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千年華飾夢迴皇朝

千年華飾夢迴皇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雲嫿
  • 更新時間:2024-06-14 08:18:12
千年華飾夢迴皇朝

簡介:壽終夢醒,還是夢中身?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雲嫿參觀了博物館新展出的一批珍貴文物 她對其中華麗的飾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彷彿能感受到它跨越千年的呼吸 參觀結束後,雲嫿帶著滿心的好奇和疲憊回到了家,倒頭便睡 夢中,雲嫿穿越了時空,回到了古代王朝 她變成了一位出身顯赫的女子,正是那華麗飾品的主人 在她的一生中,她見證了許多重要的曆史事件,包括王朝的興衰、科技的進步和文化的繁榮 也收穫了愛情 當夢醒時分,雲嫿回到了現代的世界,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她的心中充滿了疑惑與感慨 這場夢境,雖然短暫,卻如同經曆了一個完整的生命曆程 人們無法確定是莊子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見自己變成了莊子 雲嫿的經曆也是如此,她所體驗的一切究竟是夢境還是另一種形式的現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雲嫿母親劉夫人是老中山王的女兒,嫁給了定國公雲萬軍。

夫妻之間的恩愛,如磐石般堅固,曆經風雨,依舊不動搖。

每當定國公出征歸來,劉夫人總是在城門口等候,眼中滿是期盼。

國公爺看到妻子的那一刻,眼中的冷峻立即化為柔情,彷彿所有的疲憊都在這一刻消散。

劉夫人逝去後,定國公為了安定君心,在市井中挑了一個女子陳氏迎做繼室。

大操大辦後,待陳氏懷上了身孕後,定國公以軍務為由帶著兒子遠赴益州。

半年後在中山王周旋下把雲嫿也送到了益州。

陳氏作為定國公繼室夫人,是要留在長安城的。

將軍帶兵妻氏必須留京,這個是曆代規矩。

定國公在迎陳氏做繼室的時候己經說的很清楚了,還留了足夠體麵的金銀給她日常支使。

雲嫿離開長安後不久,陳氏在院子裡散步不小心滑了一跤,冇能保住胎兒流產了。

孩子冇能保住,又與丈夫兩地相隔,時間一長陳氏還是有怨氣的,認為自己被冷落了,不被認可。

陳氏覺得雲嫿是個十西歲的女孩子,柔柔弱弱地是可以拿捏的。

於是把自己多年的怨氣發泄到雲嫿身上。

再者她認為自己是嫡母可以拿捏雲嫿的婚事,畢竟因為想和定國公府聯姻的人家可不少,早早就有人打探她的口風了。

陳氏出身低微,嫁進國公府後又冇能很好地提升自己,市井思想讓她覺得這些都理所應當。

雲嫿出身高貴,內裡的芯子又是一個成年人,豈是一個陳氏能拿捏的了的。

......又過了一日,雲嫿修整後,向宮裡遞了帖子,要拜見皇後和各宮娘娘。

雲嫿很快得到了回覆,進宮的日子定在了西月初八。

......清晨的第一縷陽穀穿透薄霧,照亮了皇宮的金頂。

隨著宮門緩緩開啟,一陣莊嚴古老的氣息撲麵而來。

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宮門口,三美和西美扶著雲嫿下了馬車。

雲嫿穿著精挑細選的衣裙,顏色樸素而不失大方,衣料質地上乘,繡著精緻的暗紋。

她深吸一口氣,平複心情,然後邁開步伐,走向那扇象征著權力和榮耀的大門。

在宮廷內侍的帶領下,雲嫿穿過一道道宮門,每道門後都有不同的風景,花園裡鳥語花香,假山流水,亭台樓閣錯落有致。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在一座宏偉的宮殿門口停住了腳步。

雲嫿低著頭,嚴肅誠懇。

隨著內侍官的一聲低吟,雲嫿被引導至皇後所在的內殿。

殿門緩緩打開,一股沉香的氣息隨之飄散開來。

雲嫿邁著謹慎的步伐,穿過層層珠簾,走向殿內。

皇後的內殿裝飾得金碧輝煌,牆壁上掛著精美的織錦,地麵上鋪著細軟的地毯。

殿內陳設著各種珍貴的瓷器和金銀器皿,以及精緻的傢俱。

在室內的一角,一盆盛開的牡丹,象征著富貴與尊榮。

皇後端坐在高高的鳳椅上,身著華貴的鳳冠霞帔,臉上帶著溫和而威嚴的微笑。

她的妝容精緻,頭上的鳳冠鑲嵌著璀璨的寶石,閃爍著光芒。

她的目光落在雲嫿身上,似乎能洞察人心。

雲嫿在距離皇後幾步遠的地方停下,跪下,低頭行了一個大禮,口中謙卑地說道:“臣女雲嫿,拜見皇後孃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皇後微微點頭,示意雲嫿起身,她的聲音溫柔而有力,示意雲嫿起身:“起來吧,本宮聽聞你近日回長安城,一路風塵仆仆,舟車勞頓,辛苦你了。”

“勞煩娘娘掛心,雲嫿一切安好。”

雲嫿緩緩站起,退到一旁,保持著恭敬的姿態,回答皇後的問話。

“本宮知道你不易,小小年紀又獨自一人從這麼遠的地方回來,受了不少苦吧。”

皇後說罷示意雲嫿坐在下首位置。

“娘孃的關心,雲嫿感激不儘。

這一路行來,雖路途顛簸,卻也見識了大好河山的壯麗風光,增長了見識。

同時,也儘情地遊玩了一番,心中歡喜無比。”

雲嫿回道。

隨後,雲嫿呈上一份精美的禮物,是益州帶回來的犀牛角,上雕刻著精美的芙蓉,巧奪天工。

皇後讚歎不己。

皇後道:“本宮記得,當初你母親在世時,常帶著你進宮,那時的你不過是小女娃。

如今歲月匆匆,你己長大成人,以後得空多來本宮這裡坐坐,陪本宮聊聊天。”

雲嫿真誠道:“雲嫿自幼便在娘孃的庇護之下,嬉笑玩耍,娘娘對雲嫿的恩寵,雲嫿心存感激。

這幾年雖然身在他鄉,但心中卻常常懷念娘娘。”

皇後想了想,說道:“你府上並無年高德劭之長者,此番歸京,萬事皆需謹慎。

本宮也是你的長輩,若有何事難以解決,或是有所困頓,儘管來宮中尋本宮。”

“雲嫿感謝娘孃的恩德,娘娘恩澤,雲嫿銘記於心。

有娘孃的庇佑,雲嫿彷彿有了堅實的後盾,內心無比安寧。”

“此次昭你回京,也是你母當年托本宮,給你尋一門親事。

你明年及笄,先不急,這長安城裡有許多優秀的少年郎,你若能找到心儀的人,那便是極好的。”

皇後說出了昭雲嫿回京的目的。

“你且先在長安遊玩一段時日,若是遇到心儀的,儘管告知本宮。

有本宮和皇上在,定會為你做主。”

皇後的態度親切,與雲嫿聊起了家常,雲嫿一一謹慎回答。

雲嫿自幼喪母,國公又忙於政務,益州偏遠無法給雲嫿良好的教育。

畫屧踏殘紅杏雨,絳裙拂散綠楊煙。

名媛的培養是要下大功夫的。

自幼要學習婦德、婦職、閨門禮儀。

老中山王妃當年過來求過皇後,希望找兩個宮中有能力的嬤嬤送到益州教導雲嫿宮廷禮儀和調理身體,還請旨冊封雲嫿為縣主。

皇後挑選了三位嬤嬤送到雲嫿身邊,都是能力極佳的人。

幾年後,回來了兩位,其中蘭嬤嬤一首留在雲嫿身邊照顧她的飲食起居。

據回來的兩位嬤嬤反映,雲嫿天資聰穎,學東西很快也很刻苦,任何東西都力求儘善儘美。

當年安國長公主和親南越國路過益州,曾經住在定國公府,對雲嫿很是喜愛,安國長公主在益州時就教授過雲嫿女學。

安國長公主在南越國安定下來後,給她的女先生去信,邀她到益州教授雲嫿女學十三技能:彈琴、吟詩、圍棋、寫畫、蹴鞠、臨池摹帖、刺繡、織錦、吹簫、抹牌、秋乾、深諳音律、雙陸。

雲嫿文能琴棋書畫,武能織繡踢球,在益州己芳名遠播。

皇後心裡也是對雲嫿很是喜愛。

今日一見,瞧著更是喜歡,背後還有這般家世,給皇兒做正妃最是合適,可惜呀,這孽障的婚事不好說。

......拜見結束,皇後賞賜了雲嫿一些絲綢、金銀首飾,以示恩寵。

雲嫿再次行禮感謝,然後緩緩後退,退出了皇後的內殿,充滿了對皇後威嚴與恩德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