縮了回去,下人看見趕緊上前去攙扶柳婉如。

“扶小姐回屋,冇有我的允許不能出來。”

柳老感覺女兒丟了人,不免有幾分怒氣,“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帝京了,感謝今日的款待。”

沈玉辭彆。

——帝京 蘇家蘇音正在繡著絲巾,“小姐,沈公子來了。”

一路奔馳而歸的沈玉剛剛換完衣物就迫不及待的來到蘇家看望自己的未婚妻,蘇音放下絲巾起身去迎,“音兒”沈玉疾步走到蘇音麵前,“猜猜我給你帶了什麼。”

“什麼?”

“猜猜看。”

蘇音笑了,摸著沈玉的臉,“在柳家冇休息好吧”沈玉看出心上人的心疼,他把她擁入懷裡,安撫她““這不是著急回來見你。”

說著把那支玉簪放進蘇音的手心,“喜歡嗎?”

“隻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

蘇音依附在沈玉的懷裡,這對熱戀中的少男少女,不曾多說,便都紅了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