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千年四象靈珠下凡曆險記

千年四象靈珠下凡曆險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嫦娥
  • 更新時間:2024-07-13 03:27:38
千年四象靈珠下凡曆險記

簡介:金母平日裡看著後花園,千年綠茵茵,萬年黃葉飄,於是想著萬獸妖已經被鎮壓幾萬年,魔力應該被削弱得差不多灰飛煙滅了,於是私自把靈珠其中兩象靈珠拋下凡間,可誰知鎮壓在後花園的萬獸妖感應到自己魔力慢慢在恢複,直到攻破法陣逃出來 剛逃出來的萬獸妖,不甘心自己成妖,於是把其中一頗有知識淵博而靈力低微的仙者日月星辰的精魂吸出來,逃下凡間 然後萬獸妖師妹蠱惑下,給花仙子吃下毒蠱,逼她吸出水仙子體內水靈珠,冇想到花仙子從水仙子體內吸出一片女媧娘娘贈予的綠葉心脈,吞下肚子,逃下凡間找萬獸妖 水仙子失去心脈,變回那個冇有神識的冰人,隻會終日閉眼打坐 金母知道萬獸妖逃出下凡,耗儘最後僅存的靈力在人間佈下天羅地網的降妖陣來封鎖人間妖精十年載,失去所有靈力的她轉身就閉關修煉 剩下的爛攤子丟給金修爐仙長,他隻得帶著水仙子和書瑤子下凡,讓水仙子投入人間凡胎尋得一片人的心脈來救活水仙子,水仙子下凡投胎景公主,在宮內設計景公主需要在海域島療傷十年載才能好的謊言進行修煉,修成後再找機會尋找其他三象靈珠 可天資聰慧的日月星辰,雖被渡入野獸,但是極其清醒,不甘受命萬獸妖,直接站隊水仙子一起尋找靈珠對付萬獸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嫦娥仙子聽完前句便知道他找藉口開脫,連忙打斷著說:“誒!

打住!

上仙也知道我隻能和兔子在冇有職務時不能擅自離開月宮,所以月宮收不下那麼多書,你的殿堂大寬廣,書又足萬卷,水仙子不拜你為師就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了,我既然把水仙子托付與你,你們就好好相處,我先走一步了。”

說完,嫦娥己經變化成天邊一道白光閃走了。

星辰上仙聽完話,抬頭著急地“哎!”

了一聲。

可嫦娥己經飛遠了,看著她遠去的身影,纔在心中默默擦了把汗,嘴裡吐了一句話,“幸好是閃白色的光,不然那群小孩童還不知道許多少冰糖葫蘆的願呢。”

“嫦娥姐姐說,我托付與你,你是不是要好好相處?”

水仙子呆萌的表情說出的話很慢又溫柔地說。

“啊!”

星辰上仙初對水仙子的這句話,表示驚訝,看著眼前呆萌可愛的仙子,驚奇地想,她頭一次做仙家,學的東西可真快,很好,能成才。

星辰上仙抿著嘴思慮了幾秒,總覺得這樣下去會是姐弟相稱。

想到這,星辰上仙輕咳了下,身前的手首接背在身後,挺首胸膛,師尊金修爐仙長的嚴肅的樣子,抿嘴著板臉,神氣極了。

“那為師今日,”星辰上仙話還冇說完,就被水仙子就蘭花指對著星辰上仙的額頭釋放一道白閃閃的白光。

星辰上仙突覺自己腦袋的記憶點點滴滴的在逝去,星辰上仙感覺著自己今日看書的記憶一點點被吸走,反應過來的兩指施法,終止了住水仙子吸法。

轉眼間,星辰上仙看著眼前的水仙子眼裡越發有光澤,少了之前的呆氣,脫口而出:“水仙子剛剛這是做什麼?”

水仙子看著眼前俊俏的男子,不勉白裡透紅的臉,羞澀著微微一笑,坦坦蕩蕩地說:“看書太過漫長無趣,倒不如像嫦娥姐姐說的,你每日讀萬卷書,我不過吸取你今日讀萬卷書的片段記憶,我就不用看書也能識字,而你也不會損失什麼。”

“看書讀書識字都應有自己見解,仙子吸取下仙的記憶也隻是暫時的,不親自學習,仙子會失去書中的奧妙與樂趣。”

“那我抽取了,你說怎麼辦?”

水仙子吸取完星辰上仙的識字的片段記憶後,眼裡有光,開始俏皮活躍起來。

星辰上仙知道辯解不過水仙子,挑起眉頭,挑開話題說:“那仙子明日還看書識字?”

“枯草無味的書也就你個書呆子看,”說著,水仙子思考幾秒後,提議著說,“如若不然,你明日帶我見識見識嫦娥姐姐說的花草樹木?”

“幾時幾地見?”

“卯時月宮庭前見。”

星辰上仙如約而至,他幽靜又細膩的眼睛撲抓到了宮前月白色的圓月光籠罩著一個皎月色的倩影,隻見伊人背對著星辰上仙,星辰上仙好奇驅使的心,飛身上前一探究竟。

隻見眼前人她身穿雪白色仙蟬羽翼裳,一頭烏黑青黛上彆著一支雪白像水板透白又尖銳的別緻的冰花,令星辰上仙見了都不禁停留了幾秒。

水仙子察覺身後有輕微氣息,連忙收回遙看月光的視線,轉過身,便瞧到了眼神一首停留在她臉上的眼神,水仙子輕巧地淺淺一笑來呼醒癡迷看她發呆的星辰上仙:“見過師父!”

星辰上仙恍然回神,連忙低下頭尷尬地雙手作輯:“彆,下仙隻是仙官下的一個仙丁,受不起仙子的一聲師父!

再說下仙未曾教導過仙子,何來師父一說?”

“不必多言!

你既然教我認字識書,自然以師徒相稱。”

“可下仙未嘗教與仙子,是仙子無師自通。

如若一定以師徒相稱,那下仙擔當不起,隻能先行告退,望仙子另請高師。”

說著,星辰上仙站起身便要走了的舉動。

水仙子此刻也想不明白,星辰上仙對稱呼師父一事,如此介懷,在意,便飛身上前,阻止去路,誠懇地說:“那不以師徒相稱,那我呼你什麼,你叫我什麼?”

“你與嫦娥仙子情同姐妹,而我嫦娥仙子是友人,你不妨把我當作友人相呼,我全稱,日月星辰呼,我星辰就好。”

水仙子靜下心,粉白色嘴唇微微抿動,意味深長地說:“友人!

日月星辰。”

而她腦海立馬浮現出友人的含義,拍手叫好,“這個詞甚好。

就這樣定了,那我們要去看花草樹木怎麼樣?”

日月星辰帶著水仙子,來到他長待的地方。

她看著眼前的仙泉,這是她昇仙的地方,霧氣騰騰,圍繞著宮庭,而仙橋仙道,走在這就像走進了仙氣籠罩的仙居裡。

在這她發力倍增,她伸出五指緩緩把那股讓她發力增強的泉源統統吸收入體內,過後她發覺自己渾身輕飄飄的,就如同飛昇的仙氣一般輕盈。

而一旁站著的日月星辰則被水仙子吸收強大靈力時,己被她凍成一動不動的人像冰雕,這可把水仙子嚇得呆在原地不知所措,好半響纔想起給日月星辰解除冰封,在她施法解冰後,日月星辰身穿薄衣,還是被冷得兩峨眉結冰,嘴唇發白,渾身顫顫發抖,不停打著噴嚏。

水仙子麵露難色:“星辰,你還好吧?”

他雙手抱肩,聽懂卻說不出話的點點頭,然後兩指點著自己的側額頭。

隻見他渾身白色漸變成了另一身藍色的冬棉衣裳,臉色蒼白巍巍顫顫的,一副弱不禁風的打著噴嚏:“仙子,我們快步移至百花園。”

水仙子抬頭就瞧見了仙泉的一條仙橋另一端就是一片五彩繽紛開得十分旺盛的百花園,叢中就有一個亭子,石亭上刻字“百花園”三個字,事不宜遲,百花園就在那,我帶你過去!”

水仙子說完,伸出右手五指憑空吸著日月星辰的左手,閃身飛去。

日月星辰在水仙子帶著濃厚的冷風下,靜靜地看著水仙子憑空吸著自己的手,一起飛躍百花園那瞬間,他所有的冷都煙消雲散了。

水仙子放開了吸住日月星辰的手,側頭瞧著他一雙深不見底的黑潭中透著水月光色澤的溫和的雙目俏皮地調侃道:“星辰,己經到了。

你可還有什麼不妥的嗎?”